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云南象贤中学营养餐鸡蛋生蛆:双江三祥养殖公司供应 县体育局招标

新浪财经综合2020-10-26 11:47:3727阅

营养餐变问题餐,谁来管,怎么管?

中国慈善家杂志

曝光图片,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象贤中学的鸡蛋上满是蛆蛹。

鸡蛋上满是蛆和蛆蛹,一群苍蝇围着飞来飞去……近日,这令人作呕的一幕出现在云南临沧凤庆县象贤中学营养餐中。

云南临沧凤庆县象贤中学营养餐的前供应商、云南省临沧市原凤庆润宁养殖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周建刚向《中国慈善家》介绍说,问题的曝光,源于象贤中学一名工作人员樊某误认为周建刚的公司仍是鸡蛋供应商,就把变质鸡蛋的图片和视频发到了该公司的微信群里。

“这些臭鸡蛋一眼就能看出来,还不至于进学生的嘴里,而那些已经变质、但肉眼看不出来的鸡蛋,被学生吃了,后果就会更加严重。”周建刚说。

凤庆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高仲旭向《中国慈善家》证实,目前全县营养餐鸡蛋由县教育体育局招标的云南双江三祥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统一提供,校方已通知该公司对鸡蛋进行后续处理。

高仲旭表示,县教育部门、食品安全部门已在第一时间组成专项调查组,对全县学校的营养餐进行排查。

曝光图片,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象贤中学的鸡蛋上满是蛆蛹。

除了云南省临沧市象贤中学营养餐鸡蛋生蛆以外,河北唐山迁安第一实验小学也被曝出“问题奶”,加上之前出现的种种问题,关于营养餐的质量和监管问题,屡屡引发舆论关注。

2011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意见》,决定从当年秋季学期起,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

按规定,中央财政为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的学生提供每人每天4元的膳食补助。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29个省份1762个县实施了营养改善计划,覆盖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14.57万所,占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总数的84.12%;受益学生达4060.82万人,占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数的42.4%。

其后,校园内屡现营养餐食品安全事故,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2017年,教育部和财政部下发通知,要建立健全学校食品安全管理制度,建立健全大宗食品及原辅材料招标制度,加大对学生营养餐生产、加工、配送等全过程的监管。

2019年,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的《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中强调,要严格落实食品安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四个最严”要求,构建食品安全风险防控体系。

然而,这些举措并没有能根除校园食品安全的问题。长期从事食品安全法研究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食品安全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张观发对《中国慈善家》表示,包括营养餐在内的校园食品安全问题比较突出,也比较特殊,监管有很大的漏洞,需要动员政府、社团、企业、媒体、师生、家长多方面来解决这一问题。

当前,校园食品安全实行“谁主管谁负责、谁主办谁负责”,主要靠监管部门和校方的“主体责任”。“一旦检查力度不够,一些不良企业就会疏忽质量问题,有的是思想上不重视,有的则是为了节省成本而偷工减料,甚至用一些劣质过期的原材料。”张观发说。

《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中明确,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应当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学校在食品采购、食堂管理、供餐单位选择等涉及学校集中用餐的重大事项上,应当以适当方式听取家长委员会或者学生代表大会、教职工代表大会意见,保障师生家长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监督权。

“这些规定很多在现实中并没有得到落实,学校和家长都有原因,学校疏于管理,家长工作忙,顾不上。另外,由于普及不够,有些家长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权力。”张观发说。

2020年5月11日,学生将配餐餐盒放在一起。当日,呼和浩特40所试点学校全部实行营养餐配送。

不少学者建议,应该尽快实现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法治化、制度化、规范化。早在2015年,教育部时任副部长鲁昕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表示,将推动营养餐立法,为营养改善计划的长期实施提供法律保障。

2017年8月,教育部在答复“关于改善在校儿童营养餐的提案”中表示,下一步,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推进学生营养餐立法,改善有关管理工作,确保学生营养餐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保障和促进学生营养餐工作顺利实施。

教育部在答复函中表示,从各国的实践来看,研究制定学生营养法,对推动学生营养改善工作具有积极意义。但学生营养立法涵盖的内容较多,同时立法工作涉及环节、部门较多,特别是经费保障和责任划分,需要实践积累经验。教育部已组织有关单位启动了相关调查研究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一是对国外学生营养立法的做法和经验进行了全面梳理;二是对我国学生营养立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了深入分析;三是组织起草了相关法律草案。

但3年多过去,立法并无进展。张观发认为,从目前经济条件和社会发展水平方面的因素考虑,校园食品安全或营养餐单独立法还不具备条件。“法律的制定不能超越经济发展,否则就会沦为口号,很难落地。”

张观发表示 ,食品安全多数是民事问题,只有个别案件涉及刑事,明年生效的民法典中百分之七八十和食品安全有关系。因此他建议,先把即将生效的民法典中食品安全问题落实到位,把民法典的精神贯彻到食品安全中。

“仅就食品安全的标准而言,有国际标准、国内标准、行业标准、企业标准,标准太多了;监管更是有很大的缺口,导致我们很多的监管政策没有落地。”张观发指出,相关法律提出食品安全方面配备信息员和协管员,“但谁来当信息员,谁来培训,谁来管理,这些都没有具体的规定,导致在很多地方这些法条并没有落地。”

他建议,在校园里建立食品安全监管员制度,吸纳师生教职人员及家长,建立学校和家庭对供应商的双层监督体系,并定期或不定期组织监管员去食品供应商企业参观。

“千百万人动员起来,食品安全才能做好。同理,校园食品安全当然要靠广大师生及家长,从采购到学生餐桌全过程中,让供应商再也没有违规的空间。”张观发说。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中国新闻图片网

图片编辑:张旭

值班编辑:薛梦昭

责任编辑:李思阳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