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韩国人躲不开三星,中国人躲不开腾讯

2021-01-14 15:22:570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可乐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中国互联网圈都在疑虑,如果腾讯不克制了怎么办?

经过22年的历练,腾讯早已进化为中国互联网的王者。从社交、娱乐、出行到支付,腾讯和它的伙伴已经全面渗透进了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一地位并不仅仅体现在用户时长和微信生态上。以资本的角度衡量,它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按照1月11日收盘价,腾讯控股市值达到5.67万亿港元,约7309亿美元。老对手阿里巴巴仅为6100多亿美元,已经被拉开了一个身位。

当企鹅在香港稳坐港股一哥之时,它所投资的伙伴们已经在美股“霸榜”。“略大参考”整理发现,如今前十大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腾讯系占据六席。按照1月11日的收盘价,他们合计市值高达5988亿美元。

1

2021年,微信迎来十周年,没想到“屏蔽”却成为这款国民级应用的关键词。

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微头条指控“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个月。11日,飞书官方再次发文指控腾讯的无理由“封禁”,并揭露腾讯新闻疑似控制舆论,在其App内无法搜索或转发“微信封禁飞书”的相关报道。

几天后,小红书、知乎、好看视频等产品也“遭遇不测”,被微信封闭了跳转功能。QQ音乐、QQ浏览器等腾讯系产品也未能幸免。这并非微信首次对自己人下手。早在2018年,他们就曾经封锁了微视、抖音、西瓜、火山等短视频App的外部链接,但微视很快就被解封,而头条系产品则至今仍被关在小黑屋内。不知道这次企鹅的“公正”能维持多久。

微信以一己之力,令大半个互联网圈都活在它制定的规则里。腾讯方面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他们确实不需要回应,毕竟这是一个“流量即规则”的时代。

微信可以称之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历史上最成功的产品。截至2020年9月底,微信及Wechat月活用户数超12亿。

熟人社交带来了络绎不绝的流量,让腾讯处在食物链的最顶层。

根据《QuestMobile2020全景生态流量秋季大报告》,2020年9月,腾讯系App依旧占据了40.9%的用户时长,以绝对优势霸占了中国人的互联网时间。

手握强大的流量池,也催生了腾讯按自己意志分流的权利。“头腾”大战的最新一次交锋便能体现这点,微信不通过飞书文档小程序,腾讯新闻的App屏蔽“微信封禁飞书”的关键词。

飞书多款产品与腾讯旗下的企业微信、腾讯文档、腾讯会议均是远程办公行业的重要玩家。自去年起,线上办公因疫情大热。这本该是一个“群雄割据”的剧本,看来腾讯更想给自家产品流量支持。

坐拥用户规模和用户时长,腾讯已将移动互联网的半壁流量牢牢地抓在手中。

2

腾讯的影响力远不止流量,因为微信,腾讯开启了“流量+投资”的增长方式。扶持各个垂直领域的龙头企业,掌握了各个赛道的主导权,并换取丰厚的投资收益。

2020年前9个月,腾讯的其他收益净额(包含投资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化收益等)达到242亿元,高于去年全年的197亿元。

download 图3/6
来源:腾讯历年财报

短视频可以说是一个显著案例,在入股了快手的同时,腾讯也先后尝试了17款产品。终于还是依靠流量聚集地——微信孵化出的视频号站稳了脚步。如今,2亿日活的视频号+3亿日活的快手,终于让企鹅有了和抖音叫板的筹码。

直播行业同样如此。在试水NOW直播、腾讯直播、企鹅直播等多款产品后,腾讯最终还是依靠资本的力量,实现对行业的主导。去年10月,虎牙和斗鱼开始进行整合,两者合并后在游戏直播的市场份额预计达到70%。

再来看看线上音乐市场,成功收购酷狗、酷我音乐后,腾讯音乐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随着虾米确定关闭,腾讯音乐“独乐乐”的优势将进一步扩大。

“流量+投资”的威力也显示在资本市场上。企鹅自己稳坐港股一哥的宝座,腾讯系企业则“霸榜”美股。

以1月11日的收盘价,美股前十大中国互联网公司中,腾讯系已经占据了六家之多,合计市值高达5988亿美元。

download 图4/6
来源:“略大参考”整理公开资料

不难发现其中不少公司的成长、壮大都和腾讯的支持有着密切关系。当然,像阿里这样的竞对,受到的是和头条一样的待遇,从淘宝到钉钉都彻底与微信绝缘。

拼多多诞生于微信,最初甚至没有独立App,可以说是微信用户“拼”出来的巨头。

京东早在2014年就被腾讯招致麾下。2019年11月,主打下沉市场的京喜接入微信一级入口,推动用户规模在第二年突破4亿大关(约80%新增用户来自下沉市场)。股价也在去年上涨了149.5%。

如果前两者是获得了腾讯“流量”的援助,那么蔚来汽车则主要受益于企鹅的“资本”。

蔚来董事长李斌创立过四家知名企业,易车、易鑫资本、蔚来汽车、摩拜。腾讯直接或间接地投资全部四家公司(摩拜的股份后来转让给了美团)。

正是和腾讯有着良好的关系,蔚来才安然渡过了2019年的财务危机。2019年6月底,蔚来流动资产79.96亿元,但流动负债却达到82.47亿元,有资不抵债的风险。企鹅雪中送炭,在当年9月认购了蔚来发行的1亿美元可转债。

不在榜上的美团同样是在鹅的庇护下茁壮成长。美团曾经是唯一一个在微信界面上拥有三个入口的服务商(美团外卖、大众点评、摩拜),今天他们依然保持两个入口(美团外卖、美团团购)。根据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11%的外卖交易来自微信、QQ等入口。

download 图5/6
图:美团在微信上独占两个入口

今天,外卖巨头的市值已经达到1.8万亿港元(2346亿美元),是仅次于老大哥腾讯的“港股老二”。

这些公司覆盖了我们平日的吃喝玩乐和买买买,站在他们背后的腾讯也因此渗透进了人们生活中的每个场景。

在韩国,没人能够离开三星。电子设备、造船、精密化学、石油、保险、风险投资、酒店、医疗院、物业、福利院、经济研究院,除农业之外,三星帝国几乎所有领域都有涉及。

三星几乎贡献了1/5的 韩国GDP。资本的过度集中,本已经加剧了小企业的生存困境,大到不能倒的特征又让三星获得了政策上的扶持,令小公司的成长更是难上加难。

在中国——这个成长在互联网上的国度,我们发现已经没有人可以离开腾讯。通过导入合作伙伴的服务,腾讯切入医疗、娱乐、出行、酒店、餐饮、零售、生活服务等领域,几乎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一网打尽。

3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由于涉及方方面面,三星在韩国备受争议。但为什么腾讯在国内受到的非议要少很多?

原因仍然在于“流量+投资”的模式。这套打法让腾讯能够在无形中将我们包围,并避免舆论、监管等场外因素的干扰。

虽然腾讯在社交和游戏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但这些行业并没有直接关系到民生民计,受到的监管和舆论压力较小。

与此同时,在外卖、买菜等关注度极高的行业,腾讯则通过合作伙伴参与其中。这不仅让腾讯分享了行业发展带来的红利,也令他们处在一种“风险不对称”的有利位置。

“黑天鹅之父”塔勒布在其著作《非对称风险》中一再强调“风险共担”的概念。他认为我们在和别人的交往中,应该建立对称关系,以防止被人转嫁隐藏的“尾部风险”。

“罗伯特.鲁宾的勾当”是书中关于“风险不对称”的经典案例。前美国财政部部长罗伯特.鲁宾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前10年里,累计从花旗银行获取了超过1.2亿美元的报酬。当银行破产时,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把银行救回来,他自己一分钱都没掏出来。

可以看到,罗伯特.鲁宾就处于“风险不对称”中的有利位置。银行没事的时候,他赚钱;银行出事了,他把一切怪罪于“黑天鹅”。他和银行并没有共荣共损。

美团对商家收取极高的佣金,将骑手“困在系统内”;拼多多的员工被迫接受高强度的工作。这两家公司在实现业绩增长、市场份额扩大的同时,也承受着舆论指责、监管介入的潜在风险。

背后的腾讯却不一样。当美团和拼多多股价上升时,企鹅赚取投资收益。但当美团和拼多多遭遇舆论指责时,他们却可以完全置身事外。“流量+投资”的组合模式,为腾讯规避掉了负面风险,使他们轻松许多。

凭借“流量+投资”的组合,腾讯获取了一家企业能够抓住的时代红利。随着快手和滴滴今年上市,它控制的版图还将进一步扩大。

腾讯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流量的分发过程中起到支配作用,它可以将月活超12亿用户的流量,分属给它中意的对象。一家能制定规则的企业,无疑是卓越的,但同时也是令人恐惧的,它的任何决定,都会带来广泛影响。当视频号可以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直播链接时,中国互联网圈都在疑虑,如果腾讯不克制了怎么办?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