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信托风险事件频发 集合信托募集资金大降45%

第一财经2020-06-24 03:55:230阅

信托风险事件频发 集合信托募集资金大降45%

作者: 陈洪杰

集合信托市场遇冷,募集规模大幅下挫。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上周(6月15日到6月21日)集合信托募集资金129.07亿元,环比减少45.18%;发行规模327.78亿元,环比减少39.45%。

规模的大幅下滑,一方面有冲高回落的原因,另一方面受近期的信托资金池事件和监管压降融资类业务的影响。有分析人士称,短期内,集合信托产品中融资类信托发行可能会受到影响。

“信托公司是资产管理的一类主体,坚持的原则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专业管理能力和声誉极为重要。但在过去十年中,行业并不太重视这块,只追求规模和利润。近期,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的风险事件对整个行业的影响非常大,不少合格投资者处于远观状态。”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多家信托公司出现风险事件

此前,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后,6月初,其多个资金池类产品出现逾期。另外,对于今年还未到期的项目,不少投资人也已被告知“大概率会逾期”。

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称,四川信托运用TOT产品(资金池的一种)逃避监管要求,隐藏风险资产,却不向投资者披露真实信息,属于违规行为。

据了解,四川信托的TOT产品大概有260亿元左右。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表示,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后,到2020年底,到期产品规模为129.9亿元,上述这部分产品有大部分可能会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规模为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规模为19.22亿元。

有业内人士透露,四川信托多个产品的逾期,或与安信信托当前面临的困境有关,风险爆发前双方业务多有来往。今年4月3日,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对安信信托处罚款共计1400万元。处罚原因在于,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部分信托项目违规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2016年至2019年,违规将部分信托项目的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2018年至2019年,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揭示风险;2016年至2019年,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2016年至2019年,部分信托项目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

4月7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公布违规业务的金额:安信信托通过签订远期转让协议、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方式,违规承诺8笔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金额共计33.3亿元,上述协议或支持函均已到期,已造成严重的兑付风险;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未充分揭示风险,隐瞒了信托计划出现逾期等风险信息等。安信信托根据监管要求,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分配红利。

就整个行业来看,随着风险资产规模的增加,信托资产风险率也在持续提升。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个百分点;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一季度末的信托项目数量和风险资产规模同比增幅分别为61.63%和127.20%。

第三方数据显示,今年4月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41起,涉及信托公司21家,涉及金额高达78.6亿元。5月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23起,涉及信托公司13家,涉及金额高达128.2亿元。

从“非标”到“标品”的转型

信托业协会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一季末,信托业规模约21.3万亿元,融资类信托和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近76%。其中通道业务虽有压缩,但依然占比较大,有业内人士预测当前信托业通道业务占比在40%~50%之间。

长期以来,信托融资类产品将受托资金以融资的方式借给资金需求方,一直扮演了“影子银行”的角色,近年来监管持续要求压缩规模。

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管理有严格的要求:限制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比例,限制非标债权集中度,限制期限错配,限制非标债权资产类型,并明确资金信托不得投资商业银行信贷资产,不得投向限制性行业。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称,信托行业赚钱的业务主要是靠地产和城投以及一些通道业务。监管明确要求,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合计实收信托的50%。这意味着,信托公司业务将向“标品”转移,只有“标品”规模做大了,非标业务才有较多的额度。

行业里,大资管监管标准趋于统一,各类金融机构同台竞技。虽然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比,信托公司非标投资比例限制相对宽松,但是,非标占比的高压线仍在倒逼信托公司加快转型,未来加强标准化资产的主动管理和投研能力将是信托公司的业务重点。

“增加以债券为主的标准化资产配置,沿着这一监管导向,投行化(通过非标和标准化工具系统解决客户融资问题)、理财化(发行以‘固收+’为主的私募净值型产品)、私行化(拓展代销渠道)将是探索方向,在这一过程中信托产品的刚兑属性将逐步瓦解。”兴业研究首席金融行业分析师孔祥表示。

另外,服务信托业务也是未来信托公司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服务信托业务是指信托公司运用其在账户管理、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等方面的制度优势和服务能力,为委托人提供除资产管理服务以外的资产流转,资金结算,财产监督、保障、传承、分配等受托服务的信托业务。“服务信托的内涵非常丰富,不过,此业务的发展需要长期沉淀。”有业内人士称。

一位北京地区信托人士表示,信托过去是最少受到监管的一类金融行业,被称为“金融超市”。资管新规拉平了不同资产管理机构的市场地位,专业化特色定位的“专卖店”是出路。

责任编辑:杨亚龙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