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业界正文

一路买买买的恒大汽车,也没余粮了?

2020-09-18 17:25:250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魏宇奇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1994年,在中达集团担任办公室主任的许家印做了一个改变命运的决定,主动请缨做中达集团房地产业务的排头兵。

当时广州房地产行业流行的是大户型,许家印却反其道而行,把珠岛花园项目全部改成小户型。最后许家印的大胆为中达集团赢得了2亿元的利润。

不过许家印没能在中达再创辉煌,在要求涨薪被拒后,他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成立了日后的恒大。

在为恒大寻找第二条增长曲线时,许家印多次选择了“大方向”,比如万亿规模的文旅和大健康产业。

当然,习惯做“大”的恒大,不会满足于做一两个产业,汽车就是它的下一个“大”。

恒大在经过了一路的“买买买”之后,终于有了实际进展,这个进展依然大气十足。今年8月,恒大一口气发布了六款车,覆盖了A到D所有级别及轿车、SUV、MPV等乘用车车型。

最近,恒大汽车又宣布引入了腾讯、云锋基金等战略投资者,获得了40亿港币投资。

随后网络上的声音出奇的一致,“二马首次同时投资新造车就选择了恒大汽车,显示了对后者的认可”,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且不说二马在新造车领域已有重仓的标的,一直以来对恒大造车最大质疑都是它的“买买买”模式是否适用于造车,但却很少有人关注这个模式的核心—资金。

对往日的恒大来说资金并非不可承受之重,不过在住建部、人民银行公布“三条红线”之后,情况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因为按照规定,三条红线全踩的房企不得增加有息负债规模,而恒大正在此列。

也就是说,今后恒大的房地产业务可以凭借库存继续运转,但需要大量输血的恒大汽车却不得不面对资金收紧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拿到40亿投资的三天后,恒大汽车又有了新的动作—宣布拟在科创板上市。

造车的“核心优势”遇到不可抗力的恒大汽车,能完成许老板的“大”梦想吗?

足球背后的秘密

论如何把一场比赛的关注度带偏,恒大绝对是其中的行家。

2013年,在广州天河体育场亚冠决赛第二回合的赛场上,广州恒大在主场如愿以偿摘得了亚冠奖杯,比夺冠更出名的是恒大的球员们球衣上的四个大字“恒大冰泉”。恒大冰泉元素贯穿了场内外,在比赛转播间隙,时长5秒钟的“恒大冰泉”广告循环播放,庆功表演的背景板上印的也是“恒大冰泉”。

就在广州恒大夺冠的第二天,恒大趁热打铁,在广州总部举行了恒大冰泉上市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进军高端矿泉水市场。

这场发布会的声调同样很“大”,不仅有百余家媒体到场,名帅里皮、前世界足球先生菲戈亲自到场,前西班牙兼皇马双料队长耶罗担任全球推广大使。随后恒大冰泉又签下韩国顶级艺人金秀贤、全智贤做代言人。

一年后,同样是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同样是广州恒大胜出,不同的是球衣前的四个字变成了“恒大粮油”。这四个字在“放心粮、放心油”的映衬之下,给上亿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恒大粮油一炮而红。

两个月后,在与北京国安的比赛中,广州恒大球员球衣上的名字栏又被换成了“咔哇熊婴幼奶粉”;一年后,球衣上的“恒大人寿”四个字,霸气侧漏的显示了恒大对金融行业的野心。

2016年10月,恒大队胸前的文字内容又变成了“10.18发财节”,这几个字的背后主体正是恒大旗下的金融额业务板块“恒大金服”。

可见早在七年前恒大就已开始了多元化的探索,而恒大式营销就是它的独门秘籍,不过从成绩上来看,恒大的多元化进展依然难言顺利。

最早与消费者见面的恒大冰泉,在发布三年后被恒大将其与旗下的粮油、乳制品业务打包在一起,以27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深圳涞涞涞实业有限公司。

恒大人寿、恒大金服的命运则与恒大冰泉相似。

2015年,恒大斥资39.39亿元竞得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50%股权,并将其更名为恒大人寿,模式则是以寿险为核心,集养老、医疗、健康等配套服务为一体的综合保险供应商。

2019年恒大人寿保险业务的收入为420.23亿元,净利润16.61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6.24%。如果是作为集团的一部分,那恒大人寿的成绩不算差,问题是恒大人寿是集团转型的一个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它的成绩自然是不及格的。作为对比,平安2019年保险业务的营收已接近万亿,达9676.4亿元,同期增速也高达21.7%。

恒大金融业务的落脚点则是恒大金服和对外投资。

2016年3月,恒大金服正式上线,旗下拥有保险经纪、保理等相关金融牌照及业务经营资质,提供互联网支付、基金支付、预付卡、基金销售等服务。恒大在2018年年中透露的数据是“累计注册用户近千万,交易人数37万”。这不仅头部平台的上亿用户相差甚远,而且随着监管收紧,恒大想在这方面继续扩大规模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点。

可见虽然恒大多元化布局较早,甚至早于郁亮提出“白银时代”的时间点,但结果却是一言难尽。

恒大对多元化如此痴迷,以至于屡屡受挫依然坚持,进入了汽车行业,原因也不难理解。

一来房地产行业的增速在放缓,去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为171558万平方米,同比下降了0.1%,而恒大已经冲到了全国前三的位置,天花板已清晰可见。

二来,汽车行业规模足够大,符合恒大的需求。工信部在去年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曾提出,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将达到25%,与此同时技术发展也会越来越成熟。也就是说,只要抓住新能源汽车的机遇,恒大离转型也就不再遥远。

因此,如果说与贾老板的分手是促使恒大汽车诞生的直接因素,那这两点才是恒大非造车不可的根本原因。

恒大造车的命门

9月15日,恒大汽车宣布通过配售新股募资40亿港元,用以支持新能源汽车业务发展。投资者包括腾讯、滴滴等互联网巨头,以及云锋基金、红杉资本等投资基金。

“利好恒大汽车,看好恒大汽车发展”的论调也由此而来,不过这次融资释放的信号或许并不是利好,而是恰恰相反。

其实这并不是二马第一次和恒大产生交集。马云在“恒大淘宝”之时就已经与许家印相熟,而在上个月恒大分拆物业板块上市时,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等附属公司也参与其中,持股1.79%,马化腾则紧随其后,以腾讯控股间接持股1.43%。

一般而言,企业间的投资其目的无外乎业务和非业务两种,恒大汽车这次的融资其实后者的成分占比更大一些。

首先,腾讯和阿里虽然有相关的技术,但二者都已经有合作伙伴了。阿里与上汽合作成立了斑马智行并取得了不多的成绩,腾讯也和长安、长城达成了合作。换言之,以恒大汽车的现状,它在二者的这些合作伙伴面前是要排队的,没有多少优势可言。

其次,在卡位上二者也都有了比恒大汽车更好的标的。阿里与小鹏、腾讯与蔚来都深度捆绑在了一起,而且它们的表现都可圈可点。

因此,二马这次入股的动机与恒大08年上市时拉来郑裕彤站台其实是一样的,更像是熟人之间的来往,业务属性并不强,而且恒大的迫切程度明显更强。

这在交易价格上对这点也有所印证,本次每股配售股份的价格为22.65港元,与9月14日收盘价比28.3港元/股相比,折让了约20%。

滴滴和红杉也未必是看好恒大汽车的发展。前者在未来确实存在对“车”的需求,但它的合作对象也不止恒大汽车一家,而且以恒大的调性来看,恒大汽车的售价必然不低,还未盈利的滴滴是否会与它合作还存疑;后者则投资了多家表现较好的新造车企业,也没有押宝恒大汽车的动机。

因此恒大汽车的这次融资,所透露出的信号其实另有所指,那就是“缺钱”。

造车费钱已经被无数人用血泪史所证明,前有远遁美国的贾老板,后有“最惨的”蔚来创始人李斌。

李斌曾表示“没有200亿人民币不要谈造车”,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看法更激进“200亿人民币远远不够”,即便是倡导精打细算的理想汽车也花费了数十亿。目前三家对融资规模已经从有预期,变成了多多益善,而规模早已接近或超过了200亿人民币,且还没到终点。

深谙杠杆之道且做过车间主任的许家印,对这些自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由此恒大也开启了一场以“买买买”为外衣的造车之路。

目前,恒大汽车通过拉清单的方式,完成了从整车研发制造、动力总成、动力电池、智慧充电到汽车销售的造车全产业链布局。同时在今年亮相了六款车型,但这仍然没能打破外界的质疑,这个质疑的核心就是“买买买能否造好车”。

其实这个质疑的核心并不只是模式是否合适,还有恒大能否持之以恒的投入巨资,能否在巨额投入后回报不如预期的情况下继续支持恒大汽车。

一个已知的事实是,恒大在造车上不仅态度坚决,也已经投入了巨资。

据恒大汽车CFO潘大荣在今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披露,仅在2019年恒大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就投入了147亿元,而恒大集团预计今年上半年已经投入30亿元,下半年将继续投入27亿元,2021年将再投入90亿元。,三年累计投资294亿元。恒大汽车量产并实现销售后,恒大集团将不再投入。

按照这个计划,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恒大还需投入117亿元。这对此前的恒大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变量正在于上文中提到过的“三条红线”。有红线在,恒大作为全部命中的房企,想发新债是不可能了。同时据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恒大负债总额达到19826.42亿元,其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这在恒大今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就有所体现,这场发布会的主旋律就是如何降负债、如何理解调控政策。

恒大总裁夏海钧表示“下半年降负债目标在600亿元左右,到今年年底预计比3月末力争减少1000亿元。力争2020年到2022年,公司的有息负债平均每年减少1500亿元。”在3月底的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在给恒大设立2020年的目标时也提到了降负债,“到2022年把总负债降到4000亿以下”。

这对在去年亏损了49亿,今年上半年亏损了24.6亿且不知何时盈利的恒大汽车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一个可以说明情况的迹象是,恒大集团在近期祭出了史无前例的“全线7折”促销手段。

巧的是,据相关人士透露,恒大汽车正在通过各种方式筹备粮草,包括定增、股权融资等方式。而在18日,恒大汽车又官宣了拟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在这之前,恒大汽车还发布公告称拟向金碧物业出售两家附属公司的全部股权,其中,广州恒泽对价为4685.67万元,嘉丽泽旅游对价为68.44万元,总对价为4754.11万元。

从出售资产到融资、上市这一系列的动作,不难看出恒大汽车对资金的强烈需求。

不幸的是,资金正是恒大汽车的“命门”所在,这不是采取“买买买”方式所导致的,而是由汽车行业的属性所导致的,因为就算是一板一眼的造车也离不开资金的支持。

目前的恒大汽车某种程度上看与2019年时的蔚来相似,区别在于,当时的蔚来已经打开了市场。而对如今的恒大汽车来说,无论是近日的40亿融资,还是恒大集团准备投入的117亿,都是杯水车薪。

因此,这次的融资不仅不能利好恒大汽车,反而体现了恒大汽车的艰难。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业界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