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紫光集团债务危机背后的财务谜团

《财经》杂志2020-11-12 20:19:3146阅

原标题:紫光集团债务危机背后的财务谜团

文| 周源 刘建中 陈伊凡

多方迹象显示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光集团”)正深陷债务危机,并可能导致董事会核心成员的更替。

11月10日,据新加坡资讯服务提供商REDD报道,紫光集团拟对到期的10亿信托贷款申请展期两年,而5000万美元以上的违约事件可能触发美元债交叉违约条款。

截至2020年6月30日,紫光集团账面上有超过400亿的非受限货币资金,但却无法偿还10亿元到期信托,其中的谜团,有待揭晓。

REDD报道,北京市政府和紫光集团的控股股东清华控股11月11日派出由北京市副市长殷勇领导的专案小组评估紫光集团的财务情况,该小组正向有国企债务重组经验的金杜律师事务所征求意见。

最新消息显示,北京市政府已选派清华控股党委书记、董事长龙大伟代表大股东清华,正式加入紫光集团的高层运营管理,或将与紫光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伟国共同担任联席董事长,紫光集团也可能将采用近年来流行的“双首长”共治模式。

因曾经发起多笔大型收购,赵伟国在芯片行业内一度有“并购狂人”之称。

11月10日,紫光集团官网发布一则名为《清华控股继续推进校企改革》的简短公告,称“清华控股将进一步加强本集团公司治理,优化董事会和经营管理机制,同时引入专门工作团队,以有效推动校企改革工作,促进企业稳定运行,积极稳妥化解经营风险,实现产业战略发展”。

图源:紫光集团官网截图

有消息称专案小组向金杜律师事务所征求相关意见,金杜律师事务所此前曾参与大型国企债务重组。《财经》记者分别向紫光集团和金杜律师事务所求证此事,截至发稿,均未收到明确回复。

受不利消息影响,11月12日,紫光集团存续债再次大跌。Wind数据显示,“18紫光04(155085)”、“19紫光01(155169)”和“19紫光02(155279)”下跌均超过30%,盘中两次触发临时停牌。

规模与债务一起狂涨的十年

紫光集团公司成立于1993年4月,前身是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2010年3月,紫光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革,引入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当时持股49%),天眼查显示,赵伟国持有健坤投资70%的股份,但清华控股仍为紫光集团控股股东,当时持股51%。

2020年 6月,受新一轮校企改革推动,紫光集团再次增资扩股,引入重庆两江新区产业发展集团。官方资料显示,清华控股、健坤投资、两江产业集团或其关联方三方各持有紫光集团三分之一股权。

赵伟国执掌紫光集团后,通过多笔收购,逐渐将业务聚焦在芯片和云网设备两大领域。目前紫光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旗下有长江存储、紫光国微(SZ:002049)、紫光展锐、法国立联信等多个公司,同时,紫光集团子公司新华三则主营服务器、网络等IT设备和云服务。

在紫光集团众多芯片子公司里,主营安全芯片的紫光国微已经上市,2019年营收34.3亿元,净利4.06亿元;主营智能手机芯片和物联网芯片的紫光展锐是仅次于华为海思的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企业,正谋求科创板上市。不过,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是目前最受外界关注的公司。

长江存储主要研发存储芯片里的3D闪存芯片。数据显示,2019年,存储芯片产业规模约占全球芯片产业的30%,但中国存储芯片高度依赖进口,国产化比例不超过5%,长江存储与合肥长鑫被视为有望解决中国存储芯片“卡脖子”问题的两家公司。自2018年5月起,工信部电子司前司长刁石京出任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兼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侧面凸显了长江存储在中国芯片产业里的重要地位。

过去十年是紫光集团高速发展的十年,但伴随的是越来越沉重的债务。紫光集团财报显示,2019年该集团营收769.38亿元,总资产为2977.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3.46%。

虽然2020年半年报显示,紫光集团负债率降至68.41%,但现金流吃紧的问题日益凸显。引发市场警觉的事件之一是,该公司于10月末放弃赎回永续私募债“15紫光PPN006”。

Wind数据显示,未来3天,即11月15日,紫光集团还有一笔13亿元人民币债券将到期;12月10日,一笔4.5亿美元离岸债也将到期。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紫光集团及其子公司的境内外未偿还债券价值约70亿美元。

11月5日,中诚信国际将紫光集团 AAA 的主体信用等级以及“18 紫光 04”、“19 紫光 01”和“19 紫光 02”AAA 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债务风险由来已久

总资产近3000亿元人民币的大公司为何连10亿元的信托贷款也无法按期偿还?它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其间有诸多谜团待解,但紫光集团财报显示债务风险由来已久。

紫光集团的有息负债一直很高,表1显示了其负债情况。

表1:紫光集团的负债

资料来源:公司债务半年度报告。单位:亿元人民币

当然,紫光集团的股东有清华控股。如此强大的股东背景,的确可以给投资者信心。截至2020年6月30日,紫光集团获得的银行授信总额为2958亿元。其中,已使用额度为1402亿元,未使用额度为1555亿元。但是,紫光集团的银行授信虽多,如果没有合适的抵押、质押等保证,银行也无法放款。

因为无法从银行获得足够的资金,紫光集团就利用了其他途径融资,比如发行公司债券、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以及信托产品等。

以上这些融资方式通常没有充足的抵押物。这时,市场对于公司的信心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公司的盈利能力,尤其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盈利能力。这种能力的衡量标准被称作“扣非后净利润”。而在这方面紫光做得并不出色。

2017年紫光集团净利润29.86亿,但扣非后净利润为-11.24亿;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锐减至-72.22亿。2019年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为-65.95亿,2020年上半年为-49.35亿元。(2017年、2018 年、2019 年和 2020上半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22.39 亿元、-67.86亿元、-127.63 亿元和-35.76亿元)。紫光集团这种扣非后净利润情况,的确很难给市场信心。

除了扣非后净利润可以给市场信心之外,公司账面现金也是市场信心的重要来源。而紫光集团的债务问题,恰恰被这一点掩盖了。

表2显示,在在紫光集团的账面上,货币资金一直非常充足。2017-2019年,即使扣除了受限的货币,可以自由支付债务的资金约500亿元。

表2:紫光集团的货币资金情况

资料来源:公司债务各年度报告

2020年半年报显示,货币资金仍高达516亿,其中受限货币为96亿。这就说明,在2020年6月30日,紫光集团还有超过400亿的非受限货币资金。那么,为何却无法偿还信托的10亿元?这个目前不得而知。

但事实就是事实,一根稻草有时候也能压倒一只大象。

在去年年底长江存储的一次小型媒体发布会上,赵伟国首先感谢的就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并希望能继续得到银行的支持,因为未来十年,紫光要发展“中国芯”依然面临着海量资金的投入。如今,赵伟国还能等来他的白衣骑士吗?

责任编辑:薛永玮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