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先有马云,后有阿里
2019-09-08 21:17:022阅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卢泓言

前几天一个纳斯达克上市CEO说到他领受至深的一个窍诀:“做公司一定是胜在谋略。”大概很多人都默认如此。复盘一家公司的成败得失最常归因到战略。

我猜这句窍诀只是露出来一半。人生战略决定企业战略。不把创始人的天性考虑进来,就理解不了战略是怎么生出来的,又是如何老病死的。就事论事可能是坐井观天。

就像张勇在阿里内部说:战略换了,如果人没换,组织架构没调,等于零。

所谓。事在人为。

借着阿里20年,马云55岁辞去董事长的时机,聊聊这个题目。今天放眼互联网,最能说明“事在人为”这个理的,还是马云造阿里。

梁宁昨天跟我说。人生包括三部分,生活理想、事业理想、公益理想。普通人一般只有生活理想。而不在少数的创业者完全沉浸在事业里,争分夺秒的拼,活活累死的年年有。三种理想都充分发育的创业者真心不多。

梁建章算一个。曾经辞去CEO,携家小去美国念书,尽享天伦之乐。后来以学者身份推动中国放开人口政策。然后耿直boy又身体力行为国造人,生了二胎。梁董事长、梁教授、梁爸爸,很多人的偶像。

马云也算一个。练太极、拍电影、推广传统文化。不拘一格,各门各派都有交情。是总统、名流的座上宾,在联合国兼着差事,正在用他的方式培养上万名乡村老师和校长。

一个大杂家。也是个小宇宙。

去年马云宣布一年后不做阿里董事长了。当时在俄罗斯,普京当面问,你怎么要退休了。马云说,趁着年轻,我还想多干点事。这些事,无非就是生活和公益。而这些事倒过来决定阿里的骨架和命数。

马云2013年49岁时辞去CEO。当时阿里在迅猛上升期。后来换了两个CEO,阿里还是迅猛上升。这在中国恐怕独此一家。

大家都知道,现在不少顶尖企业是不容易交棒下去的。缺乏相应的人才和制度安排。这应了马云说的“晴天修屋顶”。上升期退,企业和人都受益。力不从心时才想退,就难了。企业和人都难。

当然,天性各不同,硬币有两面。同生于64年的张朝阳说,我体力好,做到80岁,活到150,你们怎么跟我拼。如果做到了,也是气冲斗牛,大丈夫。不过马云是另一类,他说不想60岁还在办公室开会。

王慧文发过一个朋友圈:新经济公司组织能力过关的,只有阿里。这算是业内公认。我看最直接的原因,马云不想只做一个CEO嘛。既然想抽身,天南地北都耍耍,保准真心实意的培养梯队。

每家公司都会把人才候备当作大事。可是效果有高下。如果年轻人要进一步,上面老人得动。一级一级往上牵扯。像弹簧一样,最后的压强会传递给大老板。

新人培养好了,老人才能撤。老人真想撤,新人才能长出来。这是硬币的两面。马云想去另一番天地耍,于是阿里的年轻人得帮老板这个忙。

现在阿里38个合伙人里有4个是80后。其中淘宝天猫总裁蒋凡是85后。

小马哥曾经说。也许你什么都没错,只是错在老了。多么深沉的感悟。在抖音和快手们壮大起来之前,小马哥就说过这话了。

马云比小马哥年长小10岁。离今天的新生代消费者远了30岁。有一个方法是不要老。可是违背自然法则。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让年轻的上。留下来,耽误两代人。走出去,成就两代人。

82后的宿华、张一鸣和程维已经翻江倒海的今天。最高层团队里有没有打仗打出来的80后,可以是衡量梯队培养是否及格的指标。

马云第一份职业是老师。自称最梦想的事业是做老师。正在为全国培养乡村老师和校长,这是在做老师的老师。马云给新员工训话:把公司当学校。张勇对外采访,脱口而出,“马老师”。

天地君亲师。这五个字透露着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感恩和敬畏。天地自然长养万物。一国之君保人民平安。父母生养下一代。没有天地君亲,人无以存活。

这里的老师,不是传形而下的东西,教人磨豆腐、解数学题。而是专指形而上,教人价值观。而价值观,比如无私乃百智之宗,比如拥抱变化,正是最底层的方法论。

价值观和方法论,重塑人的心智,脱胎换骨。正因为此。老师才能位于天地君亲之后,成为每个人感恩和敬畏的对象。父母给人生命。老师给人慧命。

阿里对所有员工的考核,有50%的权重是考核价值观。这在科技公司里独此一家。有些公司下手学习,但难落得了地。真可能是少了一个梦想做老师的创始人。

马云曾经问:是做事用人,还是用人做事。答案是用人做事。马云自己得身体力行。怎样的人,就做怎样的事。既然是马老师,当然用价值观管人,然后由这些人去做事。

阿里六条价值观,号称六脉神剑。每一条有详细的行为描述。每条价值观分A、B、C三档。先由员工自评,之后由管理者评分。评分为A或C,必须有案例说明。主管要就绩效与员工谈话沟通。这占到员工总绩效的50%,跟硬碰硬的业绩kpi同等重要。

若是纯用业绩kpi要求员工。全靠数字论功行赏。简单粗暴,容易出效果。

若是用kpi管结果,再用价值观管发心,管过程。这样三点一线,一条直线就出来了,不会变形。这个难在,喊口号容易,入心难。真要维护价值观常常损伤短期kpi。

不过难易总是相对。我高中时数学老师在台上讲完题,朝下面一看,有的一脸茫然,有的轻松自如。老师哈哈一笑:“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我对这个场面印象极深。

马云通人性,好哲学,有辩才。早年被称为“蛊惑者”。这样的人,用价值观塑造人和指导业务,是相对容易的事,因为他上瘾。

淘宝小二权力太大,腐败难免,还有进监狱的。有人建议“权力上收”。马云说:权力下放,才是权力,放在自己手里,眼睛盯着,不是权力。把“权力”换作“知识”,正是一个老师会说的话。

就算常青的企业,几十年就算不错了。大学就长很多,几百年的也有。而更长久的形态是圣哲教育。比如孔孟,老庄。他们没有围墙,不造产品卖,并无kpi,也无森严的等级。

圣哲教育只用一种东西,植根于人心智之中的价值观。只用两个问题:你心里领悟了吗?你实际做到了吗?然后基业常青。

阿里的考核50%是价值观,50%是业绩。这就算是个学校和企业合二为一的组织了。

任正非说过大概一个意思,最高的能量是思想。还说,最喜欢干的事是改文件。文件传递思想嘛。用思想管企业,任正非和马云是两个代表。灌输思想这个事,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需要天赋。

进了佛门,要起个法名,提醒自己新开始。自创立淘宝始,阿里有花名文化。以前是马云,可进了阿里就是风清扬。以前是张勇,进了阿里就是逍遥子。名字,是对一个人莫大的心理暗示。

叫风清扬,就要做风清扬,就要认这个江湖,守这套规则。名字是一种文化的最底层代码,潜意识里的认同。

轮岗是阿里的基本策略。彭蕾HR出身,戴珊客服出身。经常看到阿里公告,阿里云总裁又回到支付宝当总裁,支付宝的人去大文娱当总裁。很多老人三年内换过七八个部门,五六个老板,说是“极其痛苦”。

价值观本身也是方法论,是学习的能力。如果是以价值观塑造人才、驱动业务。那么轮岗他也有可能把事情干好。如果以价值观塑造人才、驱动业务是空话,落不了地。那一轮岗就会散架。

轮岗就是练兵,倒逼。

不过散架在所难免。听说阿里对轮岗结果的评价。即使业务失败,但人得到了锻炼,有所积淀,也算成功。这是“借事修人”。比“事在人为”高一级。事一时败了,只要人长进了,事总归还是能成。

行癫做了淘宝天猫总裁一年多,再调去做中台。有人以为行癫做得不好才换岗。其实行癫是技术出身,若不在淘宝天猫前台练过,容易闭门造车。做淘宝天猫是借事修人,再去做中台就可以因人成事。

我的朋友崔旭敏说。以前的阿里重视价值观,是马云要这样干,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然后真的成了。今天的阿里传承价值观,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连绵不绝。

内循环打通了。这是马云可以退休的资本。

起头提到,一位纳斯达克上市CEO说自己领受至深的窍诀,还有第二句:“公司最重要的是模式,长期依赖人的公司不长久。”

这话看似是有bug的。试问,创始人和CEO自己算不算企业长久依赖的人?有几个模式逃掉了被后来人颠覆的宿命?

马云去年在湖畔大学讲:这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企业要壮大,实际在于对人才、人性的把握,产品最多只在战术级。我最骄傲不是商业模式,而是人才梯队、组织建设还有文化。

我猜,记者没能追着纳斯达克CEO把这个窍诀问到底,还是只露了一半。这里说的模式,可能正是挑选人、培养人的模式。所谓事在人为。关于事的模式,是表层的模式。关于人的模式,是底层的模式。而关于人心、人性的模式,那便是圣哲教育了。

今天马云不做董事长,也不是真退休。

不做CEO之前三年,内部开始试行合伙人制度。不做CEO的第二年,阿里上市,正式对外推出合伙人制度。五年之后的今天,董事长也辞了。只做38位合伙人之一。

一切都是有备而来。按部就班。

合伙人制度的最大要点。合伙人来自这家公司在职的骨干,不是外人。由合伙人决定过半董事。由此决定CEO以及一切董事会决议。所以,由合伙人控制公司,而不是董事以及背后的出资人控制公司。

说白了。干活的人管公司。

那么谁决定合伙人人选?合伙人上面有个五人委员会。其中马云和蔡崇信是永久成员。其他三位会换届。这五人决定候选的合伙人,由所有合伙人投票,得票3/4以上通过。另外这五人委员会还决定合伙人奖金。也就是人权+财权。

以AB股同样可以控制董事会,再决定CEO。只是上传下达只在CEO一人,未免单薄。38人是个网状的群体,他们的合力,更有能力保价值观的稳固和传递。

退而不休也不是贬义词。仰望星空之所以美好,前提是同时也做到脚踏实地。

任正非不久前讲。他本来准备放弃对华为决策的一票否决权,就此罢手。可因为华为整个治理层是通过持股员工一层层选上来的。于是害怕员工将来草率投票造成公司命运大波折。就像英国脱欧。所以就保留了任正非的否决权。这个否决权将来由退休的类似“长老会”继承。

马云跟任正非相同。都要在脱离一线后,保证这家有10万以上员工的企业不变形。都为此做出了制度创新。

马云跟任正非又不同。任正非一心在华为。马云还有阿里以外的事情。比如联合国的差事和培养乡村老师。任正非即华为。可马云不完全等同于阿里。

有个朋友跟我讲。马云辞了董事长。在传统关系上跟阿里做了切割。阿里有事,不再决定性的牵连到马云。马云有事,也不再决定性的牵连到阿里。

马云不再只以阿里的商业立场看世界。而能从社会的、文化的、全球的立场看阿里。当今正是全球大变局,波诡云谲,有危有机。于一国商业本身入手难以勘透全局。于是马云能以合伙人这个着力点给阿里上一个能量级的滋养。

小马哥自出道以来,擅长自下而上。马老师出道以来,擅长自上而下。我一直觉得这两个人是水火既济,相辅相成。搅动了中国互联网转起来。

任正非像少林方丈。内力深不可测,高山仰止,给人依靠。马云像他自封的风清扬。独孤九剑虽有其形,却变化莫测,以无招对有招,给人想象。

风清扬在金庸笔下出场已经暮年,是唯一没有与人交手的人物。其他绝顶高手都是与人交手的。少林方证大师是与任我行交手的。就连扫地僧也是与二位黑衣人交手的。

因为不交手。所以看不见深浅。

肉身不在江湖。神识在江湖。隐身华山后山思过崖。教了个徒儿令狐冲,就能振兴一派,傲笑江湖。因为不在江湖,所以另有洞天。

大概,风清扬真是马云的真爱吧。合伙人制度是马云苦心造出的华山思过崖。

阿里不可模仿。只因“事在人为”,马云独此一家。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到底学什么?把自己活透彻,仅此而已。

想起清代龚自珍有诗: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共0条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