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国际正文

巴菲特的价值投资还有价值吗?

《财经》杂志2021-05-02 18:45:260阅

原标题:巴菲特的价值投资还有价值吗?

文:《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苏琦

由于新冠疫情尚未结束,沃伦·巴菲特主导的2021年股东大会,于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在线举行。与往年不同,巴菲特专程飞赴洛杉矶,这是这一盛典首次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

巴菲特所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业绩扭亏为盈,总收入为645.99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636.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612.65亿美元; 净利润为117.11亿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收益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亏损497.46亿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亏损30653美元。财报指出,巴菲特第一季度一直在大举回购该公司的股票,但回购速度略有放缓。

能成为金融圈的盛典,绝不是只因为这个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投资控股企业之一如何业绩扭亏为盈,而是听90岁高龄的董事长兼CEO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97岁的搭档、副董事长芒格(Charlie Munger)这一对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资者学习价值投资。尤其在去年一年,资本市场风云变幻,跌宕起伏,巴菲特则在这段时间都非常低调。

巴菲特在11岁时买了第一只股票,16岁时个人净资产相当于5.3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7.5万元人民币。1960年30岁的巴菲特已经是百万富翁,当时的一百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930万美元……

1965年-2020年,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均复合收益为20%、总收益高达28105倍,大幅跑赢标普500同期年均复合收益10.2%、总收益234倍的表现。56年里有35年,该公司跑赢了标普500。正是这一系列的传奇使投资者参加巴菲特的年度股东大会成为朝拜之旅,尤其是长达三四个小时的投资人问答环节。

在今年因为疫情而移到网上的股东大会是第二次在没有参会者的情况下举行。其间巴菲特、芒格以及该公司的另外两名副董事长,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保险业务负责人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CEO格雷格?埃布尔(Greg Abel)和投资者一起分享的话题从宏观经济到投资理念,从企业管理到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最吸引人的问题包括企业依靠什么来度过牛熊周期保持持续赚钱能力,以及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不是来自宏观政策等等。

多位华尔街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今年新旧两代管理者同时亮相表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从投资业务转向更加注重公司的运营发展。显然不能期待在股东大会上听到令资本市场动荡的消息和见解,更多的投资理念和人生哲学甚至耳熟能详,但今年股东大会的必要性在于,见识并了解该公司的新一代管理者,知悉他们对经营公司业务的看法。

对热衷于比特币、SPAC等疯狂的投机活动,巴菲特和芒格发出了警告。他们表示,SPAC是大量新手投资者涌入市场的副产品。巴菲特警告说,没有人告诉你这场狂热何时会结束。芒格称比特币是凭空捏造出来的金融产品。无论是比特币还是SPAC,其追随者都是新一代投资者,他们是否依然坚持巴菲特、芒格这些老一代投资者的价值投资理念,尚需时日见分晓。

新的投机和赌博

巴菲特没有让投资者失望,推出了四个小时有教育意义并妙语连珠的问答环节。在如何看待股市变迁的问题上,巴菲特回答说,必须先上船才可能获利,但更重要的是要上对船。在长期持有股票,还是实现投资组合多元化的问题上,巴菲特回答说,对于完全不懂得股票的人,不如直接买标普500指数基金。在为何不进行并购的问题上,巴菲特说,公司目前持有现金大概相当于公司业务价值的15%,规模是合理的,之后比例会降低。去年3月的疫情改变了形势,必须确保在任何状况下都有自有资金,不能想着依赖政府和银行等其他机构借钱。去年3月大家都希望度过难关,没办法在这种疯狂的环境下出手做大的投资,没办法一下子部署几百亿资金进行收购。

过去一年中,疫情打击之下,经济出现令人震惊的负面增长,全球经济将萎缩,封锁措施使企业遭受重创。随后是货币刺激大放水,日内交易员和机构投资者享受着史上最为宽松的金融环境。免佣金交易的互联网券商平台罗宾汉(Robinhood)为代表的散户投资者成为过去一年华尔街的话题,他们对从科技股到航空股的各种股票进行投机。看涨的散户投资者同时陷入前所未有的复杂的衍生品世界。

巴菲特指出,免佣金交易的互联网券商罗宾汉助长了股市的投机交易。“这已经成为过去一年半来加入股票市场的赌场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巴菲特说他看过美国证监会的报告,罗宾汉的运作机制像赌场,它上市就像赌场的老板已经加入股票市场。但他确实很期待阅读该公司的上市文件。芒格对罗宾汉的批评更加严厉。罗宾汉和其他经纪人依靠一种有争议的做法,即“按订单付款”作为其利润引擎来代替佣金。“那确实是在向公牛挥舞着红旗,真是太可怕了。这完全是错误的。”

投机狂潮中还有为“空壳”公司募集收购资金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2020年SPAC筹集资金超过600亿美元,比过去十年的总和还多。今年3月初,随着新一轮债券发行和债券收益率上升,对冲基金的套利机会逐渐枯竭,SPAC价格开始下跌。

对SPAC热潮,巴菲特说,“据我所知,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人股本基金的压力。华尔街的热钱很关注SPAC,很多投资人在寻找其中的机会,一些公司的名气更是因此越来越大。这个时候或许应该做一些卖出。”

归根结底,巴菲特觉得SPAC是一个“赌博市场”,去年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当日交易的活动中来,这种做短线交易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赌徒”。当他们在赌博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像买彩票一样,既觉得很刺激,而且又赚了钱。这种赌徒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赌性很强,有时候他们会在投资市场中形成一股浪潮,现在人们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在某种层面来看,这种容易赚到的钱会造成一些问题,特别是对于应把人类文明前置的投资市场来说。但SPAC的疯狂态势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并称SPAC让交易的竞争更为激烈,当市场丢掉了信用,会是一件丢脸的事,是不合乎道德的。

虚拟货币市场则一次次上演“过山车”行情,4月14日,比特币最高触及64899美元,创下比特币价格的最高纪录。4月18日,比特币走出一波崩盘式行情,较日内高位价格一度下挫超9000美元,日内跌幅超15%。巴菲特和芒格都不持有数字货币。巴菲特回避了关于数字货币的问题,他说,相对于少数做空数字货币类资产的人,他不想让那些做多比特币的人伤心。巴菲特此前曾表示,加密货币没有价值,不产生任何东西。芒格则直言说,对比特币、以太币这类数字货币的成功感到不高兴,这令人厌恶,因为这与文明利益相悖。这是凭空发明的金融产品。憎恨比特币的成功。芒格说他不欢迎一种对绑架者和勒索者如此有用的货币。

科技产业打破投资原则

作为投资企业,哈撒韦公司最成功的投资是美国的保险、能源、零售等伴随着美国经济发展而发展的相关支柱型的企业。财报显示,巴菲特在第一季度重仓四大股票。截至2021年3月31日,巴菲特前4大持仓为美国运通、苹果、美国银行和可口可乐,这四只股票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为69%,公允价值分别为:美国运通公允价值为214亿美元,苹果公允价值为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公允价值为400亿美元,可口可乐公允价值为211亿美元。

尽管苹果仍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但是巴菲特在5月1日对年度股东大会上承认,去年卖出一小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2020年第四季度,伯克希尔减持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它,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 他补充道,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因为苹果“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巨大的角色。”

实际上巴菲特2020年才换掉诺基亚翻盖手机,换成苹果的iPhone还是苹果的CEO库克给的。当被问及为什么2020年没有买苹果股票而是卖出时,巴菲特表示,目前对于苹果5.3%的持股率已经是很高了,这是一个市场安全水平,而且持有的市值已经远远超过其他股票。巴菲特介绍,对于苹果的持股在2021年第一季度又上升了,这是由于对伯克希尔股票的回购,以及苹果也宣布了对自己股票的回购。

巴菲特再一次表达了对苹果公司的喜爱:“苹果是一个非凡的公司,他们有优秀的管理层,他们的产品也是受到全世界所有大众所热爱的,在全球范围也有忠实的粉丝。”巴菲特还强调,苹果的品牌和产品都非常杰出,利润率也非常高。同时手机在所有年轻人生活中都是必不可少的必备品,对于很多人来说及他宁愿把车放弃也不愿放弃自己的苹果手机。

巴菲特进一步强调说:“库克作为苹果的CEO,他真的是我们所目睹的所有的很多行业的CEO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苹果管理得井井有条。当然,他办不到之前乔布斯所做的一切,他在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但是,我也不觉得乔布斯在管理方面能像库克这么出色,尤其是多年来这么出色的管理。”

芒格则补充说,领先的美国公司,对于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美国在新科技的行业仍然是领先于世界。“我自己是不希望政府太多地干扰我们的科技行业,我觉得他们现在做得很好。这也是要得益于我们整个美国文化、美国文明的程度。”

“你看现在这些公司的市值非常高,对我们也是有利的。”巴菲特总结道。话虽如此,在一些专注科技创新的投资人看来,科技产业的快速崛起,正在打破巴菲特们所熟悉的投资原则。

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对《财经》 记者表示,对科技产业而言,被前沿科技所推动的新兴产业的机会无疑要大得多,投资的回报也更高。同样是投资汽车企业,两年前投资了特斯拉回报就会有10倍,而如果是投资了福特,股价只涨了十分之一。所以,像过去一样只看公司,甚至只看传统类型公司就能取得超额回报的日子不会再有了。即使在科技产业,一个长而湿的赛道也会是由很多更湿更陡的路段组成,甚至哪怕一个路段,也会有几个不同的发展周期。这时长期固守的策略就会失效,投资者也要与时俱进、终身学习,要学会在新科技的浪潮中不断抓住新机会。科技产业需要更好的金融资本支持,也就是说,投资领域一样需要更多的创新。

王煜全指出,巴菲特的策略属于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历史时代,而今天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果我们今天要学习这样的投资方法,无疑是刻舟求剑。

责任编辑:赵思远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国际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