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港股正文

不杀生来爱“杀熟” 被指垄断的美团话题不断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21-01-05 08:13:0243阅

美团繁荣之下,用户被“杀熟”,商户被“吸血”,骑手被困在系统。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吕明侠

“反垄断”成为近期备受关注的一大高频词。在决策层面,2020年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明确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12月16日至18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之列入明年要抓好的八项重点任务之一。

2020年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阅文、丰巢违反反垄断法作出顶格处罚。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又根据举报,对阿里巴巴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可以预见的是,监管层的铁拳已经挥出,互联网巨头们利用“数据霸权”进行垄断的行为,必将得到抑制。然而相比其他公司的低调回避,美团最近屡屡撞到“枪口上”。

遭遇反垄断诉讼,矛盾由来已久

近日,美团遭遇反垄断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立案审理。不过,并不是支付宝或阿里方面发起的诉讼,而是一位消费者看不下去了。

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民事案件受理通知书(2020)京73民初888号显示,王某诉被告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经审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受理条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决定立案审理。

事情要追溯到去年7月底,有网友陆续发现,在美团外卖订餐时,页面已无支付宝选项,此前,美团一直将支付宝折叠展示。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本质上是美团与饿了么背后的较量。

对于这起涉及垄断的案件而言,其最终的判断由法院裁定,但美团与饿了么的矛盾,则由来已久。其实,这不是美团第一次取消支付宝渠道。据统计,自2016年起,美团已经三次被部分用户反馈称无法使用支付宝进行支付。

实际上,不仅支付方式,美团与饿了么还曾就“二选一”问题对簿公堂。

去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显示,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饿了么的运营主体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美团运营主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商业诋毁纠纷、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发布了一审民事裁定书。

截至目前,登录美团外卖APP下单,付款页面依然只有美团支付和微信支付选项,没有显示支付宝支付。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企业壮大后,应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砥砺前行、如何继续创新,而不是如何用自己手上的资本与资源来搞垄断,怎么从公众身上薅羊毛。

“最懂你的往往伤害最深”

美团的2020年不缺话题。12月14日,网友“漂移神父”发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曝光自己遭遇了美团会员“杀熟”行为,开通会员后配送费比非会员贵了4元。

花钱充值会员,却被当成大水鱼?一石激起千层浪,积怨已久的网友们纷纷吐槽自己也遭遇过美团杀熟,“美团外卖大数据杀熟”话题瞬间登上热搜榜。

12月17日,美团回应是由于软件定位存在缓存,错误地使用了用户上一次的历史定位,与用户实际位置产生了偏差,导致配送费预估不准,在实际下单时,会按照真实配送地址准确计算,不受影响。

这次事件的当事人也对曾对公开媒体表示,接受美团致歉的态度,但不认同美团对此事件的解释。舆论因此并未停息,大家继续声讨。显然,美团这样的解释无法让人接受和信服。

在黑猫投诉、聚投诉上,可以查询到美团酒店大量的、不同形式的“杀熟”,比如不同账号、设备价格不同,比如下单后立马降价等。而这些反馈,时间跨度从2019年底一直存在至今,这也说明了,美团酒店存在的大数据“杀熟”并非一朝一夕,有长期存在的可能性。

除了对用户“杀熟”,美团对商户也毫不手软。2020年初,因疫情泛滥,餐饮行业步入至暗时刻,到店消费几乎停滞,只能依赖线上的外卖业务苦苦支撑。艰难时刻,美团对商家的抽佣率不降反升,一度引起轩然大波。

除商家和用户外,骑手也在叫苦。一度刷屏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就揭示了在算法的精心设计下,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规划路线含逆行、超时高额罚款等多重问题的困扰。

与此同时,美团市值顺带蒸发近千亿。12月30日,美团股价每股报收287.8港元,总市值1.69万亿港元,距离11月9日的最高峰已蒸发2965.5亿港元。

光鲜业绩下“甘苦自知”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推动了线上经济,美团的估值也得到了大幅提升。11月30日美团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数据显示,整体营收同比增长28.8%至354亿元;实现净利润63.21亿元,同比增长374.1%,增速喜人。

看似业绩光鲜、实际上美团也是甘苦自知。《每日财报》翻看利润表发现,原来美团这63亿净利润中有58亿是投资理想汽车股票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一定意义上说,撑起本季度美团鲜亮业绩的,基本都是投资赚的钱。

如除掉这部分,美团利润表现又有多香呢?若剔除这58亿营业外收入,仅从主营业务来看,美团三季度的5亿元净利润,比起去年同期的13亿元,降低了8亿左右。

据《每日财报》了解,美团的业务主要分为三块,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到店、酒旅业务板块是美团的主要利润来源,收入达65亿元,带来利润27.9亿,经营利润率为43%;外卖主营规模虽大,却并不太挣钱,餐饮外卖收入207亿,带来的利润却只有7.7亿,经营利润率仅为3.7%;新业务及其他大多属于输血阶段,虽然收入有82亿,但利润亏损达20.3亿。

由此来看,美团的基本盘属实一般。甚至手头还比较紧。其经营现金流量甚至还由2020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56亿元减少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33亿元,主因是营运资金变动减少所致。

另外,2020年12月18日,美团宣布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42岁的王慧文完成交棒,按计划正式退休。除了“二当家”王慧文,还有黄海、王仲远、沈鹏、干嘉伟、殷志华,陆续离开,如何稳住高管队伍,王兴身上担子不轻。

2021年美团又会怎么走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马婕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港股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