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消费正文

假军官男女通吃同时与8人恋爱 3年骗取财物近300万元

财经自媒体2021-06-16 19:20:2375阅

原标题:假军官男女通吃同时与8人恋爱,3年骗取财物近300万元

来源:方圆杂志

原创 房佳佳 陈逸宁

因为军人的特殊身份,大江没什么时间谈恋爱,也不懂制造浪漫。在网络上遇到小丽后,他很快坠入爱河,甚至以为这场长达两年半的爱情就是自己的归宿。可谁知,“表嫂”静静的信息让他的美梦瞬间破碎……

网恋女友“变男人”

大江是一名军人,已届而立之年的他还没有女友,由于常年驻扎边疆,圈子狭窄,并没有太多机会交友。2018年,大江通过QQ群认识了一名叫作小丽的女子。

小丽自称26岁,服过兵役,退伍后成为一名空姐,家住北京。前不久,她刚和前男友分手,小丽给他发来自己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非常漂亮。相似的入伍经历让大江觉得两人很有缘分。

小丽十分健谈,对大江更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不久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几个月后的一天,小丽突然向大江哭诉,母亲因病住院需要大量资金,不巧自己投资的股票也被套,急需现金周转。大江听完后,立即转了3.8万元给小丽。出于担心,大江还提出去北京看望小丽,可小丽以外出广州培训推脱了,让大江等她回来再说。

每当大江提出与小丽见面或者视频通话的时候,小丽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大江也起了疑心。

2019年12月,大江专程请假悄悄飞往北京,可没想到制造的这个惊喜扑了个空。小丽不巧因为工作又不在北京,安排她在京的“表哥”小利和“表嫂”静静接待他。

尽管大江有些失望,也有一丝疑惑,但“表哥”和“表嫂”的热情款待很快打消了大江的顾虑。

后来,两人仍一直维持着“网恋”模式。直至2020年8月,静静发来的信息给了大江当头一棒:“小利可能是个骗子!”

一开始大江以为是小利出轨,聊着聊着,他发现静静的经历和自己极其相似,不仅屡次借钱给伴侣,而且用的理由也几乎一模一样。最令大江吃惊的是,静静所展示的小利的联系方式,竟然就是小丽的电话。

大江如梦初醒,原来自己谈了两年多的女朋友居然是名男性,还是自称小丽“表哥”的小利。于是两人果断报案。

揭开“单身军官”的神秘面纱

静静是怎么和小利认识的呢?32岁的静静一直没有男友,也一直在努力地寻觅结婚对象。

2019年9月,静静通过QQ群认识了一个叫小利的男人。小利自称是少校,在部队里做审计的参谋。两个人在微信上聊得很投缘,见面后小利对静静更是关心,不久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同年10月,静静的父亲生病来京住院。小利知道后,只要有休息时间,他便身着军装前去探望。静静的父母对小利也很满意,也认可了两人的关系。不久,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小利自称住在部队,经常不回家,静静认为这就是“军婚”的无奈之处,在经济上,静静对小利也是有求必应。

11月的一天,小利回到家中,眉头紧锁,闷闷不乐。在静静的追问下,小利说道,战友孩子突然病重,需要一大笔资金救急。而此前小利跟他借过30万元买房还没还,现在看来不得不还回去了。

静静认为二人都已经谈婚论嫁,自己应该帮忙,于是掏出几张信用卡给小利救急,又从银行贷款了18万元,这才凑齐。小利很是感激,承诺所有的本金和利息由他独自承担。

12月初,小利告诉静静他马上要晋升了,但需要点钱打点关系,希望静静再借些钱给他。于是静静又以自己的名义前后共贷款了45.5万元。

之后,小利又以各种理由向静静借了钱,共计100余万元。为防止小利赖账,静静留了个心眼儿,有一次趁小利不在家的时候,她偷偷地拍下了小利的军官证。

一次,静静无意中看到小利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军官证上的名字不符合,写的是美丽的“丽”,而且户籍地址和军官证上的不一样,静静感到不解,当面质问小利。

小利耐心地跟静静解释。原来他的户籍挂靠在亲戚家,后来在西安入伍。名字不一致,是因为他觉得“丽”过于女性化,就改成了“利”。这番解释说服了静静,她便没有深究。

虽然在一起还不到半年,但是小利从来没有把自己的亲朋好友介绍给静静认识。在静静的要求下,有一次,小利带她去见了他“表妹”小丽的男朋友,也就是大江。

想到以后可能成为亲戚,静静私下跟大江互加了微信好友。

2020年6月,静静带着小利回到山西老家,商定结婚事宜。在见自己父母的过程中,小利也表现真诚。

2020年8月的某个晚上,小利已熟睡,但他的手机屏幕还在播放着视频。静静并没有帮他锁屏,而是下意识地翻看了下微信,

没想到这一举让她的“军婚梦”彻底破碎。

微信上,小利和一个陌生女人互称“孩他爸”和“孩他妈”,聊天记录里还有照片,照片里的小孩和小利长得十分像!静静慌了,她不由得回想起过往,小利陪自己的时间不多,两人还经常联系不上。有几次,静静送小利去单位也只是到大门口,却从没进去过。

有时候,有电话打过来找他,响了半天,小利也不接。两人即将结婚,自己连未来的公婆都没见过。静静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通过微信联系大江,结果发现了大江也是受害人。

一场精心设计的桃色骗局

事实上,小利的恋爱对象远不止静静和大江。

2017年8月,张美美通过QQ交友群认识了小利,两人于2018年11月结婚。

“这两年他一直以军人身份跟我相处,平常忙,但待我很好。领结婚证的时候是他自己进去民政局里拿的,说是有熟人能马上拿到,我太相信他了,没去查过我们的结婚证真伪。”

后经核实,该结婚证是伪造的。

而静静在微信里看到的“孩他妈”乐乐,直到公安机关找上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乐乐说:“我们是2018年4月认识的,一个月确定了恋爱关系后交往至今。2019年6月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但我与他没有登记结婚,一直同居。他跟我借过80多万,现在只还了一半。考虑到我们有了孩子,我不想追究太多。”

原来,“小利”虽是男性,但有个非常女性化的名字,吴真丽,35岁,无业,2013年,他因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多。出狱后,为了还清外债,他进行网络赌博,却越输越多。

在欠下巨额债务后,他选择重操旧业,到处诈骗,

从2017年8月至2020年8月,吴真丽以自身的“男性”身份,冒充军人与包括静静在内的7名女子交友恋爱,骗取钱财金额240余万元

。后又以“空姐”身份与大江恋爱,骗取其财物共40余万元。2020年6月,吴真丽还以工作问题急需资金周转为由骗取邻居5万余元。

为了不让谎言被识破,吴真丽常身着军服,戴着胸牌。他以常驻部队工作、不能经常见面为由,实则周旋于不同的被害人之间。有几名被害人发现,吴真丽胸牌的名字和真实姓名不一样,而据他所说,

是因为自己在部队的保密部门,不方便透露真实姓名。

另外,

吴真丽的面部还有明显的胎记,是不符合招兵标准的。对此,他宣称“那是在部队训练的时候受伤留下的”。

2021年2月7日,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吴真丽提起公诉。同时由于其曾因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提出从重处罚的量刑建议。目前,本案尚待法院开庭。

检察官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说,“不论是男女,我们希望大家记住三点。第一,网络交友需谨慎。一定要核实对方的真实身份,并且在清楚其住址和家庭信息之后再进一步交往。第二,‘谈钱没感情’。在一段恋爱刚开始的时候,一旦涉及金钱交易,不要多想,立刻离开。第三,如果决定借钱出去,优先选择线上转账,同时注明附言和留好聊天记录。即便是现金交易也要留好取款凭证或借条。”(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邓健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消费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