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港股正文

盛京银行:报表里还藏着多少不良资产?

证券市场红周刊2020-12-20 23:17:2027阅

见习记者|李姝华

记者|王立峰

规模与利润业绩增长的不匹配,暗示了盛京银行不良贷款快速增长的事实,上半年2.49%的不良贷款率远高于行业;盛京银行的净息差也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其还存在服务差、业务不合规等问题。

盛京银行(2066.HK),是东北地区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于2014年12月成功IPO登陆香港联交所,募集资金98.22亿元,也是东北地区第二家IPO的商业银行。

上市以后的盛京银行,很快就因为不良资产上升、资本消耗过快,不得不引入新的资本,并于2019年6月获得三位股东联合“输血”180亿元。不过,盛京银行的业绩并未因资本补充到位有多大的改善,依然疲软。截至2019年末,盛京银行资产总额1.02万亿元。值得深思的是,依托两倍于2014年上市时的资产规模,盛京银行创造的利润一点不比2014年多多少。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盛京银行归母净利润54.05亿元,2019年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4.43亿元。今年上半年,盛京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28亿元,同比下滑10.44%。

资本补充到位并未换来银行效率的提升

成立于1997年的盛京银行是第一家总部在沈阳的银行,也是继上海银行、北京银行之后全国第三家实现跨省设立分支机构的城市商业银行。2014年12月,盛京银行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17年,盛京银行资产总额达1.03万亿元,较上市时资产规模增长一倍。

不过盛京银行的盈利并未随着规模扩张同步实现扩张。从净利润来看,2014年,盛京银行全年实现净利润54.05亿元,到了2019年,全年利润依然维持在54亿元的规模,意味着盛京银行规模增长掩盖了其效率的严重下降。这在经营上表现为净息差的下降,以及不良贷款的快速增长。

从净息差来看,盛京银行这一数据从2014年的2.32%一路下滑至2019年的1.76%,今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至1.73%,净下降59个BP。净息差的下降,直接导致了盛京银行盈利能力的下降。反映在财务数据上,就是目前盛京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以及总资产收益率均不及2014年时期的一半。从净利润来看,盛京银行从2014年到2019年期间归母净利润增长实际停滞,今年上半年同比则下滑10.44%。

对于银行来说,规模增长总会消耗公司资本,在利润不能增长且无法实现资本内生性增长的背景下,盛京银行上市之初募集的雄厚资本很快就被“挥霍一空”。财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底,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累计增加了119亿元。这远远超过了2014年上市之初募集的98亿元核心一级资本。

事态发展的结果是,到了2018年底,其资本已经不能满足公司业务发展的需求了,资本补血迫在眉睫。财报显示,到2018年底,盛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2%,一级资本充足率8.52%,资本充足率11.86%,均逼近监管红线,资本补血的意愿强烈。

压力之下,2019年6月20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将发行22亿股内资股和4亿股H股,向恒大、正博、Future Capital等三家股东募资18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新资本到位后,盛京银行的资本指标全面回暖,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达11.52%、11.52%、14.37%。资本实力大为增强。

然而,资本的到来,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其无法解决盛京银行盈利能力下降的核心问题。反映股东核心回报能力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从以往年度的16%左右的高位,回落至2019年末的8.06%,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回落至3.56%。

盛京银行的净息差仍然处于下降通道。此外,非息收入也未能给盛京银行带来什么大的业务增量。从非息收入占比的角度看,盛京银行的非息收入占比仅为22%上下的水平,这在行业内处于低位,尽管这一数据相比2014年IPO上市之初有了很大的改善。

当然,对于盛京银行的股东回报来说,还有一个更大的暂时没有能够逾越的挑战,那就是不良资产的风险管控能力。

暗藏隐忧不良资产攀升

不良率高于行业均值

今年10月披露的盛京银行中报数据显示,其不良资产率快速上升至2.49%。相比2014年上市之初的0.4%,盛京银行的不良率上升了超过2个百分点。不良率的上升,尽管背后有经济方面的因素,东北地区最近几年经济发展整体停滞。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反映了这家银行糟糕的风险管控能力。

横向角度看,盛京银行的不良率在行业内也属于较高者。A、H共计53家上市银行中,盛京银行的不良率排名位居第二,反映其资产质量在同业内较差。从全国来看,盛京银行的不良率远高于全国1.94%的平均水平(银保监会年中数据)。

事实上,如果将不良率的攀升,盛京银行净息差的收窄以及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放在一起来观察,就更能凸显这家银行当前的经营困境。

如前所述,盛京银行的净息差近两年以来总体一直在下降,总体来说,意味着盛京银行的风险偏好出现了下降,理论上,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应该下降。从实际来看,这家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在上升。当然,净息差的下降也有很大可能是由于经济疲弱,信贷需求不足导致,但是这同样无法解释上升的不良率。总体来说,对盛京银行来说,风险偏好的下降并未带来风险水平的下降。

此外,随着盛京银行不良贷款率的上升,盛京银行的拨备压力越来越大。计提拨备会折损利润,并招致资本的损失;不计提拨备,则有可能导致拨备覆盖率不能满足监管上150%的红线要求。截至2020年上半年,盛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从2015年的482%,快速下降至2019年末的160.9%,今年上半年更是下降至130.07%,已经低于监管要求。

《红周刊》记者简单测算显示,如果完全满足监管的要求,盛京银行还需要至少补提25.42亿元的拨备,考虑税收因素,这将导致这家银行上半年的利润进一步暴跌19.1亿元,这意味着盛京银行今年上半年实际的归母净利润仅为9.2亿元,相对财报公布的28.29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下降近70%。

事实上,从盛京银行拨备覆盖率的下降,也可以看出,过去几年,正是借助了拨备这一秘密武器,盛京银行的利润才不至于下滑的更为严重。如今,由于经营不善,这一秘密储备被消耗殆尽以后,盛京银行剩下可做的就是让不良资产充分暴露,计提更多的拨备,但是这会降低其利润表现。

普遍的分析认为,受到疫情影响,中国商业银行未来一段时间依然存在不良贷款上升的压力,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会不会下半年继续走高呢?

业务不合规屡遭罚

不良资产的快速、大额暴露,凸显这家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亟需提升,也隐含着这家银行在信贷投放等领域合规建设需要加强和改善。事实也证明,在过去的从业过程中,盛京银行经营中多次暴露出合规方面的漏洞,并因业务不合规等问题遭到监管部门处罚。

最新的一条处罚来自今年9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因未经授权查询企业信用报告(含信贷信息)、未及时停用离职人员的个人征信系统查询用户等多项违规,被处罚款299.5万元,并对时任盛京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综合员罚款1万元。此外,今年1月,盛京银行总行因未按规定时限报送案件信息,被辽宁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盛京银行私自查询个人征信的情况早已有迹可循。今年8月,有消费者就盛京银行“无授权私自查询个人征信、客服态度恶劣”等问题在21CN聚投诉网站上表达不满,而截至今日这条投诉仍处于未解决状态。12月11日,也有消费者在投诉平台上就盛京银行客服电话骚扰、信用卡利息高等问题投诉。

除此之外,盛京银行还因违规发放“假按揭”贷款多次受到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2019年4月30日,辽宁银保监局行政处罚公开信息显示,盛京银行沈阳分行因法库支行违规发放“假按揭”贷款,被处罚款50万元,对该支行违规发放“假按揭”贷款的两名直接责任人(李化通、吴继岗)被处以警告甚至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的惩罚,另4名直接责任人被监管部门给予警告并罚款10万元。

同一天,盛京银行总行因违反规定发放个人住房贷款也收到一张罚单,被辽宁银保监局罚款20万元;盛京银行大连分行因授信管理未尽职,抵押物管理不到位被罚款50万元。2020年1月10日,盛京银行还因“未按规定时限报送案件信息”被辽宁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某种程度上,盛京银行业务上的违规源于公司效率的低下。如前所述,2017年以来,盛京银行无论是规模扩张,还是营收规模,增长明显放缓,甚至由于不良资产的大量暴露,导致了其净利润增长出现大幅下滑,业绩表现极其不稳定。这与国内很多领先的商业银行相比,差距很大,如宁波银行、招商银行等。

盛京银行经营的低效率在展业上也有体现。《红周刊》记者采访了当地的市民,其中一位持有盛京银行卡的市民表示,盛京银行办事效率不高,办个业务要等半天,而且里面工作人员的说话态度还差。

前述21CN聚投诉网站上,同样也有一条关于“盛京银行客服外呼以及态度”的投诉悬挂于网站,投诉时间是今年12月11日。投诉的核心诉求是盛京银行客服在未经客户允许的情况下,且客户还在开会的时候,随意骚扰客户。

责任编辑:陈志杰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港股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