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150亿不翼而飞、市值蒸发880亿 德国支付巨头被谁坑了

新浪科技综合2020-06-23 14:23:310阅

原标题:“德国的耻辱”!150亿现金不翼而飞,市值蒸发880亿,德国支付巨头被谁坑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19亿欧元(约150亿人民币)不翼而飞后,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迎来了至暗时刻。

当地时间上周四,Wirecard发表声明称,外部审计机构安永“无法核实”该公司本应存放在亚洲银行中的19亿欧元现金。

本周一,Wirecard进一步表示,从其账户中“失踪”的19亿欧元现金很有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并撤销了2019财年和2020财年一季度财务业绩。

这个说法让Wirecard周一股价再度大跌44%。由此,Wirecard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分别大跌61.8%、35%、44%,累计下跌85.7%,市值蒸发111亿欧元(约880亿人民币)。

19亿欧元不翼而飞

Wirecard成立于1999年,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曾被认为是欧洲最有前途的科技公司之一。它为消费者和企业处理支付,并提供数据分析服务。该公司在全球26个国家拥有近6000名员工,2018年营收超过20亿欧元(约合22亿美元),市值曾达到240亿欧元。

download 图2/4
Wirecard官网截图

毫无疑问,Wirecard被视为金融科技在德国本土取得的成功,并于2018年被纳入德国蓝筹股DAX指数。

不过,当地时间上周四,Wirecard的一份公告将这家公司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在这份公告中,Wirecard表示,从审计事务所安永获悉,公司信托账户中19亿欧元缺乏足够的“审计证据”,从而无法计入合并财务报表。公司表示存疑的资金占整个合并资产负债表总额近四分之一。

公司同时表示,有迹象表明受托人一方向审计师提供了虚假的余额确认单,以欺骗审计师并创造了对此类现金余额的错误认知。目前公司管理层正在与安永努力澄清这一现状。

近年来,安永定期批准Wirecard的账目,但却拒绝签署2019年的账目,这证实了毕马威(KPMG)4月份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当时,毕马威对Wirecard利润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本周一,Wirecard发布声明称:“公司管理委员会正在评估一种可能性,即安永审计师标记的下落不明的19亿欧元现金余额根本不存在。”

同时,Wirecard撤回了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初步业绩。“不能排除对前几个年度财务账目的潜在影响,”该集团表示。

Wirecard表示,与一个银行财团就向其提供20亿欧元贷款的“建设性讨论”仍在继续。在该公司错过6月19日公布经审计的年度业绩的截止日期后,这些贷款可以终止。

该公司表示,正在考虑削减成本、处置业务部门和产品,以及采取重组措施,“以确保业务运营能够继续”。

CEO离职,信用评级成“垃圾”

受此影响,已掌舵18年之久的Wirecard CEO马库斯·布劳恩(Markus Braun)已于上周五离职,由德国证券交易所前合规官詹姆斯·弗里斯(James Freis)接替。

download 图3/4
Wirecard CEO新任CEO詹姆斯·弗里斯

布劳恩在离职时暗示,Wirecard本身可能是欺诈的受害者。他在辞职前发布的视频声明中称:“不能排除Wirecard已成为大规模欺诈案的受害方。”

布劳恩还表示,之所以选择离职,是不想给Wirecard带来负担。他说:“对于我管理了18年的公司,资本市场的信心已经严重动摇。在我的决定中,我尊重这样一个事实,即所有商业交易的责任都在CEO身上。”

与此同时,评级机构穆迪(Moody‘s)还将Wirecard的信用评级大幅下调至“垃圾”级。而对于深陷现金审计丑闻的Wirecard,此举无疑是雪上加霜。

穆迪还表示,将来可能进一步下调该公司评级。穆迪指出,一再推迟发布年度业绩报告,可能会引发违约事件,导致Wirecard迫切需要进行再融资。

菲律宾拒绝背锅

值得注意的是,围绕Wirecard账上这19亿欧元不翼而飞,其焦点主要集中在两家菲律宾银行身上。Wirecard上周表示,有两家亚洲银行未能找到存放这些现金的账户,但未透露这两家银行的身份。

据路透社报道,菲律宾央行行长迪奥克诺(Benjamin Diokno)21日发表声明说,初步调查显示,Wirecard失踪的资金并未流入菲律宾市场,受事件牵连的菲律宾金融银行(BDO Unibank)和菲律宾群岛银行(BPI)并没有蒙受任何损失。

迪奥克诺表示,菲律宾最大的两家银行在这起国际金融丑闻中被人利用,以试图掩盖不法之徒的罪行。菲律宾央行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

迪奥克诺还表示,BDO和BPI已表明Wirecard不是他们的客户,他们与Wirecard也没有任何生意往来。

另外,早前有文件显示Wirecard曾把钱存入BDO和BPI的账户,但两家银行都称这些文件是假的。

空头两日狂赚185亿

德国金管局曾出手禁止做空

其实,2015年以来,Wirecard的商业操作就受到了质疑。2019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曾披露,Wirecard涉嫌在新加坡办公室利用伪造和修改过日期的合约来夸大收入数字。报道称,Wirecard利用“round-triPPing”手法,通过多个跨国单位件制造可疑交易,使这些交易在当地审计单位看来是合法的。

面对上述指控,Wirecard相关负责人多次出面否认,认为这些指控是媒体与沽空者勾结。Wirecard否认之余还得到了德国官方的背书。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2019年2月曾在其官网表示,在当年4月18日前,全球投资者将被立即禁止对Wirecard建立新的空头头寸或增加现有空头头寸,这是德国首次禁止卖空单一股票。

德国金管局称,之所以采取卖空禁令,是因为Wirecard具有“经济重要性”,其股价暴跌对市场信心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如果不限制卖空股票,Wirecard股价存在“进一步螺旋式下跌”的风险。

download 图4/4
视频截图

虽然德国金管局一度禁止做空Wirecard, 但是并未能降低投资者做空该公司股票的热情。

澳大利亚对冲基金Bronte Capital的创始人约翰-汉普顿(John Hempton)表示,他们已经做空该股已长达10年。在这段时间里,他眼看着Wirecard的股价从不到7欧元升至2018年高峰时的200欧元。

但截至上周五收盘,该股已跌至25.82欧元。

根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做空机构从该股过去两个交易日的暴跌中账面获利已达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亿元)。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局长:

Wirecard丑闻是“一场彻底的灾难”和“耻辱”

由于曾为Wirecard背书,这起丑闻让德国金融监管当局相当难堪。

“这家一度被视为德国金融业未来的企业已经成为了国家尴尬的象征。”彭博社如此形容Wirecard眼下的处境,以及它与德国政府的密切关系。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局长菲利克斯·休菲尔德(Felix Hufeld)表示,对德国来说,Wirecard丑闻是“一场彻底的灾难”和“耻辱”——德国市场“应该以质量和可靠性为主导”。但他为监管机构去年实施的为期两个月的卖空禁令进行了辩护。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索英(Christian Sewing)在法兰克福金融峰会上表示:“就德国的整体股票文化和整体公司治理而言,这显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将影响到我们所有人。”

但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拒绝了因Wirecard案而要求加强监管的呼声。“监管机构工作非常努力,做了他们的工作,我们今天看到了这一点,”朔尔茨在峰会上接受视频采访时表示。

慕尼黑警方表示,已对Wirecard展开刑事调查。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拒绝置评。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