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注销20亿销量重磅产品,还要卖掉药厂,“断臂”康恩贝拿什么来逆转困境?

华夏时报2021-08-23 20:57:2040阅

原标题:注销20亿销量重磅产品,还要卖掉药厂,“断臂”康恩贝拿什么来逆转困境?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娜 北京报道

“老牌”药企康恩贝近年的动荡令人唏嘘,先是撑起利润半壁江山的核心产品遭遇“滑铁卢”后彻底退出,康恩贝创始人做出艰难决定易主国资,之后曾经投资逾27亿元收购的贵州拜特制药又面临停产被出售。

近日,康恩贝发布公告称,拟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贵州拜特100%股权。截至目前,贵州拜特公司产品生产经营活动已经停止,去年及今年以来持续亏损,且短期内难以改善。

贵州拜特被收购后,一度成为康恩贝的“利润奶牛”,但在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因政策影响被调整出各省级地方医保支付目录后,却导致了康恩贝2019年出现首亏,并由此跌入业绩谷底。

康恩贝表示, 本次拟转让贵州拜特 100%股权,有利于公司及时清理低效资产、进一步调整优化资源配置,聚焦发展公司中药大健康产业核心业务。

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浙江国资入主后,康恩贝要想摆脱业绩下滑困境,成为中医药健康产业的龙头,自我保健品类产品是否能够挑起主业的重任,能够形成代表品牌价值的核心产品,尚待市场考验和观察。

“利润奶牛”一去不复返

贵州拜特虽然有20多个药品批文,但只有一款“恤彤”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最有含金量,称得上是核心产品。2014、2015年,康恩贝先后共投入27.59亿元收购贵州拜特实现100%控股。

花巨资收购来的贵州拜特确实也给康恩贝带来了高回报,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是贵州拜特销售收入的主要来源,占营收的比例在95%以上,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连年增加,巅峰时期年销售额接近20亿元。

尤其是在2017年和 2018年,贵州拜特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45亿元、3.73亿元,在康恩贝净利润占比达到48%、46%。自收购贵州拜特公司以后,康恩贝历年累计收到贵州拜特公司分红款计 21.13 亿元。

但是,2019年下半年起,受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出炉、医保支付政策调整及市场环境变化影响,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售出现持续性大幅下降,到2020年下半年,已几乎无市场销售,这也导致贵州拜特2020年大幅亏损, 较 2019 年净利润同比减少 3.64 亿元,陷入经营困境。

重磅产品的断崖式下跌,也让康恩贝遭遇了自2004年上市以来首个亏损年度。2019年年报显示,康恩贝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42.4%,亏损3.46亿元,主要原因在于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公司相关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等影响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 8.78亿元。

贵州拜特于2019年12月,暂停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生产,并于2021年2月注销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注册证,贵州拜特其他产品也于2020年12月下旬起陆续停产。根据有关要求,贵州拜特于2021年1月向药监部门提出停产申请并进行备案。

2020年康恩贝遇重大转折,同年7月,康恩贝控股股东变更为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省国贸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根据省国贸集团有关战略部署和要求,康恩贝加快了资产和业务结构调整。

康恩贝公告中称,公司曾积极努力帮助贵州拜特公司脱困,但受制于医药行业政策和市场变化等多种因素收效有限。截至目前,贵州拜特公司产品生产经营活动已经停止,去年及今年以来持续亏损,且短期内难以改善。本次拟转让贵州拜特100%股权,有利于公司及时清理低效资产、进一步调整优化资源配置,聚焦发展公司中药大健康产业核心业务。

靠保健类产品走出困境?

2019年首度出现亏损后,康恩贝的自救努力不可否认。

2020年年报显示,康恩贝主要从事药品与大健康产品的研发、制造及批发与经销业务,已形成以现代中药和植物药为基础,以特色化学药包括原料药和制剂以及功能型健康产品为支撑的产品结构。应对政策市场变化,公司调整业务结构,重点发展包括非处方药及健康消费品在内的自我保健类产品业务。

2020年,康恩贝实现营业收入59.09亿元,同比下降12.70%;实现净利润4.53亿元,同比增加7.99亿元,增长231.15%。其中,2020年康恩贝转让参股的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即现境外上市主体公司JHBP(CY)Holdings Limited的部分股权、变更对该股权的会计核算方法以及所持JHBP(CY)Holdings Limited股票期末市值变动等三项因素,共计增加2020年度净利润3.47亿元。

今年上半年,康恩贝实现营收31.20亿元,同比下降2.36%,净利润为2.46亿元,同比下降49.20%。如果剔除贵州拜特的影响,营收同比增长2.10%。此外,因疫情持续影响,康恩贝呼吸系统用药OTC渠道销售受限;盐酸坦索罗辛缓释胶囊(必坦)、奥美拉唑肠溶胶囊(金奥康)集中带量采购降价影响销售收入下降,加上同期贵州拜特公司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归零并停产等不可比因素的影响,导致康恩贝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约5.15亿元。

在2020年年报开篇中的董事长致辞里提到,公司的多个品牌和产品,也具有像“云南白药”一样,从药品向健康消费品延伸的市场潜力,除已获初步成功的珍视明、康恩贝品牌外,金笛、前列康等品牌也已开始了在健康消费品市场的拓展。

之后康恩贝在今年半年报中再次表示,今后将重点发展包括非处方药及健康消费品在内的自我保健类产品业务。上半年,康恩贝自我保健产品类业务收入达到15.86亿,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51.01%,成为占比最大的核心业务板块。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来看,保健类产品固然给康恩贝带来了业务增长,但是对其未来能否承担起代表品牌价值的核心产品重任表示担忧。

康恩贝声称2020年是”奋力攀爬走出低谷的转折之年”,在未培育出同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有同等市场地位的核心产品之前,康恩贝将如何走出困境?就此,《华夏时报》记者给康恩贝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李墨轩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