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告别资本草莽时代 这7家险企成保险业最后的疑案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20-12-23 21:50:1116阅

来源:慧保天下

近期,君康人寿“高管被免”“抢夺公章”的传闻甚嚣尘上,虽然忠旺集团紧急澄清,但也还是再度引发了行业对于公司治理问题的高度关注。

事实上,强化“公司治理”也一直是今年的监管重点工作之一,7月3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就发表署名文章《完善公司治理是金融企业改革的重中之重》,指出金融机构多数具有外部性强、财务杠杆率高、信息不对称严重的特征。只有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才能使之形成有效自我约束,进而树立良好市场形象,获得社会公众信任,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2017年,公司治理问题第一次在行业引发高度关注,监管部门展开了全面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最终通报的结果显示,16家公司存在问题,包括长安责任、安心财险、华汇人寿、鼎和财险、华安资管、长江财险、弘康人寿、信泰人寿、利安人寿、中华联合保险集团、百年人寿、阳光人寿、上海人寿、珠江人寿、君康人寿、渤海人寿。

其中昆仑健康、利安人寿、长安责任、君康人寿、华海财险、安邦保险集团、渤海人寿、上海人寿等10家公司更被要求处置违规股权。

如今,数年过去,部分公司的违规股权已经得到妥善处置,但也有部分公司,依然悬而未决,一旦在公司治理方面有一些风吹草动,上榜的依然是那几家公司。

这是资本君临天下,草莽英雄制霸保险业时期的遗留。那时他们大肆销售中短存续期理财型产品,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将多家银行、地产公司收入囊中,在这些人的代理下,大量资本涌进保险业,保险牌照一度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金融牌照。

但可惜的是,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神话,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随着监管不断强化公司治理,这些资本大鳄、草莽英雄已经到了最后的退出江湖的时刻。

值得思考的是,对于保险业而言,什么样的企业制度与公司治理结构才是最佳实践,因为从这些出现问题的公司来看,大股东过于强势的,险企难免沦为“提款机”,但股权过于分散的情况下,不同股东之间的掣肘也往往容易阻碍公司发展。

弘康人寿

四度调整增资方案,迟迟未能获批

弘康人寿成立之后,凭借纯理财型产品以及纯风险保障型产品迅速在市场占领一席之地,但如今却也落入公司治理迷局。

弘康人寿首任董事长为李安民,曾任华安财险副总裁,而华安财险与“湘晖系”过从甚密;第二任董事长为卢德之,是“湘晖系”的代表人物,弘康人寿因此也被认为与华安财险一样,与“湘晖系”关系密切。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2月,弘康人寿资产负债及投资决策委员会决议曾通过关于“华安财险股权项目”的投资议案,之后,弘康人寿与湘晖资产(华安财险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8亿元受让华安财险2.55亿股股权,并先支付定金8000万。而事实上,湘晖资产所持有的华安财险股权长期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

二季度,弘康人寿发生人事变动,卢德之不再担任法人,改由周航宇接任,但弘康人寿公司治理问题的解决显然仍需要时日,

根据媒体梳理,2016年以来,弘康人寿持续谋求增资扩股,先后4次调整方案,并于2018年收到两家拟入新股东的股权转让款,提交银保监会审核,却迟迟得不到批复,而这也被认为与弘康人寿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一些问题相关。

百年人寿

多个股权转让计划均未获批,风险综合评级连续六个季度为C

从股权结构看,百年人寿是典型的股权分散型保险公司,但是其仍未能避免公司治理的困局。

万达集团系百年人寿第一大股东,百年人寿也因此常被视为“万达系”险企,但实际上,由于股权分散,即便是万达,在百年人寿内部也遭遇诸多掣肘,更直接的影响是,近年来,百年人寿不断传出被收购的传闻,但最终都未能实现。

2019年1月,百年人寿公告称,万达集团曾计划将持有的9.00亿股股份转让给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但同年8月,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因监管部门未在规定期限内就收购事项发出批准,遂终止收购百年人寿股份的交易。

同样是在2019年1月,百年人寿股东科瑞集团有限公司拟将所持的7亿股股权转让给国测地理信息科技产业园集团有限公司,但该笔股权转让至今仍未获批。

2019年8月,百年人寿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3家股东拟转让总计10.80亿股股权,接盘方为中国奥园,但2020年1月,中国奥园公告,由于收购事项的先决条件未能按约定时间达成,因此协议终止。

不断流产的股权转让计划,导致百年人寿自身的偿付能力问题始终没能得到解决,其三季报数据显示,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2.2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6.39%,风险综合评级已连续六个季度均为C类。

信泰人寿

负面缠身,偿付能力快速下降

信泰人寿近年来以激进的产品定价而著称,在经代渠道风头一时无两,但对其产品的各种追捧之下,却难掩其长期以来的公司治理以及偿付能力困局。

早在2017年上半年,监管机构开展的首次覆盖全行业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中,信泰人寿就作为“问题公司”名列其中,一是整体评分较低,二是关联交易存在问题。

事实上,长期以来,信泰人寿还内讧不断,甚至出现过“资金失踪”,未经董事会同意引进新股东,总裁被批捕、因偿付能力严重不足被暂停开展业务,以及股权代持、私下转让、质押等负面新闻。究其原因,其不同派别股东之间互相掣肘,注定了其公司治理的缺陷。

2015年后,经由监管调停,信泰人寿完成了多轮增资,注册资本扩充至50亿元,并在2018、2019年实现盈利,但从目前来看,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3.78%,到2020年二季度末,已经降至132.01%,且目前的11家股东中,4家股东部分质押或全部质押,4家股东股权更被冻结。

昆仑健康

新股东增资方案公布一年半后,突然宣布退出

昆仑健康是首家因公司治理问题被监管部门以问询函形式进行公开问询的公司。

那还是在2017年2月,有媒体质疑昆仑健康系“佳兆业郭英成家族”实际持有,持股比例达到50%;保监会两次询问此事,昆仑健康均矢口否认。不过,保监会经过调查,认定该公司在股权结构问题上“撒谎”。

12月15日,保监会发布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责令昆仑健康多家股东清退违规所得股权,并且在三个月内引进合规股东,相关投资人和中介机构被列入市场准入黑名单。

到2019年4月,昆仑健康终于给出答案,发布公告称拟引进3家新股东,分别为晋城福盛钢铁有限公司、深圳市中装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泰州三福船舶工程有限公司。

似乎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当中,然而,相关增资计划一直迟迟未能获批。2020年11月16日晚,中装建设发布公告称,公司根据目前投资战略和资金使用计划,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为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并经双方友好协商,公司决定终止拟以5.25亿元认缴昆仑健康保险3.5亿股的认购协议。

原本已经明朗的昆仑健康增资进程,再度疑窦丛生。

安心财险

股权代持等问题悬而未解,偿付能力告急

作为中国四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安心财险也长期被公司治理问题所困扰,与之伴随的,是频繁的人事更迭,业务发展的滞后,以及偿付能力的快速下降。

2017年10月,在完成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后,原保监会就对安心财险下发43号监管函,指其在“三会一层”运作、内部管控、关联交易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

2017年12月,监管又对其发布另外一张监管函,再度指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违反公司章程规定聘任和解聘公司高管的问题。

公司治理的问题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稳定发展,成立以来,安心财险多位核心高管先后出走,受此影响,其业务也难见起色。

其部分股东多次谋求转让手中所持股权,但最终也未能获批。为缓解偿付能力压力,股东中诚信投资集团在2018年末向安心财险增资2.85亿元,并获得监管批准,变身第一大股东,但公司治理中存在的代持等问题并没有就此得到解决,这也影响了其后续的进一步发展。

2020年,正大制药宣布拟入股安心财险,其后,又传出水滴拟通过入股股东的方式曲线入股安心财险,但截至目前,这两项均未能获得监管批准。

股东增资迟迟不到位,事实上影响了安心财险的发展,三季度末,其偿付能力显示为125.09%,但据悉,其因为受到信保业务影响,四季度其实际偿付能力已经告急。

渤海人寿

受累关联交易,风险综合评级骤降为C

根据渤海人寿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截至2季度末,其风险综合评级已经降为C级,同时累计亏损7.49亿元,而亏损的原因主要在于其投资端,而投资端亏损的原因,则被认为与海航集团脱不开干系。

成立之初,背靠海航系并借着万能险业务的东风,渤海人寿的保费规模在短期内迅速拉升,但如今,这“股东”背景,也成为其难以摆脱的“阴影”。

有媒体统计,仅2019年,渤海人寿就与主要关联方交易海航资本、浦航租赁、天津航空、海航集团北方总部,就信托计划、保费等项目,合计发生高达99.06亿元的关联交易(部分未落地)。

不过,海航集团剥离渤海人寿的动作已经启动,早在2019年初市场就传出相关消息,到2020年6月,天津保税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吕英博被任命为新一任董事长,意味着,海航退出后,渤海人寿将为当地国资接盘,不过目前,尚未获得监管批准。

君康人寿

监管驻场,深陷大股东套取资金传言

最近的一则关于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出问题的消息来自于君康人寿,从最初的昭德人寿,到后来的正德人寿,再到君康人寿,这家寿险公司几经改名,依然没有摆脱公司治理的负面新闻。

根据财新的报道,其董事长路长青及董事陈岩遭免职,公司内部还发生了戏剧性的“抢公章”一幕。后续,忠旺集团进行辟谣,称该报告内容严重失实,君康人寿董事会及管理层稳定,业务运营正常有序,目前已经向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报告此事,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的权利。

根据“慧保天下”了解到的情况,其董事长确实还在位,且监管早已进驻。

澄清过后,忠旺集团的问题依然待解,据多家媒体报道,从2019年开始,融资现金流持续为负的忠旺集团,以各种形式从君康占用保险资金余额已达数百亿元。

2020年4月末,更有媒体称,直指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对君康人寿主要干部进行了集体约谈,而约谈的主要问题之一,便是涉及其忠旺集团涉嫌违规挪用君康人寿巨额保费一事。

很显然,对于君康人寿而言,彻底摆脱公司治理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潘翘楚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综合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