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观察正文

光大证券再陷人事动荡

市场资讯2021-11-21 21:52:1768阅

炒股就看锤子财富,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老枪财经

光大证券杜雄飞被宣布调查后,虽消息面非常平静,但杜雄飞身兼债券融资部和投资银行部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在光大证券直属部门中,属于位高权重、睥睨不羁的人物。所以,此次事件对光大证券将来带来怎样的影响,牵扯出怎样的事情,目前尚在观察之中。

让投资者颇为意难平的是,光大证券作为国内资本市场资历最为深厚的老牌券商之一,近几年来受困于人事之累,既没有保持老牌券商的厚重与稳健,也没能发挥好大股东光大集团内部深厚资源的协同效应,反而屡屡因人事问题,引起市场侧目。

光大证券最新季报显示:公司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3.07亿元,同比-1.13%;归母净利润9.95亿元,同比-14.1%。第三季度业绩不佳主要是由于自营投资亏损3亿元以及投行、资管收入同比下滑。

截止最近,光大证券A股流通市值仅为580亿元左右,排在上市券商的第十七位,位于中泰、方正和兴业证券的后面。而昔日比肩的同行中信证券,A股流通市值高达2500亿元,光大证券仅是它的一个零头。

观察光大证券自“乌龙指”以来的人事震荡,反映的是一家老牌券商的焦虑与激进,市场竞争是激烈的,小券商紧逼脚步也越来越近,但合规、健康发展应永远应在第一位,在管理制度、内控机制跟不上的情况下,强行突围,最终危及自身、伤及市场。

“乌龙指事件”,拉下了原总裁徐浩明

2013年8月16日11时05分,光大证券在进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申赎套利交易时,因程序错误,其所使用的策略交易系统以234亿元的巨量资金,却阴差阳错地申购了180ETF成份股,实际成交72.7亿元。

经测算,180ETF成分股与沪深300指数的相关系数达99.82%。这72亿元买入180成分股且全部成交,立即在市场掀起滔天大波,上证指数立即旱地拔葱,放量大涨,最高涨幅达5%以上。很多投资者不明就里,纷纷跟风卷入。

据证监会的调查材料显示,上午收盘后,当时的四位直接责任人一块开了个会。他们分别是时任总裁徐浩明、时任助理总裁杨赤忠、时任财务总监沈诗光

和时任投资策略部总经理杨剑波。

徐浩明

按照当时的情况,光大证券买入180成分股72亿元,下周一交割,但公司账上总共资金40亿元左右,预计下午证金公司融资15亿元到账后,还差20亿元左右。如果周一拿不出足额资金交割股票的话,这事无法善了。

所以,四人开会商量的结果,是达成通过做空股指期货、卖出ETF对冲风险的意见。下午开盘后,光大证券将所持股票转换为180ETF和50ETF并卖出,即通过卖空股指期货、卖出ETF对冲风险,共卖出股指期货合约价值43.8亿元,获利7414万元,卖出ETF价值12.8亿元,合计规避损失1307万元。

2013年11月,证监会以内幕交易违法行为对上述四人进行了处罚。徐浩明、沈诗光、杨赤忠、杨剑波分别为内幕消息直接负责人,均被处以60万元的罚款,终生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禁入,终生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

此前的8月22日,徐浩明辞去光大证券董事、总裁职务。至此,光大证券长达8年的“徐浩明时代”,宣告终结。

海外并购爆雷,原董事长薛峰下台

光大证券于2019年3月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的子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的一个海外项目,出现不能履约的风险,再次引起市场震动。

事情源自于更早些的2016年。

2016 年,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等设立了浸鑫基金,收购境外一家体育产业公司—— MP & Silva Holding S.A.(“MPS”) 65%的股权。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 6000 万元。

当时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又十分的骨感。本来光大资本与暴风集团合作,先由基金出面收购,然后在适当的时候装入暴风集团这家上市公司,完成胜利退出。

但后来,MPS 公司经营陷入困境,被宣布破产清算,暴风集团收购也就成了泡影,眼睁睁看着数十亿元的投资 打了水漂。

随后,浸鑫基金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出示了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大意是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这一下,资本市场炸了锅,吃瓜群众不绝于路。交易所紧急发函,要求光大证券全面自查造成本次投资损失的内控管理缺陷,梳理公司日常经营风险,完善内部控制程序,健全风险防控机制。一句话概况:

你公司管理太差了,下次不能这样了,弄得大家都没有面子。

海外投资暴雷不久,光大证券发布了一项人事变动:董事长薛峰卸任党委书记一职,由副董事长(候任)闫峻接任。闫峻当时还担任着光大集团深改专员、深改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伴随着薛峰下台,人事余震不断。其中包括首席风险官王勇离职,光大资本总裁代卫国被免除职务,上述MPS项目负责人、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被检察机关批捕。

闫峻在当年的中期业绩会上说,对于海外投资爆雷事件,有8名主要人员被严肃问责,分别给予了职务、纪律和经济处罚。

海外爆雷事件,对于光大证券业绩的冲击,同样影响至深,可参见公司财报。

不同的掌门人,有着相似的职业轨迹

“乌龙指”事件之前,徐浩明执掌光大证券近8年时间。徐浩明之后,薛峰执掌了5年多时间,之后是闫峻担任董事长至今。

2000年6月,时任光大集团董事长的刘明康,赴中国银行担任行长,时任交通银行董事长王明权,接任光大集团第四任董事长。

在此之前,徐浩明也在交通银行任职,职务为综合处处长。王明权到任光大集团不久,徐浩明即追随而来,进入光大集团,担任集团党办主任和董事会秘书。2年之后,担任光大证券董事,3年后任总裁。

2007年,王明权退休,唐双宁就任光大集团董事长。2009年,薛峰由大连银监局副局长任上,调入光大集团,任办公厅副主任。2年后,被任命为光大证券党委委员、副书记,2012年任党委副书记兼副总裁。

公开资料看,薛峰履历与时任董事长唐双宁基本重叠,与前光大集团副总裁解植春有部分重叠,也是从辽宁起步,历任人民银行大连分行办公室副主任、大连开发区分行副行长、大连银监局办公室主任、大连银监局副局长等。

而现任董事长闫峻,则在工商银行总行具有深厚的资历。资料显示,闫峻曾任工商银行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以及江西分行副行长等。闫峻于2018年9月正式出任光大证券董事。

2017年12月,时任招商局集团总经理的李晓鹏,与唐双宁完成交接,出任新一任光大集团董事长。在招商局集团之前,李晓鹏职业生涯主要在工商银行,最高做到了工商银行副行长,期间曾兼任工银国际控股公司董事长、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以及工银瑞信基金公司董事长。

此次被调查的杜雄飞,其在光大证券的任职,恰恰跨越了徐浩明、薛峰和闫峻三人的任职周期。杜雄飞2013年6月,由中信证券离职到光大证券任债券部总经理时,徐浩明尚在光大证券,2个月后才爆发的“乌龙指”事件。其后,8年时间里,无论是薛峰还是闫峻,都仍然对杜雄飞委以重任。

与徐浩明、薛峰从光大离职不同的是,徐、薛二人都是因为业务爆雷,然后高管承担责任,或遭受监管部门处罚、或引咎去职,其他相关人员,责任不同,处罚也轻重不一,也就是由事及人。

但此次杜雄飞是本人先被调查,且性质严重,至于所涉何事,却留下一个悬念待解。

责任编辑:彭佳兵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观察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