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综合正文

郎酒IPO前净利润暴增17亿之谜:负债高企 价格倒挂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20-06-22 08:13:223阅

一款惯于营销的广告酒,在一年之内砍掉大半“营销费用”,从而使净利润暴增17亿,又是否可持续呢?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劭阳

随着五粮液、泸州老窖、水井坊、舍得酒业陆续登上资本舞台,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也不甘落后,正式向IPO发起了冲刺。

近期,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郎酒”)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于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募集资金规模为74.54亿元。

按照目前白酒行业平均30倍的市盈率,按其2019年24.44亿元的净利润计算,郎酒上市后总市值或将超过700亿元,而郎酒股份的实控人汪俊林身家则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郎酒的上市之路已经历十三年,可谓波折。2007年,郎酒就计划IPO。直到2019年8月16日,郎酒才接受广发证券上市辅导。这次郎酒是否准备好了呢?

高毛利与高负债共存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保持稳步增长态势。营业收入增幅为46.18%、11.62%,增幅明显下降。

另外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毛利率分别67.71%、75.38%和80.94%,排名甚至连续超越山西汾酒、古井贡酒等酒企。

而2019年,郎酒的毛利率仅次于91.37%的贵州茅台,与行业第二泸州老窖(80.95%)基本持平。

其招股书上说明:“正是由于高端和次高端产品的销售收入和销量迅速提升,带动了郎酒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的提升。”

郎酒招股书中列示了5家同行可比公司,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

然而高毛利的同时,郎酒资产负债率却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

同行数据对比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67.06%、67.02%、66.06%,远高于白酒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的30%。

招股书显示,2019年郎酒股份为利息支出2.25亿元之多,对比2017年1.52亿元、2018年1.83亿元一路走高。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62.52亿元、71.71亿元、84.24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9.94%、70.42%、61.36%。

此外,2017年至2019年,郎酒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及管理费用率也均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04、1.07、1.17,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7、2.73、2.7;速动比率分别为0.31、0.32、0.45,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13、2.16、2.11。

众所周知,白酒属于轻资产运作的行业,郎酒的净利润一直在增加,但资产负债率却刷新了行业纪录,那么,这背后有哪些秘密呢?

砍掉营销的利润是否可持续?

据郎酒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但与之对应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和24.44亿元,其中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幅高达236.54%。

与2018年相比,2019年郎酒股份营收增长8.69亿元,增幅仅为11.62%,但是净利润飙升17亿元,增速高达237%。对此,郎酒回应称净利增速如此之高,主要是因为其减少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所导致。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郎酒股份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6.64亿元、18.58亿元以及16.06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18.21亿元、29.32亿元以及19.37亿元,可以看出郎酒股份2019年的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合计较2018年减少了12.47亿元。

业内的一个常识是,白酒企业在上市之前,往往会对自身的品牌进行营销造势,相应的,其销售成本中的营销成本往往也会随之增加。

但让人诧异的是,在2019年,郎酒的宣传最火热的一年,其销售成本却不增反降。

其实郎酒并非不爱营销,甚至还曾以“撒钱式”营销而著称。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9年,郎酒就分别斥资7099万元、4099万元取得了2009年春晚和“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的独家冠名权。之后,郎酒又多次在央视投放广告,并几度冠名春节联欢晚会。

此后,郎酒还曾在2010年豪掷3亿元,成为当年央视白酒行业广告“标王”;2012年,其又在央视广告投放金额超7亿元,比2011年增长近一倍。

在代言上,郎酒更是先后邀请了郎平、孟非以及知名“老戏骨”陈宝国作为红花郎、郎平特曲、顺品郎的代言人。郎酒甚至还出了一款以名人IP命名的“孟非窖藏酒”,意图号召意见领袖们来卖酒,把喝酒大户变成卖酒大户。

在2019年,汪俊林还提出,要重点打造郎酒庄园——把整个二郎镇,都变成庄园。他扬言,每年三月,都要在郎酒庄园举办一个「郎酒庄园节——三品嘉年华」,每年拿出5000万元人民币,奖励对郎酒三品提升有突出贡献的各界人士。

郎酒出手阔绰,已是常态。早在2017年,汪俊林就立下Flag:未来五年郎酒将每年投入20亿元,合计100亿元做广告。

如今5年过去了,郎酒的知名度确实有所提升了,但这笔原本在计划里的广告费用,为何就从招股书中消失了呢?

一款惯于营销的广告酒,在一年之内砍掉大半“营销费用”,从而使净利润暴增17亿,又是否可持续呢?

对标茅台力不从心

在汪俊林执掌郎酒后,就曾多次“喊话”茅台,称要与茅台齐头并进,一起把酱香市场做大。

2017年6月,郎酒还将旗下品牌青花郎的广告语换成了“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其中一个是青花郎。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这在当时,被不少人质疑“蹭热点”。

除了品牌上紧跟茅台,郎酒还试图在价格上对标茅台。

据悉,郎酒曾在2019年公开表示,青花郎未来的目标定价为1500元,将在3年内分6次提价来实现,对标的正是1499元的飞天茅台,可见汪俊林的野心不小。可惜郎酒空有茅台的价,却没有茅台的命。

2019年6月,郎酒集团宣布青花郎调高出厂价为859元,不到半年,2019年12月,郎酒集团再次宣布调高出厂价为909元,建议市场零售价为1198元一瓶。

很难不说这是郎酒的“一厢情愿”。新价格一出,市场立刻做出反应:本身就已经库存巨大的经销商,为了尽快清库存,以更低的价格进行销售,青花郎的零售价出现了价格倒挂,很多地区也出现窜货,青花郎酒的价格体系遭遇挑战。

据相关媒体报道,郎酒为了冲刺业绩,除了涨价,还在不断向经销商压货。多名渠道商和经销商都对此多有抱怨,有部分郎酒经销商已经萌生退意。

目前,在电商平台,定价为1059元/瓶的郎酒,市场实际售价明显低于1000元,部分白酒专卖店的零售价甚至更低。这正说明青花郎的渠道力、品牌力都不足以支撑这样的价格,渠道端和消费端并不买账。

当下的高端白酒市场仍被茅台、五粮液、洋河和国窖1573等品牌瓜分,青花郎想在高端市场上立足尚需时日。

不同程度的程序瑕疵

《每日财报》在翻阅郎酒招股书时发现,还发现其存在不同程度的程序瑕疵。

2006年6月,古蔺县人民政府决定调整职工安置方案,将郎酒集团全部产权转让给宝光集团后,修改后的产权变动方案经古蔺县财政局、泸州市国资委、四川省国资委逐级转报国务院国资委,但没有再上报泸州市人民政府审批,存在程序上的瑕疵。

郎酒集团产权转让过程中,对郎酒集团进行了资产评估,但当时没有及时向有权机关办理资产评估结果核准手续,存在程序上的瑕疵。

古蔺国资将持有的久盛投资另外40%的股权转让给宝光集团的事项,没有履行国有产权转让涉及的资产评估、进场交易等手续,亦没有报泸州市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审批,存在程序上的瑕疵。

公司在全国主要地区派驻了客户服务团队,因此公司在当地租赁了房屋作为

临时性办公、住宿用房共计142处,面积共计20,910.42平方米。公司租赁上述房屋存在部分未履行租赁备案,未取得出租人提供的房产证书等瑕疵。

虽然招股书中解释,各项瑕疵有的已得以消除,其余存在的不会对郎酒造成不良影响,但足以看出,郎酒在管理方面可能存在一定问题,后续需要进一步改善。

如今,郎酒已递交招股书申报稿,后续证监会将会给出怎样的反馈意见,郎酒集团又能否圆梦IPO,《每日财报》将会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综合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