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专家解读:美股 美元升值的“紧箍咒”!
新浪财经2019-11-06 10:05:022阅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姜伟男

新浪财经讯,美国股市自去年年底大起大落举世瞩目,其中道琼斯指数低点为21000点,高点为纪录水平的27000点,涨跌之间幅度达到28%震荡牛市与熊市之界,超乎寻常的股市耐人寻味。

尤其10月下旬,美国企业财报备受关注,美国多数企业财报优于预期的表现,伴之美联储再度降息25个基点目标利率至1.75%,美股再度上扬创新高。这预示美国经济比较稳定,甚至短线为美元贬值具有一定支撑,并与美国对美元的贬值诉求大相径庭。

毕竟进入10月以来,市场对美国经济数据表现炒作避重就轻,集中对其负面渲染并多次调侃美联储降息几经煽动,这给予美联储货币政策取向不小的压力。然而,纵观美股全年走势,年初快速上行之后涨跌互现,并且美股企业第三季度盈利实际状况延续了前两个季度的下滑趋势,市场仅凭部分企业业绩好于预期推动美股上行,其中动力能否延续不得不画一个问号。就短期而言,美股是否会演绎2018年底的大幅下跌行情始终是一个风险点。

2018年美股进入阶段性宽幅整理

2018年一头一尾,美股调整突出的背景是什么?——2018年初美股下跌引起市场热议,且年末跌幅更甚。话题引出美国经济衰退、美股上涨终结等多种论调。同时美联储年内3次加息站在发达国家利率制高点关联紧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的太高促使美债收益率上行。

伴随贸易摩擦升温,市场更掀起了一轮债券热,以至于投机资金转场发酵与短期效应比较明显,特别是年初的回调导致市场信心不稳是关键。2019年初的上涨似乎消除了“衰退”论,美国第一季度经济指标3.1%的强势表现支持美股收复跌势并创出新高,阶段性走势急躁与纠结凸显。由此,观察美股整体走势,自2018年进入高位震荡期,美联储缩表与加息收紧市场流动性是美股10年牛市趋势性变化的根本原因,毕竟追本溯源美股自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的上涨是美联储货币宽松政策与美国经济复苏的结果。

download 图2/4
图1:2018年与2019年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走势对比

2019年5月以来,市场再度偏激渲染美国经济面临衰退期,并且拿出包括经国债收益率倒挂、全球贸易局势前景、多种经济指标下滑等诸多因素炒作。

然而,美股自年初收复跌势后,其持续震荡并多次触及新高,这与2018年末市场炒作来源相同但结果相反。股市可以反映出一国经济的表现,特别是发达国家比较突出,美股的表现正说明美国经济稳定的现实。美股上涨来源于企业业绩利好背景与要素的支撑和保障,期间不乏投机因素推波助澜,这与最近一次逼近新高的逻辑相符。

但事实上,美股企业进入2019年连续三个季度的有些利润有所减少,企业信心波动较大,但实际收益率已然超出市场预期,少数企业的煽情与多数企业业绩反差较大,市场在依据实际公布值优于悲观预期而推高美股。美联储年内3次降息的保护性降息对信心提振至关重要,而从美国的多种经济指标表现来看,此前降息的效果并不理想,难以避免经济下降态势。至此,笔者认为,当前优于预期但下滑的企业利润或不能持续支撑美国股市持续上涨。

唱衰经济与股市配合意在美元和经济结构

近10年美国经济指标增长率一直处于相对理性的区间波动,并非市场舆论衰退那般过度。尤其是美国依靠强大的金融体系与长久战略性的布局是具有深厚的底蕴与历史经验的。

从布林顿森林体系到石油美元的巩固与发展是确认美元如今强大货币地位的基础,美元的货币回流机制更影响着全球国家被动维持美元的稳定。加之当前美国是最大的黄金储备国与石油生产国和储备国,美国经济又一枝独秀,这早就其对金油两大商品主动调整结构与消化繁荣泡沫的抓手,更是防范金融风险的利害手段。

由此,美国经济真的要衰退了吗?美国经济能叫“衰退”吗?新经济周期的表现是我们没有参考依据且不能妄加评论。不可否认,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存在放缓迹象是事实,与此同时,美国庞大的GDP体量在今年全球经济普遍承压的情况下,经济增长2%的水平凌驾于发达国家也是事实,资产价格整体稳定与这一点相呼应。

download 图3/4
图2:美国近10年GDP增速同比

美国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后,其经济发展开始偏重实体企业与高新技术,这是一次在金融危机中的经济结构大调整。2008年后,美国通胀指标加入两项高科技产业成分是较好的证明,并且高新产业的发展使得美国经济连续扩张长达124个月甚至更久的效果是前所未有。

前文提及美国经济稳定表现是今年美元与美股上行的重要支持,然而市场根据部分悲观数据接连唱衰美国经济,并调侃美联储降息的目的为何?结合美股走势看,美联储自2015年开始加息并在2018年末达到发达国家利率制高点,这是对全球货币政策的制衡,同时对美股阶段性调整的刺激凸显。美股快速的下跌与特朗普的目标不一致使得他多次指责美联储,并表示不希望看到强美元,他通过多种方式与舆论侧面助力美股上行,促进美元贬值以增加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但欧元元经济的疲弱给予美元贬值相当大的难度。

2018年美股大跌侧面阻止了美联储加息的脚步,现阶段在美股涨跌速率加快,美联储相应选择实行保护性降息,市场前期舆论铺垫让美联储货币政策“顺市自然”,意图乃压缩美元上行空间换取时间更加透彻。其中重要印证是随着2019年英国脱欧事态的不断演绎时好时差,10月英镑快速反弹成功带动美元贬值。

另一方面,美股进入阶段性调整阶段也正是美国经济繁荣泡沫主动消除的过程。观察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过去10年走势,美股在第四季度呈现技术调整曾有5次,且在2018年出现明显的回落,这更说明美国经济正进入结构性调整周期或对2008年的经济结构巩固加深,其中贸易摩擦的演变是美国实体企业扩展市场的契机,美元贬值诉求不可逆转。

美元自1985年、2002年两次高点进入贬值周期的17年间隔如今已逼近尾声,多种指标时间点重合并非偶然。美国工业发展是需要美国实体企业健康成长,长期虚拟经济增长的泡沫资产转向实体经济需要时间,美股的调整周期并未结束,美股后市宽幅波动或演绎短期深幅调整打击市场信心。若美联储降息效果仍然不及预期,美股或将加深回调幅度,以此加重市场对美国经济担忧情绪并促成美联储再度降息炒作,这同时符合美元贬值保护促进经济的基本国策。

责任编辑:郭建

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共0条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