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你不知道的“抖加淘客团”与抖音上的算法博弈

2020-07-24 09:40:4714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蓝莲花

来源:剁椒娱投(ID:ylwanjia)

Dou+,是抖音的一款流量采买工具,让人意外的是,它曾经缔造了多个千万富翁。但如今,通过这款工具暴富的时间窗口早已关闭。

跟算法博弈,成为每个抖音玩家的必修课。

一边是对抖音算法的不断归纳与总结;另一边是平台对算法的不断升级与调整。

摸准算法规律,找到批量获得流量的套路,无疑是抖音玩家梦寐以求的目标,只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对于那些流量玩家而言,抖音的商业生态正在频繁变化。

从今年3月开始,在抖音上卖五金产品的商家卢忠就发现,流量越来越不好买了,不仅转化率变低了,就连投到DOU+账户里的钱,也根本烧不完,都退回来了。

DOU+是抖音2018年开发的一款流量基础性购买工具,最初主要作用是给短视频加热,可以给账号涨粉,也可以增加视频内容转评赞的互动性。

“去年在DOU+想烧多少就烧多少,做好视频盯数据就行。但今年年,投放DOU+的视频经常审核不通过,有时候,一个视频投2万块钱DOU+,24小之后,还有1万5没烧完。”

在跟行圈内买DOU+的同行交流过之后,卢忠得出一个结论,抖音付费流量出现不足。毕竟,4亿日活的庞大基数之后,想增长不容易,而此时涌入大量流量买家,很可能会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至少付费流量不足,并不是卢忠买不到流量的主要原因,更直接的原因来自于抖音提高了DOU+的审核标准。

在多方打听与分析对比之后,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发现,目前频繁出现无法购买DOU+,以及DOU+投放之后金额被退回的现象多集中于“过度营销”的账号,而单纯加热内容的小额投放几乎不受影响。

要知道,抖音上的营销号在2019年,通过粗暴的DOU+投放,实现高转化带货,成全了抖音上那些逐流量而居的淘客团,甚至掀起了一场隐形造富潮。在半年左右的黄金期内,他们野蛮生长,通过操纵数以千计的抖音营销号,狠狠发了一笔。

不过,跟去年相比,今年DOU+的投放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

经过2019年的字节跳动发起的“啄木鸟”计划之后,营销号在抖音上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今年,抖音再次从DOU+上下手,几乎断绝了通过DOU+获取暴利的可能,就像抖音堵住了自己的bug一个样。

“毕竟抖音上真正赚钱的是信息流广告,如果做视频广告的话,那就通过星图下单,如果想直接带货的话,那就去做抖音电商。DOU+对于抖音来说,收益太小了,对平台安全性也有威胁。”一位抖音淘客表示。

不知道下一次,快速赚钱的机会会落在抖音哪个流量产品上……

DOU+审核标准趋严,背后是头条堵住流量分发bug

在抖音上,像卢忠这样投DOU+投不出去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遇到的情况大都类似,要么是投放之后在规定的时间内钱没有花完,又退回到账户,要么是投放DOU+的视频直接没有审核通过。

一般而言,不是所有的视频都能投放DOU+。根据巨量引擎的培训资料显示,以下几种情况的视频无法投放DOU+。

1、视频质量差的,无内容,视频模糊,产品bug,视频拉伸的;

2、被定为搬运视频,标签为搬运号

3、录屏视频,或者视频中出现其他平台水印的视频

4、内容不健康,有低俗色情的视频;

5、视频内容中有隐形风险,比如出现广告,欺诈类内容,烟酒,虐童;

6、出现有明显的营销广告,品牌字幕,品牌水印等,以及销售电话等;

但由于带有明显营销内容的视频能带来更高的转化,不少玩儿DOU+的玩家都是顶风作案。

一位玩家在分享中透露,他玩抖音3年多时间,拥有500多部设备,一共开设了几千个账号,一天内发布上千个混剪视频,用这种方式出货。

“最开始的时候,抖音账号的玩家少,用户也没有被洗过,带货效果很好,这种多账号粗暴运营方式让我尝到了甜头,现金流充裕。当时我们带黑五类产品中的减肥药,一天单品能卖500多万GMV。”

整个2019年,大量玩家携资金入局DOU+带货。通过投放巨额资金的DOU+,在短时间内为账号积累大量粉丝,实现短视频带货初期的高转化率,ROI(DOU+投入费用与产品销量比例)最大的可以达到1:7,甚至1比十几。

对于一直想要发展电商的抖音来说,DOU+能带动GMV,似乎是一件应该支持的好事,但如今却提高了DOU+审核标准,这背后有哪些权衡呢?

首先,抖音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广告,包括开屏广告、信息流广告、品牌挑战赛、创意互动广告等,这部分营收占抖音总营收80%左右,其余的20%收入则包括平台抽成,比如直播打赏,电商导流等,以及其他,比如游戏,知识付费,企业蓝V,DOU+流量推广。

也就是说,DOU+收入在整体抖音营收中占比很小。DOU+本身的投放门槛也比较低,100元起投,可获得5000个播放量,单次投放最高不超过50万,既可以投放自己发布的视频,也支持投放他人发布的视频。

如果账号都通过投放都加这种低成本方式获得暴利,那谁还愿意通过星图投放高价的信息流广告呢?

要知道,在抖音上信息流曝光的成本根据行业而不同,APP下载成本低,其他行业成本高,而且,信息流需要专业的优化师去投放,一般起投在1万元,不设上限。

DOU+带货影响抖音和KA广告机构的合作,也会影响抖音的营收。回归本质上来说,DOU+这款工具的定位就不是用来营销的,头条系内有明确定位为广告工具的产品,比如巨量鲁班,比如信息流广告。

“不同的的工具,对产品宣传的容忍尺度不同,比如在鲁班和信息流广告中,会有明显的广告字样提醒消费者,这是广告,但在DOU+里没有,投放DOU+的视频跟普通视频一样。如果DOU+被用作为营销工具,商家会为了追求高转化率而进行虚假宣传,甚至还会带一些黑五类(减肥、养生、保健药品、丰胸、增高等)产品。”

而DOU+在头条系内的定位,就是一款单纯的视频加热工具。

在DOU+购买群体中,除了淘客团,还有一批专心做好内容的人。他们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内容流量吸引广告主走星图投放。这批人投放DOU+的金额一般比较少,两三百或者三五百,主要是用户内容测试。

抖音上的内容算法逻辑是这样的:账号每发布一个新视频,抖音平台会给这个作品一个冷启动的流量,根据业内人士测算,一般是300的播放量,如果这个作品在第一个流量池内,点赞,评论,以及完播率几个指标都达到了平台要求,那么就会被推进更大的流量池,呈螺旋上升。

DOU+的工作原理也是这样的。投放了DOU+的视频,可以迅速获得一定的冷启动流量。

在抖音上90%以上的双胞胎百发百中视频账号都是一家MCN孵化的,那就是沉浸文化。为了给新号获得更大的基础流量,沉浸文化到现在,所有刚注册完的账号所发的第一条视频,都会投DOU+。

“如果没有DOU+的助推,就没有机会进入更大的流量池,也就没有上热门的机会,最后可能一个新关注都没有。如果我买了100块钱或者200块钱,播放量还是没有超出预期,那我绝对不会买第二个100块钱,因为我认为5000个新用户是足够用来测试内容,非常省钱。”沉浸文化创始人王玉珏认为。

DOU+后台有不同的产品搭配组合选项。比如,在投放人群方面,系统提供三个选择,一个是系统智能投放,就是根据视频内容投放给相应用户;但经过有人测试后发现,选择智能投放,抖音似乎是会直接把视频推荐给看啥都点赞的那波人;

二是自定义定向投放,可以定义用户的性别,年龄段,地域和兴趣等标签,比如,制定18-23岁,发达地区女性用户;第三是,达人相似粉丝投放。是指可以选择投放给某达人的粉丝或者这个达人相似的粉丝群体。比如,你是看漫画的,那就可以选择抖音上的漫画达人。

在这些专注做内容的人看来,抖音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能把不同用户打上标签,不同的用户形成不同的流量池,在高价卖流量的同时,又不得罪用户,还能让用户看到自己喜欢的优质内容,继而吸引来更多流量。

事实上,除了视频内容首发阶段的测试加热之外,如果是短视频广告内容的话,很可能会得到MCN机构,广告主,以及主播红人三方购买DOU+进行三重加热的情况。

“如果是短视频广告的话,一定会投放DOU+,预算根据企业主投放的数额而定,一般是预算的10%。”

“薇娅或者李佳琦的直播短视频剪辑,为什么过了一两个月以后还能刷到,就是因为商家在背后持续的买流量。如果他的视频能一直带来成单交易的话,商家就会一直买DOU+,曝光给不同的陌生人。”

抖音与流量玩家的博弈,以淘客大佬的退出而告终

毫无疑问地说,导致DOU+投放规则变严的人群,就是抖音淘客群。他们追逐流量而动,从淘宝到微博到微信到抖音,哪里有大流量导致的暴利,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我们来算一笔小账,如果花了100元买DOU+,打算卖一件29块钱的商品。假如商家卖某产品的利润为30%,那么,卖出一件就赚8块钱,卖出12件就赚96块钱,基本就把DOU+的广告费赚回来了。100元的DOU+,曝光5000次,这5000个人中,只要有12个人,买了的产品,那么整个投放就是值得的。

在DOU+投放大军中,由于投放金额巨大,甚至还诞生了厦门帮,福建帮,杭州帮等流派。

这群人,以现金驱动,ROI机制优化,逐浪爆品,DOU+投放上更加工业化特色,闻名于流量圈。类似于抖商和微商的培训,2019年年底,DOU+的培训营,一期的学费就要几万块。

2019年初,DOU+的投放没有现在这么规范,玩家少,流量也富裕,一天投放十几万,几十万都很正常,当然审核也没有现在这么严格。

厦门的张长长,曾经是一家MCN机构的创始人,现在是一家效果运营公司的合伙人。他是2019年七八月间才变身淘客团成员的。在此之前,他是做抖音剧情账号的,比较接近抖音的内容生态,基本的模式就是通过视频内容吸引流量,然后带转化。

当时抖音上大部分人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带货转化的,直到2019年9月30日。张长长记得很清楚,就是国庆节前的一天,杭州有个流量团队的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叫斌斌的大学生,用三张图,配上音乐发在抖音上,再通过评论区引导,通过大量投放DOU+,引爆了卖品,一天内获得了90万佣金。

“这个消息当天在圈里传疯了,太爆炸,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人一天赚了90万佣金。国庆期间,大家就都知道这个玩法了,用三张图介绍一个款产品,然后大量投放DOU+,就是这么直接简单粗暴,成本低,部分高阶玩家ROI能达到1比十几,月入千万很easy。”张长长说。

看到赚大钱的机会,张长长的机构迅速跟进,去年整个10月,很多产品就用这种方式在抖音上获得了暴利,有的单品一个月能出200多万单。但抖音的反应也很迅速。

大概疯狂了两周左右,三张图卖产品的方式,投放DOU+的时候,就无法审核通过了。但很多抖音淘客都认为,DOU+投放的审核标准,跟投放DOU+的人群是在斗智斗勇,相互博弈的,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抖音的风控是跟着玩家的步伐推进的,虽然红利期过了之后,入门门槛越来越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之前的思维还是可以借鉴的。”另一位淘客团长表示,在三张图片无法投放DOU+之后,圈内又开始流行,将三张图改为三个简单的小视频,效果几乎没有差别。

到了去年12月份,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入场的玩家也蜂拥而至,特别是美妆领域的短视频,大多都是通过投放DOU+来实现转化的“付费广告”。因此,抖音发起了一系列的啄木鸟等计划清理账号。

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12月25日,字节跳动安全中心在“啄木鸟2019”专项打击行动中,封禁抖音黑产带货账号15992个,拦截黑产刷赞、刷粉类的虚假刷量行为请求超过5.32亿次,拦截黑产刷量注册抖音帐号请求超过8737万次。

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去年是DOU+投放的大年,今年不行了,DOU+带货不适用与大部分玩家了,因为抖音已经发现他们了。

群响创始人刘思毅曾经在“在抖音逐浪而居的年轻人”一文中分析到,DOU+淘客团2019年打爆了很多产品,甚至连抖音官方一开始也没想到,DOU+竟然能被这些流量变现团队联合一批性价比高的商家,收割出这么多GMV。

“抖音给了DOU+淘客团至少1年的黄金收割期,不可能没有想过对他们的限制,禁止,或者是收更多的税。”只不过,任何消费者的投诉都会对平台带来巨大负面影响,出于平台安全性考虑,最后的方式还是限制和禁止居多。

对于平台灰黑产的清理,以及营销号的取缔,几乎是所有流量平台都遇到的问题,微博、微信、小红书、淘宝都曾经遇到过,而他们也采取过跟抖音类似的措施。

在厦门帮和杭州帮的人看来,目前,DOU+已经不适合大部分玩家了。

一直到今年2月份,DOU+的审核机制变得越来越完善,包括封号,过审,限流,降权等。“我们最高的时候ROI达到1比5,卖的是黑五类产品,减肥的,后来被封号了。”

有业内人士表示,去年还有很多人在做,但是今年就不行了。“厦门有几十家玩儿DOU+的流量机构,过去我们一家一天就投十几万,全国加起来的话,一天买DOU+的金额有几亿吧。但很多以前玩儿DOU+的大佬,今年都不玩了。”

但原来的玩儿DOU+的人,又开始了新一波追逐。

DOU+升级

抖音流量倾斜政策,抖音小店的推广,已经对这个都加投放圈产生了巨大影响。尤其是,从今年开始,抖音发力电商直播,短视频获得的流量就没有直播间流量大了。

疫情期间,抖音就开始了13场“市长带你看湖北”的直播活动,他们介绍当地的农产品,视频,以及消费品进行销售;从4月开始,抖音跟罗永浩签约,合作直播带货,成为抖音电商直播带货的破冰之举,在当天罗永浩的直播间发现,有大约一半的产品来自于抖音小店,另一半来自于淘宝等机构;此外,抖音精选联盟中力推的运营活动,其产品均来自抖音小店。

抖音为此也倾斜了大量流量到直播间。

这也许就是抖音短视频账号,总感觉自己被官方限流的原因。在4亿DAU的总盘下,如果抖音日活没有大幅增长,平台倾斜更多流量到直播间,就意味着留给短视频的流量更少了。

不仅流量上倾斜,就连DOU+也调整了产品功能,从今年开始增加为“直播内容”加热的方式。在此之前,做直播的商家只能通过投放”视频内容”来加热直播间,而现在可以接通过投放”直播内容”进入到直播间,以付费形式拿到更多的公域流量。

即便是能为直播间加热,DOU+也维持了一贯的低门槛特性,100元起投。有业内人士测算,进入直播间的转化率约为16.42%,进入直播间的成本仅为0.09元。也就意味着,一场直播,想要引入100万粉丝观看,只需要花9万块钱就可以。

而且抖音还以平台的身份给直播间赠送DOU+。在DOU+小助手的抖音账号上可以看到,从7月15日,到7月19日,DOU+发起万元流量包助力直播卖好物,在抖音上直播间的个人中心,或者下单页可以直接领取免费DOU+。

相比巨额坑位费,以及高佣金而言,DOU+的投放成本,对于直播的商家而言,算是非常小的一笔。

除了DOU+之外,目前抖音直播间还有另一款流量工具,叫做Feedslive,已经上线2个月左右,专门用来给直播间买流量。不过,Feed流的门槛比较高,只能粉丝在20万以上的机构才能投。

张长长说:“我们也在转型,现在主要在做直播间的流量运营了。Feed流确实比较难玩,头条内部的人都说这个产品跑的还不稳定。不过,还是能测试出比较好的投入产出比。”

对于抖音淘客而言,产品没有门槛高低一说,所有的流量工具,只不过是花时间测试长短的差异。不知道,他们追逐的下一个流量洼地会在哪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