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国内正文

平安集团胡珊:个人发展与城市发展一起“高速飞行”

新浪财经2020-09-16 16:27:370阅

文|王茜

今年迈入“四十不惑”的胡珊,与她奋斗了近二十年的城市深圳同岁。

作为科技人才,胡珊目前是平安集团科技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及平安科技财务总监。2019年,平安集团获得国家科技部普惠金融人工智能国家平台和深圳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带来平安集团整体科技条线的文化改变和能力提升,支持平安集团近年成功的科技转型”,这是公司内部对她所带领团队的评价。

据南方日报报道,最新统计显示,2019年深圳专业技术人员已达到183.5万人。按深圳常住人口计算,每10个深圳市民中,就有1.5个是科技工作者。过去40年间,深圳科技工作者的数量增长超90万倍,同期深圳人口增加40倍,深圳GDP增长1万倍,有力佐证了“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

对胡珊而言,个人事业的发展、所在公司的发展以及深圳的发展程度,都已经远超她当年来到这座城市时的预期。

一次偶然的职业选择让她来到深圳

时间倒回2002年,胡珊还是应用数学系应届毕业生中的一员。她的同学们大多偏向于留在有着省会优势的广州,寻找外企或银行的就业机会。深圳尽管经济发达,但还顶着“文化沙漠”的争议。走出校园,胡珊也接到几家广州企业的邀请,不过考虑到深圳有亲朋好友,她果断收下了平安集团抛来的橄榄枝。

事实上,胡珊的入职赶上了平安集团内部的一次“科技革命”。按照她的话说,她遇到了平安集团科技发展的黄金时代。

平安有过三次“科技革命”。第一次发生在胡珊入职前。1997年,平安集团马明哲力主引入麦肯锡进入平安做管理咨询,此后平安集团引入了小型机、搭建大型数据库系统,推出了国内第一个远程核保系统;同一时期,平安首次提出了用科技变革体系的思路——利用IT技术实现数据库的集中。

2000年,平安启动内地第一个电话中心(Call Center)。随着平安集团旗下保险、银行、投资系列业务的全面整合,平安又将各系列原有的客户号码统一调整为“95511”。如今,平安Call Center的员工已经从当初的300人扩容到3.5万人。

而胡珊初入职场,就遇上了平安集团公司历史上的第二次“科技革命”。2002年,平安集团开始筹备通过IT技术将前台营业厅的大量工作集中,实现标准化和流程化的后台支持和数据运营。两年后,马明哲在平安集团2004年新年祝辞中宣布,推进后援中心建设和大后援体系的流程再造,这是仅次于IPO的重大战略项目。

2006年5月,平安张江后援中心正式启用。这一中心将保险业务的核保、理赔、风险控制、人事、财务等业务都集中到统一后台,为前线业务提供支持和服务。至此,平安确定了领先同业的IT技术优势和成本优势。

这期间,胡珊从一名基层的程序员做起,从事过软件开发及系统运维的不同技术工作。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她很快获得了一个重要的转型机会,从技术岗位转入业务领域。“写了几年代码帮助业务系统实现功能效果后,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业务部门会这样考虑? 正好集团战略企划部门要做一套预算系统,需要懂技术的人去业务部门,公司让我去试试,然后我就去了。”

在集团战略企划部门,胡珊接触到战略、企划、公司治理等不同类型工作,也见证和参与了平安信息化发展的众多事件。

2008年,平安集团将IT管理进行公司化、市场化转型,平安科技公司成立,这里成为了胡珊职业生涯的另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在胡珊看来,当年履新平安科技似乎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安排。“在集团做了几年战略企划后,(平安)科技这边需要一个财务负责人,需要又懂科技又懂业务的人,ok那我就来了。”

平安科技的前身为平安集团信息管理中心,负责平安集团的整体IT规划、系统开发、数据中心和基础设施建设。若干年后,除了常规的IT运营支持,平安科技又转型升级聚焦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诸多新技术研发和应用,被外界称为平安集团的“科技大脑”。

同一年,《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创新促进条例》通过深圳市人大审议,并于当年10月1日起实施。该条例是经济特区第一部关于科技创新的基本法,媒体评价其将自主创新的制度机制保障上升到法律层面,对深圳科技创新产生深远影响。包括平安科技在内的深圳科技创新企业开始驶入快车道。

“同时遇到一家企业和一座城市的高速成长期”

2013年前后,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科技浪潮席卷而来,平安开展了第三次内部“科技革命”,众安保险、陆金所、金融壹账通、平安好医生等应运而生。2018年开始,平安探索“金融+科技”“金融+生态”模式,并逐步推进“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汽车服务、房产服务、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建设。

从专利申请数量上,可以一窥平安这些年对于新科技“All IN”的态度。2009年平安只有零星专利申请量,十年之后,平安科技的专利申请数累计达26,008项;2019年年度平安公开的金融科技和数字医疗科技领域的专利申请数分别位居全球第一位和第二位。

在这一阶段,胡珊逐步成为兼具技术背景和管理经验的复合型企业高管,升任平安科技财务总监,同时还担任了平安集团科技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帮助平安集团在国家/政府科技奖励方面获得重大突破。

2019年,中国平安获颁科技部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创建资质,成为此前三年获批企业中唯一的金融机构。该平台提供的API开放接口多达2000个,包含了微表情识别、语义理解等多种AI能力;通过开放平台,平安可输出模块化、标准化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力,帮助金融机构实现智能化转型升级。

由于是第一家申报类似资质的金融企业,在项目申报阶段,平安的方案曾让评委们持有疑问,但其众多的真实应用场景以及赋能产业的战略意义,很快得到了后者的认可。“我们原来的技术很多是自用的,因为我们自己就有很多痛点, ‘久病成良医’,我们技术用得很好,然后把它形成产品,为其他金融机构服务。科技部希望通过头部企业在某一个赛道上的开放平台,能够系统性地、快速地提升整体产业水平。”胡珊说。

科技创新在某种意义上让企业“以己度人”,获得深圳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的平安智能查勘理赔系统也证明了这一点。胡珊介绍道,这套系统可以帮助保险公司提高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更有意义的是,这套系统可以降低小型事故的处理时间,节省道路交通的社会成本。

随着舞台进一步延伸,胡珊对于自己工作的定位也从个人事业扩展到了社会价值层面,她说,“我对待每天的工作都有使命感,因为它可能会与国计民生、国家科技战略发展等相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希望可以去连接更多人,促成和赋能更多的事情”。

当初略带偶然性的选择,让胡珊受益匪浅。在加入平安集团后,她明显地感觉到,无论是所处的城市还是企业都像是乘上了“高速飞行的火箭”:深圳全市的GDP总量从2002年的2969.52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69万亿元;平安集团于2004年上市后,公司营收从不到70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17万亿元。

在充满活力与机遇的深圳,职场流动较为高频。据第三方机构的调研数据,去年超7成深圳白领有跳槽行动。但在胡珊的履历上,却只有平安这一家公司。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胡珊庆幸于自己的事业发展与城市和企业的发展同步。“一个人的职业生涯可以有多少机会,能同时遇到一家企业和一座城市的高速成长期?”

胡珊与平安相互成就的过程,或许就是深圳这座城市在科技创新道路上不断跃升的一个侧影。

责任编辑:薛永玮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国内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