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亏损114亿 威马还行不行?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21-03-11 19:14:080阅

原标题:亏损114亿,威马还行不行?

来源:市界

作者 余聪

造车新势力某种程度上就像流量明星一样,有人夸有人骂都不要紧,最怕的是,没人关注。

小鹏汽车何小鹏隔空怼马斯克,蔚来李斌带着用户一年一度搞大Party,理想创始人李想最近上了《奇葩说》,掀起网络口水战的同时也疯狂刷了一波存在感。而另一家造车新势力,2019年获得新势力单车销量第一的威马汽车,已经缓缓滑入少人问津的状态。

3月已进入中旬,在蔚来、理想、小鹏率先公布2月战绩后,长安、吉利、长城为首的自主车企也紧跟其后,而威马却再度悄无声息。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依旧在微博上热情洋溢,以几乎每天一条的频率更新,但是只字不提威马的销量。

这位履历耀眼、久经沙场的汽车人,如今可能遇上了人生中的一道大坎。

老将入场

沈晖在创立威马之前,是绝对的明星职业经理人。他的巅峰之作,是代表吉利汽车以18亿美元收购沃尔沃。彼时,这一收购案是国内国际媒体报道的焦点,吉利汽车也借此开始跑步前进。

不甘心打一辈子工的沈晖,于2015年创立了威马汽车。沈晖是国内造车新势力中唯一具有深厚的汽车产业背景的。

沈晖与新能源造车的缘分,可能早于李斌、何小鹏等人。早在沈晖为李书福奔走欧美、布局收购沃尔沃时,沈晖就与曾经的特斯拉第一对手菲斯克汽车有过交集。

沈晖

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起于2014年-2015年,而美国比中国大致早了10年。2005年,美国电动车创业市场有四大天王:特斯拉、菲斯克、Coda、Wheego。

Coda在2013年宣告破产;同年11月,菲斯克创始人亨利克正式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之后菲斯克被中国企业家鲁冠球收购;Wheego于2016年黯然改变创业方向,转向系统服务商;活下来的,只有特斯拉一家。

在2015年前后,除了特斯拉以外,另外三家纷纷向沈晖伸手寻求帮助,或者邀请他加入。沈晖看了太多近在咫尺的死亡样本之后,最终决定自己干。

他从前人身上吸取了三个经验,一是不走豪华路线,特斯拉的路线很难复制;二是走纯电路线,不走增程式;三是自建工厂,不靠外包。

2015年1月,威马汽车成立。沈晖依靠人脉,从老东家挖来了不少人。

其中,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的陆斌,曾任吉利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威马汽车首席财务官CFO张然,曾任吉利执行董事;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兼董事的杜立刚,曾参与过吉利并购沃尔沃谈判团队;威马汽车董事、首席运营官的徐焕新,曾任职沃尔沃并主导过新能源技术的开发。

据《新京报》报道,2016年,沈晖曾在一次采访中对媒体表示,威马汽车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

这也意味着,威马身上有着浓重的传统车企属性,而李斌、何小鹏、李想均是互联网创业者,某种程度上说,等于自带流量。

沈晖曾经是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扎实的工作态度贯穿到创业中后,威马第一批如期交付。

当时,沈晖打出了“打造消费者用得起、用得爽的智能电动汽车”的口号,其主打性价比的路数非常清晰。沈晖深谙这一点,正如当年福特T型车的成功——对于造车,销量能够跑起来才是至关重要的。

2018年4月威马EX5正式上市后,以低价震动业界,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1.23万-21.63万元(还有一款补贴后价格9.9万的出行合作版),此时小鹏G3还没有上市,消费者对于智能电动汽车的价格印象与补贴后价格44.8万起的蔚来ES8、54万起的特斯拉Model 3关联在一起。

当时许多汽车博主提到,威马的价格让人想起了小米手机横空出世的1999元机皇。

然而,期望以性价比走量的威马,销量表现并不理想。

据威马汽车官方披露的数据,其2018年销量为3844辆(当年9月底开始交付),2019年销量为16876辆。沈晖在2018年9月提出的威马2018年实现1万辆、2019年实现10万辆的销量目标,悉数落空。

隐秘的销量

通常情况下,国内几家造车新势力都会在月初披露上月交付/销量情况。不过,从2020年12月开始,威马就对自己的销量讳莫如深。

根据威马公布的2020年总销量和前11个月的销量,可以推算出其12月销量为2588辆,环比下滑约15%。根据乘联会数据,威马2021年1月销量为2040辆,环比再度下滑22%。

而在今年1月,蔚来、理想、小鹏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蔚来交付新车7225辆,同比增长352.1%,连续第六个月创品牌单月交付数新高;理想ONE 交付5379辆,同比增长355.8%;小鹏汽车交付6015辆,同比增长470%,连续7个月同比翻番。

对比之下,威马的下滑显得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威马与其他三家还有一个关键的差别,蔚来等公布的都是交付量,而威马此前披露的是销售量。因为威马采取直营+合伙人的模式,号称打破传统4S店模式,建立新4S(Space、Store、Station和Spot)模式,所以,威马的销售量,指的是压给经销商的批发量,而非最终卖给消费者的数量。

这一点通过上险数据可以看清楚。

根据第一电动研究院的数据,2020年1-6月,威马汽车批发销量为7686台,而同期上险量仅有5772台。虽然上险会相对于成交有一定的滞后性,但是对比其他造车新势力的情况可以看到,除威马以外的其他几家新势力,上险量和批发销量都处于大致持平的情况。

数据显示,威马2020年全年销量为22495台,而全年上险量仅1.7万台。

市界近日走访了威马汽车在北京的多家体验店,询问主销车EX5下订单多久可以提车。一位销售人员表示,各种颜色、各种配置都有现货,下单可以马上提车,而另一位销售直接提出2020款EX5可以优惠41000元,大有挥泪清库存之势。

威马EX5

细看威马汽车的销售数据可以发现,2018年底上市的EX5,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威马的销量,而2019年投入市场、进军20万价格区间的EX6销量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乘联会数据显示,威马EX6仅在2020年5月-9月公布辆销量,分别为82辆、38辆、52辆、15辆、72辆,没有一个月达到两位数。

对此,一位销售人员称,“EX6价格更高,但是续航不及EX5,所以销量一般”。EX6是威马的冲击高端之作,显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

但作为顶梁柱的EX5,也在2020年失去新势力销冠位置。中汽协公布的2020年新能源SUV上险量排名显示,理想ONE以33457辆的成绩夺得第一,蔚来ES6以27832辆位居第二,威马EX5以16860辆居于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前两名在价格上也高出了一个档次,更高的价格+更好的销量,威马落后的阴影进一步放大。

汽车分析师张翔对市界表示,蔚来主打用户社交生态,小鹏汽车主打智能化,理想汽车主打大空间和无里程焦虑,这每一样,都是实打实用钱砸出来的。威马在造车新势力里显得中规中矩,营销也不及其他新势力。

烦恼缠身

2021款威马EX5-Z于2月25日上市,这个时间点有些巧妙。3月1日,威马自去年年末就开始大力宣发、号称国内首款L4量产车型的W6开启预售,计划在4月上海车展时开启交付。改款车和新车挤在一个时间段问世,颇有抢救销售量的意味。

EX5问世以后,几经改款更新,但基本上都是小修小改。第二款车EX6某种程度上也是EX5的变形,而且续航下降,价格上涨,消费者并不买账。对比早期进度相当的小鹏汽车,两家同样是以低价SUV打头阵,小鹏于2020年4月推出了全新纯电轿车P7,并且贡献出不错的销量,靠EX5一款车打天下的威马,在产品结构上明显差了一大步。

不过,比起至今只有一款车的理想,威马更关键的问题可能在车型定位和品质把控上。

在车质网上,关于威马EX5的投诉有48条,数量远高于蔚来、小鹏等其他造车新势力,投诉问题包括车辆故障、销售服务差等。

在威马汽车论坛、车主QQ群中,多位用户提到,其购置的威马汽车存在频繁死机、突然断电等问题。还有消费者向市界反映,威马售后网点太少,车辆出问题维修也非常麻烦。

查询威马官网可以发现,其4S模式中的Spot“威马E站”(为用户提供洗车、美容、日常养护等便捷服务),显示“正在规划中,敬请期待”。这一3年前提出的模式,至今仍未落地。

2019年2月,贵州卫视《汽车评中评》节目曾经对当时的威马EX5做过一次深度测评,测试项目包括零百加速、蛇形绕桩以及麋鹿测试等。测试专家包腾锦认为,新势力品牌威马汽车,相对于传统车企造车经验不足,又急于面向市场,性能调教不够成熟,EX5车型ESP系统不稳定,不是一款好开的车。

再回顾曾经的按时交付,就多出了一些别的意味。

一位接近威马的人士告诉市界一个细节,2018年冬天,许多用户说开了空调之后续航一下子掉了几十公里,威马监测到这个续航的反馈之后,不论好坏给技术部门下指标,要改良这个问题。事实上,这就是纯电车的共性问题,调整并不利于对续航的统计,但是最后还是让工程师修改了,这就反映出了技术条线管理上的问题。

此外,他还指出了ESP存在的问题。威马交付2年以后,ESP的调教仍然处于非常稚嫩的程度,这样的水准恐怕是很难立足市场的。

产品矩阵乏力,品质不稳定,这样的市场形象一旦形成,再想扳回来,就会很难。

威马在去年9月30日启动上市辅导,10月接着就发生了三次自燃事件。当月底,威马发起召回,并说明是因为供应商的电芯中混入了杂质,还是难以挽回负面影响。

除去产品本身的问题,威马内部人事动荡,更是给公司蒙上了阴影。

2020年8月,沈晖在吉利时的小兄弟、威马联合创始人陆斌被曝离职引发媒体关注。而在陆斌离职之前,曾担任威马出行事业部总经理的刘立群、曾任职威马首席零售官的祁立人已经先后离职。有网友在陆斌微博下面留言,“看着就痛心,职业经理人确实不适合创业”。

前有劲敌,后有追兵

目前摆在威马面前的是两桩大事,新车W6能成吗?能够顺利登陆科创板吗?

号称国内首款量产无人驾驶车型的W6,如今造势已经铺天盖地。3月1日开启预售后,官方宣布W6将定价在20万级别,这样的招式又给威马招黑了一次。网友吐槽,“已经预售了还不公布定价?”这是和最早EX5上市时一样的套路,先盲定再公布售价。

早前威马没有打出智能驾驶的品牌,如今推出的L4自动驾驶能否转化为实际的订单还很难说;更为关键的是,在自动驾驶系统方面与百度Apollo合作,也使得威马受到竞业协议限制,即威马不能自己做自动驾驶。在百度与吉利合作的集度品牌问世后,威马还能获得阿波罗的全情以对吗?

威马概念车,具备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

答案很显然。百度集团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曾经在去年12月的第二届百度Apollo生态大会上表示,未来3-5年Apollo智驾产品预计前装量产搭载100万台。这100万台中会有威马,也会有它的对手。

与此同时,蔚来、小鹏等也正在研发自己的智能系统。理想CTO王凯表示,到2021年上半年,理想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会扩大3倍。将自动驾驶自主权交给百度的威马,今后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前有劲敌,后有追兵,对于威马来说,现在最危险的恐怕不是落后于蔚来、小鹏,而是身后紧追不舍的其他新势力,例如零跑、哪吒。从2020年全年上险量看,哪吒紧随威马之后。

威马2020年上险量排约为1.7万辆,哪吒为1.4万辆。而在10万-20万区间,也出现不少劲敌,比如零跑,其新款纯电SUV今年1月1日开启预售,首月预售订单3388台。

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传的沸沸扬扬的威马上市,一直到现在,只公布了上市辅导文件,招股书还未披露。并不明朗的市场表现,让威马的上市之路阴霾重重。

如何活下去,可能是威马更为现实的问题。

从威马汽车辅导总结报告来看,从2017年初到2020年9月,威马已经亏损了约114亿元。

去年9月获得国家队100亿融资支持,今年年初获得银行115亿授信的威马,显然仍有一段亏损之路要走。

如今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已经不复去年的火热,资本随风而动,高瓴资本清仓国内造车新势力,桥水基金清仓特斯拉。

威马此时上市,氛围有一些尴尬。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邓健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