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创业正文

落寞的P2P、退场的共享单车,新经济为何玩着玩着就死了?

2020-08-04 10:00:560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叶抱一

来源:财经无忌(ID:caijwj)

吴晓波曾说,所有即将发生的悲剧中,都无一例外地有着前人失误的痕迹。

如今在疫情冲击之下的2020年,全球商界仍发生着新的一轮沉浮兴衰。

根据IT桔子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新经济领域倒闭的创新创业公司已达41家,其中不乏在新三板上市、阿里巴巴加持的中国第一批O2O出境旅游服务商“百程旅游”。

翻开2019年新经济公司死亡名单,大多数都因为现金流断裂,经营模式不行,创始人问题而倒闭。

失血的新经济公司,似乎在说明,无论是创业还是守业,都绝不是易事,需要行业参与者谨慎前行。

退场的共享单车

曾经,罗永浩和戴威同时出现在《燃点》这部电影里。后来,锤子和ofo都倒下了。现在,罗永浩仍在赚钱还账。

回头想想那些年ofo如日中天,满大街都在全民小黄的时代,不禁有些感慨和惋惜。

最近共享单车始祖ofo失联了,投资者所能搜索到的地址和电话,无一能联系上,供应商20亿欠款也追债无门,退押金都要等500年。

讽刺的是,刚刚ofo的创始人戴威,还在微博公布了自己成为奶爸的消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download 图2/9
戴威

1991年出生的戴威,是一个骄傲的人。

他从小就是学霸,2009年他考入北大,还是院学生会主席,并被保送硕博连读。

2014年,戴威创立了ofo小黄车,但当时无人注意,借来的100万很快烧光。

正当他愁云密布之时,“共享经济”的概念开始在中国流行,戴威和他的小黄车成为了资本的宠儿。

2016年,著名的投资人,成功投资过滴滴、饿了么、小红书、映客的朱啸虎,主动找到了戴威,此后,小米、滴滴、阿里等派系的投资陆续进入,短短两年时间,ofo小黄车总共得到了150亿元的投资。也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小黄车的用户总数至少千万级别。

这样的成功让戴威膨胀了,他真的以为可以跟资本掰手腕,他拒绝了滴滴的投资,就为了保持股权独立,这一下得罪了不少投资方。

随着ofo资金链锻炼,戴威也成为了老赖。

共享单车作为新经济的代表之一,早已经历了洗牌期,众多知名的单车企业倒闭,而在新经济的其他领域,倒闭也成为了一种常态。

看着丢得到处都是的共享单车,有时候觉得所谓互联网思维真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极大浪费。

戴威是北大高材生,他高估了个人能力对于市场的影响。胡玮炜是记者,见过的人情世故和商海沉浮多,所以能审时度势,全身而退。

共享单车是一件好事,虽然也许并不是一门好生意,但现在青桔哈啰美团仍能正常服务,但ofo已经烟消云散。

落幕的P2P

2020年,7月1日,“爱钱进”被爆无法对付,一时间37万投资者陷入恐慌,因为无法提现,堪比ofo暴雷。

截至2020年5月31日,“爱钱进”借贷余额本息已逾245亿。

先是知名主持人汪涵因爱钱进“代言翻车”被推上热搜并声明致歉。之后,另一名曾经的爱钱进明星代言人刘国梁也进行了回应和道歉。

爱钱进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其创始人杨帆、张辉、董祺均来自知名机构中信产业基金,尤其是杨帆,曾被誉为“天才少年”,15岁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岁从香港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先后就职于美国AIA保险集团、英国宝诚保险集团,在财富管理、资产配置、风险管理领域摸爬滚打了近十年。

在履历金光闪闪的几位创始人的照耀下,爱钱进创立之初便得到了知名风投高榕资本(曾投资小米、蘑菇街)的青睐,获得5000万美元,一时间“爱钱进”成为估值5亿美金的大平台。

2018年,P2P集中爆雷,但是爱钱进得以幸免。

回顾爱钱进的发展历史,首先狂砸广告。

2016年初,《老九门》热播,爱钱进成为首个尝试插广告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而且在播出期间,《老九门》为“爱钱进”还制作了多个不同版本的定制中插广告。

2017年,《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爱钱进”也投放了多款中插广告。

此后,热播剧《延禧攻略》《如懿传》《沙海》《醉玲珑》《楚乔传》、《白夜追凶》《欢乐颂》中,都有它的身影。

找各种明星代言。

广告轰炸不算完,必须还要加上明星光环。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汪涵,他还在和撒贝宁的一个节目中,向电视观众推荐“爱钱进”App时说:用了就敢炒老板。

撒贝宁反问汪涵:万一老板先用了呢?

汪涵说:老板用了,就不请员工了。

后来的国乒教练刘国梁,还成为过爱钱进的幸福体验官。

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7月1日,爱钱进借贷余额227.6亿元,借贷余额笔数为186.76万笔,人均累计出借金额4.96万。

除了汪涵和刘国梁为“爱钱进”代言之外,近年来明星代言的P2P平台涉及爆雷的便不下十几个,涉案金额动辄百亿起步。

有人说,明星不能什么钱都赚,要了解清楚再做决定,毕竟是公众人物。古天乐也曾代言了百金贷的资产端(妙优车),很多人因为信任古天乐而在百金贷上出借,结果百金贷也以2019年6月清盘,平台找各种借口不兑付,平台的钱全拿去发展妙优车了。

2018年开始,P2P的大幕已徐徐落下。这一场硝烟四起的惨烈战役,462家P2P平台坍塌,只是苦了那么多投资人,多少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如今上演着上市的上市,进监狱的进监狱的奇妙景象。

洗牌的直播行业

最近斗鱼虎牙合并的消息满天飞,腾讯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的脚步又近了,已经很少有人注意到王思聪和他的熊猫直播了。

8月3日,从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一酒商起诉,并请求查封千万资产。

王思聪和旗下普思投资踩过的坑可不少,其中就包括熊猫直播。

2016年的“千播大战”是当年最受热捧的资本风口之一,但早期行业集中度低且竞争激烈,移动直播很快就陷入泥潭,非常依赖融资造血。

而熊猫直播从诞生之初也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根据相关统计,从2015年成立至今,熊猫直播累计获得了4轮融资。

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2017年5月,当时它获得了兴证资本领投的10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估值已经将近50亿元。

在2017年底,熊猫直播在用户数量排名行业第三位,同时熊猫直播也掀起了挖角主播的大战。

挖走主播的熊猫,过度抬高了主播们的身价,自此开始以一种夸张数倍的状态开始烧钱,也为后来熊猫直播无法盈利埋下了隐患。

同时各大直播平台也开始陷入“挖角之战”,陷入恶性循环。

王思聪利用资源和名气挖人,对主播给以优惠的条件,优惠到跟养老合同一样。

主播根本不理公司的管理,这就造成了大主播拿着大合同划水,公司一不能给他们任何压力,二不能靠捧新人来制约。

结果就是熊猫暮气沉沉,大主播不尽心,小主播没前途,最后船一起沉。

进入2018 年,我们可以看到,在跑马圈地时代结束后,直播行业真正迎来大降温和大洗牌,头部平台竞相IPO,中尾部平台则举步维艰。

2018年是直播行业的一个分水岭,头部平台如虎牙、映客等先后上市,而其他平台则被传出资金链断裂等消息,其中以第二梯队最为难熬。

公开资料显示,多家曾排名 TOP5 的直播平台,纷纷被传出资金链断裂消息,主播欠薪等风波也接连不断。

2019年3月,熊猫直播在官方微博上宣布将关闭服务器,熊猫直播就此倒闭。

熊猫直播的倒闭也预示着直播行业的大洗牌。

社交电商:难出下一个拼多多

在2019年互联网企业死亡名单中,最多的就是电商企业,到了2020年上半年,电商企业死亡也达到了五家。

在2020年死亡的电商企业中,其中存活最长的便是走秀网,历时12年2个月,却倒在了C轮融资,而来自北美洲的Brandless,被称为美版拼多多,最终也走向落幕,值得一提的是孙正义也投资了这家公司。

在2019年,一家中国企业也想复制拼多多的奇迹,但它没有成功,它就是淘集集。

淘集集在2018年8月上线,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家电商平台,实控人是张正平。

目睹拼多多的成功,淘集集也决定复制其模式,采用红包和低价拼团秒杀的烧钱补贴模式来吸引用户。而在供给端,对商家进行“无底线”压价,要求比拼多多还要便宜,还喊出“物美价廉”的口号。

“错过了拼多多,不能再错过淘集集”,这句话挑动了不少投资人的神经。一时间给淘集集“送钱”的机构数不胜数。上线当年的10月1日,淘集集就获得4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2.47亿美元。

淘集集通过一元拼团、限时秒杀、亏本上新等营销活动确实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用户。才上线两周销售额就突破了200万。

在短短的八九个月时间,用户量达到了1.3亿,其增长速度堪比拼多多。

有不少人将淘集集看做继拼多多之后,又一匹电商黑马。不过,也有人对它这种烧钱换流量的模式表示质疑。终于,淘集集这种经营模式的弊端在2019年因为融资迟迟不到账而出现资金危机时暴露出来。

为了能继续维持运营,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他挪用了供应商的货款。但这只能解一时之需,因淘集集一直融不到资,甚至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这一窟窿越来大,最终造成淘集集的毁灭。

淘集集欠下的19亿巨额债款,却迟迟无法归还。目前,淘集集仅有不足6000万元的资产,根本不足以偿还商家的债款。盲目地烧钱,是淘集集失败的根本原因。淘集集在半年内,便烧掉了12亿元。

目前社交电商市场主要的玩家分为五类:以拼多多、京东拼购、京喜、苏宁拼购等为代表的拼购型,以爱库存、斑马会员、贝店、芬香等为代表的分销型,以小红书商城、宝宝树、考拉精选、年糕妈妈等为代表的社区型,以返利网、什么值得买、一淘网等为代表的导购型,以有赞、微盟、点点客等为代表的工具型。

淘集集的倒闭引发业内警醒,也预示着行业进入洗牌期,社交电商要在注重质量的前提下拥有价格优势,更需要找到适合的发展模式,提升“造血能力”。在这种激烈竞争的局面下,中小社交电商自然无以为继,“丛林法则”导致优胜劣汰。

淘集集的失败,也预示着社交电商再难出现拼多多。

从今天来看,中国的新经济公司大多仍是传统产业的延续,很多人误以为新经济的“新”是提一个新概念,搞一个新App,讲一个新故事,在这个基础上去融资,然后跑步上市。对企业来说,企业能不能在市场活下来,根本来看还是要回归商业价值。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创业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