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创业正文

13年前刘强东嫌他2万月薪太贵 13年后他交出2000亿成绩单

2020-07-24 19:26:0124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Bong!

来源:对撞派(ID:ai7gua)

2019年2月13日深夜,春节假期刚结束三天,京东近千位总监级别以上的领导,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邮件中要求他们,2月17日(周日)下午3点,不准携带任何电子设备,准时到京东总部参加开年管理会议,而且“不能迟到,不能迟到,不能迟到!”<1>

一场蓄势已久的大调整,开始浮出水面。

过去的一年中,拼多多异军突起,中国电商领域发生突变,京东股价从高点重重落下,尤其是在“明州事件”发生后,更是跌出了2014年上市以来的新低。

春节放假前,刘强东发了一封新年贺信,将“组织变革”形容为京东2019年的第一大事。

可谁能想到,变革会来得这么迅猛,这么突然。

开年管理会议准时召开,刘强东从自我检讨开始,讲了近2个小时。之后京东高管层发生了一系列震荡:

京东的CTO张晨、CLO隆雨、执行副总裁兼CPO蓝烨相继离职,任命刚满1年的两位SVP王笑松和胡胜利,全部轮岗调离。

“乱翻书”报道称,在这场氛围极为压抑的大会上,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也被点名<2>。

刘强东直言,他本人与陈生强关系并不算好,不仅没邀请过陈生强到家中吃饭,也从没见过陈生强老婆。

但他还说,陈生强是个称职的CEO。这是刘强东非常罕见的表现,他基本没在公开场合表扬过自家高管。

与大多数京东高管相比,本科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的陈生强,学历并不光鲜。而且自身也存在能力短板,据说因为英语不好,还影响他在京东的职业生涯<3>。

可就是陈生强,在2007年入职京东不到3个月,就让刘强东感慨好用。

但刘强东想不到的是,陈生强能这么好用:不仅在京东跌宕起伏中发光发热13年,还带出了一个估值达2000亿的京东数科,即将登陆科创板。

31岁入京东,工资比刘强东高一倍

陈生强出生于1976年,比刘强东小3岁,今年44岁。

他在福建东北沿海的宁德霞浦三沙镇长大,中学就读于当地有名的霞浦一中,这是一个需要寄宿的全日制中学,已经有100多年历史。

霞浦一中的老师说,陈生强在学校成绩很好<4>,和大多数福建的高中生一样,他的高考目标是厦门大学。

1994年,陈生强参加高考,结果并不如意:过了国家重点线,但低于厦大的录取线。

最后,他来到了自己的第二志愿学校:北京商学院(现北京工商大学)。他跟母校的学弟学妹说,这是一个没选择、不太美丽的意外。

不过,这好歹遂了他的另一桩心愿,在高考前,他就和身边朋友约定好:考不上厦大,就去北京<5>。

在北工商,陈生强选的是会计专业。大学毕业之后,陈生强没有读研,而是选择了工作,当一名会计。

不过,在工作的过程中,陈生强还抽时间完成了一次“深造”:2005年,他从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拿到了MBA学位。

如果没有意外,他可能会成为一名很好的会计,之后成为一家公司的CFO。在他拿到MBA的2年后,转折来了。

2007年,33岁的陈生强接到了一通来自猎头的电话。

陈生强后来回忆道,电话那头当时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

而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6>

当时,京东刚从今日资本徐新的手里拿到1000万美元的投资,仍处于“草莽”状态,虽然发展势头不错,也不过是“从中关村电脑城的游击队”。

徐新决定投资京东后,并不满意刘强东的“草台班子”——大多学历不高又不专业,甚至连个会计都没有。

给京东招人,是徐新投后服务的重要事项,陈生强是她的人选之一。

在中关村附近的办公楼里,陈生强见到了刘强东。面试过后,他做出决定:加入京东,当财务总监。

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要2万的月薪。

刘强东不同意,他本人的工资才1万<7>,而且他也要求,新人工资不能比老员工高。

最后,徐新给出了解决方案:今日资本出一半工资,京东出另一半,先试用3个月。

2017年4月,陈生强从福州回到北京,正式入职京东,做财务总监。

算账、拼酒、搞分析,成为京东首个CFO

2万块钱聘一个会计,对于当时的京东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但陈生强没让刘强东失望。

他入职不到3个月,刘强东就找到徐新感慨:2万块钱的人果然比5000块的好用。之后,陈生强的工资就再没让今日资本出。

拿到今日资本融资后,京东迈入发展快车道,快速扩张下导致资金链非常紧张,在2008年基本到了崩溃边缘。

陈生强的角色,是京东的财务管家,控制着京东的每一分收支,近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每一次业务部门负责人找他要钱,都会吵起来。因为在他这位会计眼里,大多都是这个不能出,那个也不能出。

不可否认的是,近乎严苛的财务控制,对于京东度过资金压力时期,起了很大的作用。

此外,在京东发展早期,建制并不算完全。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麻烦。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是施展才华的机会。

陈生强,显然是后者。

作为一名财务总监,陈生强并没有将目光只聚焦在财务会计的工作上,而是将会计精神发挥到了一线业务中。《创京东》中有这样一个故事<7>:

2009年,京东决定投资上亿美元自建库房,当时还没有政府关系部门、也没有市场部门。陈生强亲自上阵,去跟各地政府谈拿地,上酒桌后第一轮就被喝趴了。

陈生强最得意的一件事,起始于2010年10月。

当时,京东举办完首场618之后,获得很大关注,不断有用户涌入购物,导致频频爆仓。这种情况下,京东采取的措施很粗暴——增加更多的人手。

陈生强认为,这事儿不应该这么处理,如果爆仓就加人手,按照公司发展的势头来看,早晚会搞死京东。

他增派人手深入到库房、采销体系一线,研究大家都是怎么干活的,然后把他们的工作方式、效率等等记录下来,进行横向和纵向的研究,发掘效率不高,可以提升的环节,然后进行优化。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有奇效,京东的运营效率提高了不止一点半点。2011年的618,面对暴涨的用户订单,京东只增加了20%的人手。

之后,陈生强顺势把这套方法用到了京东运营的各个方面,并形成了常态制度“经营分析会”,每个召开,汇报给刘强东。

陈生强后来多次提到,这是他在京东商城中最值得一提的事情。

10年后,他跟学弟学妹说,“通过数字去看一个企业”,是十分重要的思维方式,在他心里扎了根。从经营分析会来看,他也是这一思维坚定的践行者。

之后,陈生强也更受刘强东器重,在京东一路高升,从财务总监做到财务副总裁,一直到2012年3月,成为京东首任CFO。

这个时候,他的工作不仅仅只有财务、投资者关系等等,还负责企业的经营分析、管理提升重大业务项目及金融集团工作。

现任京东数科副总裁的曹鹏与陈生强同年加入京东。

他接受采访时感慨,07年一个瘦小寡言的会计,做到了CFO,职级比他高,这事挺刺激他。

曹鹏说,他从陈生强身上悟到了一件事:你不能只把老板给的活儿做好,你得看这家公司缺了什么,得给自己找活儿干,陈生强就是这么在京东混上CFO的。

但好景不长,在京东上前夕,这位努力工作、没事找事儿干的CFO,竟然被顶替了。

都是英语惹的祸?上市前夕转去内部创业

2013年9月17日,陈生强成为CFO的1年半后。

京东正式对外确认,公司有了一位新的CFO,名叫黄宣德,而陈生强将会有其他重要安排。

这个消息立即引发热议,甚至有人给出了“内斗”的猜测。

很快,这场变动意味着什么就不再是秘密:黄宣德加入,陈生强退位,是因为京东要上市。

媒体人程苓峰在一篇专访陈生强的报道中,披露了更具体的因素:他没有做过上市,英语也不好。这两个短板,在京东美国上市面前,可以说每个都是硬伤。

再看黄宣德,履历亮堂且不同寻常:

当了十年芭蕾舞演员之后,去美国读书,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纽约市立大学柏鲁克分校毕业,并获会计学学士学位。

毕业之后加入毕马威工作4年,然后去凯洛格商学院读了个MBA,并在花旗的投资银行部工作了两年,资本市场上的经验丰富。

更关键的是,黄宣德有推动公司在美国上市的经验。2007年,他担任CFO一年左右的文思信息(后来合并为文思海辉),在纽交所上市。

相比之下,陈生强就算后来又去中欧商学院读了个EMBA,还是没法比,以至于被人调侃为“土鳖”。

对于这场变动,当事人陈生强到底怎么想的,并没有太过于准确的说法。后来不同媒体报道,他表达出了想要“退休回老家晒太阳”的想法。

而且还有一个故事能看出陈生强已经萌生退意。

当时刘强东带着一群高管开会,想要将金融业务独立出来发展,问有没有人想带队。

这背后的意味再明显不过,金融业务之前归陈生强负责,而他刚刚从CFO的位置撤下来……可陈生强硬是没有举手。

有其他京东高管举手了,是刘强东中欧商学院的同学赵国庆<8>,时任京东战略官、集团副董事长。2012年12月份,他还代表京东与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签战略合作。

但刘强东还是把金融塞给了陈生强,赵国庆在不久后离职。陈生强后来回忆说:“(当时)已经一把岁数了(37岁),我何苦去趟这趟浑水。”

2013年10月16日,刘强东和陈生强在纽约有一次对话。也正是这次交流,他带队去做京东金融的安排彻底敲定了下来。

2014年5月22日,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刘强东站在中心位,陈生强位于刘强东左边,两个人之间,站着刚加入京东8个月的黄宣德。

由幕后到台前,会计成为CEO

在纽约与刘强东聊完后不久,陈生强就回国了。

他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了一间偏僻的办公室,将京东金融独立出来,正式开启了内部创业之旅。

最初的团队还不到10人,然后他又带着团队去了一趟美国,去硅谷考察学习,经常加班到凌晨。

陈生强后来回忆起创办京东金融时说,“我所学的是会计,我擅长的也是这方面,突然要我去做金融,说实话我没有底气。”

但事实证明,陈会计做的很好。

之前6年的工作,让他对京东商城的各个方面“了如指掌”,会计出身的他很清楚的知道,做供应链金融和消费金融该如何下手,能够产生盈利和收入。

京东金融在独立后先后推出的京宝贝、京小贷(面向商家)和京东白条(面向消费者)业务,可以说是“针针见血”,把京东商城资金周转的时间差效益发挥到了最大化。

哪怕到现在,京东金融已经变成了京东数科,这两块业务也是所有业务中最核心的部分。而陈生强本人,也在这次“创业”中真正完成了从会计到CEO的转变。

多位接近陈生强的人,基本都会给他两个形容词:一个是瘦,另一个是沉闷(不爱说话)。也有媒体报道称,他在公司经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

但做京东金融之后,陈生强作为CEO,开始更多地站在聚光灯下讲话。尤其是从2016年开始,京东金融开始谋求走出京东、走出金融,要变成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时候。

陈生强到底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CEO?这是最有效的检验时刻。

对于有一定业务体量的公司来说,想要推动公司转型,不仅仅要“攘外”,也必须“安内”。

更何况,京东金融在2016年1月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467亿,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中国企业家》报道,陈生强用了一年时间来说服管理团队,具体的业务手段上,也非常“反人性”,但懂人心:

用自有资金赚钱的项目,赚再多钱都会被骂;用金融科技赚钱,赚得少、甚至亏损,也会被包容,甚至给予奖励。

2017年一年,他们与近20家银行签下合作协议,京东金融算是走出来了。

“攘外”,陈生强开始西装革履,出现博鳌亚洲论坛、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向外界讲述京东金融从B2C到B2B2C的故事。

2018年,京东金融完成B轮融资,估值1330亿。与2016年A轮融资后的467亿相比,提升了185%,由此可见推动转型的效果。

也正是这一年,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陈生强讲的故事更多了:从一开始的金融,再到养猪、到智慧城市、再到广告投放等等,业务线也越来越多。

支撑他的是对未来多年发展的预判。他跟团队探讨问题的时候,总会追问一句话:你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2020年6月26日,京东发布公告称,与京东数科签订协议,把对京东数科的利润分成权转换为股权,同时还向京东数科增资人民币17.8亿元。

从估值角度看,京东集团17.8亿元增资对应获得京东数科0.9%的股权,简单估算,京东数科估值已近2000亿元。

而陈生强,持有6.69%的股份,价值130多亿。

7月份,北京证监局官网披露的一则公告,披露京东数科将要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刘强东,多了一个估值达到2000亿的公司。

陈生强,这个在京东工作13年的福建人,也将迎来高光时刻,成为贾会计之后,中国科技互联网领域又一位推动公司上市的“会计”CEO。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创业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