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梦碎江南

作者:林慕清
人气(6)评论(0)字数(0.4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为了爱你,我赌上了命,输,你亲手拿走了赌注。也罢,也罢,一碗汤我忘记了所有的伤痛,开始新的人生。我赢了赌注,却失去了全部。我愿用今生的所有去弥补我前世的错。宠你爱你用我的全部。

最新章节

第3章 :原来是你(2019-09-26 02:59:00)

同类热门
  • 金七娘金七娘前树后海|古言沧海桑田,前世戴着温柔善良的面具活了一世,仍不得安宁。 重活一世,商陆只为寻找真实的自己,只为自己而活,无所谓身份。 本欲孤独一生,自由自在。终是被俗世羁绊,若是你,便心甘。
  • 归去来兮重生之将门嫡女归去来兮重生之将门嫡女夜北兮|古言将军府一夜间遭满门抄斩,嫡女陆欢儿重生,结识李泌,春香,夏婵,秋桐,冬梅,六个女孩从懵懂无知到睿智英勇,最后扛起保家卫国的大旗,驰骋战场。 安阳王祁隆是大祁战神,两次带兵出征,与陆欢儿日久生情,共同携手守护大祁江山。 男强女强 六个女孩的成长史,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 朔漠月朔漠月伊人初见|古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她是楼兰的女儿,她从楼兰古城中走来。她在人间与地狱间流浪徘徊了十年,忘记了自己的来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忘记了自己其实还是个人。如果没有那偶然的相遇,她或许会和千千万万在战争、干旱和疟病中死去的楼兰人一样,和楼兰古城一起消失在茫茫风沙大漠,湮没于漫漫历史长河。 然而就是那一次偶然的相遇,成为了所有人命运的转折点。多年后,当她站在罗布泊西岸,遥望着渐渐被沙土掩埋的楼兰古城,她心中唯一所想的,只有一个问题:如果那天,我专心守在兔子洞边,我的一生,他们的一生,该会是什么样? 如是我闻。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腹黑二王爷:拐个王妃种宝宝腹黑二王爷:拐个王妃种宝宝北屿凉尘|古言五年前,她强上了他。第一次见面,她玩笑似的吐槽他那玩意。第二次见面,他还是他,她身边却多出来四个小崽子是咋回事!“说实话,四小包子是不是本王的?”她瞥了他胯下一眼,“王爷,您行吗?”“行不行,晚上见分晓。”早上,她下不了床。敢说本王不行,就算是她也不行!女人,你是本王的,永远!该死,我为什么要说他不举?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天,她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暗自悱恻。招惹谁,也不能招惹这个男人,因为他太凶残!太污!太流氓!
  • 紫绫舞紫绫舞花墨舞|古言谁许下承诺违背的倒计时却已开始谁信任承诺拼尽所有登上巅峰谁放弃一切守护下六界生灵谁相信谎言众里寻她千百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尹小五|古言【本文1v1!1v1!1v1!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无虐,没误会,我把小三都给你们扼杀在路上!】 父亲去世,苏芮然跟随母兄投奔长安外祖,京城险恶,所幸有家族庇佑顺风顺水,什么!你说还有未婚夫!还打小儿订的! 自此,长安的话本行业遭到严重差评打击,少年黯然伤神:话本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教的根本没用! 又名《我在长安当媒人》,《天啦噜,我的夫君不可能那么蠢》 ------------------------ “我说你是不是人啊,人家小姑娘来长安的时候才不过金钗之年,你就奔着成亲去了?” “闭嘴!”什么金钗之年,看不起谁呢,我明明在她总角之时就认定她了。 ------------------------- 伪装失败之后,苏芮然指着殷邵宣鼻子委屈不已: “装什么落魄猎户啊,还世代养鸡的,你爹知道吗?” 一次,两次,三次,多少次, 苏芮然对着一脸无辜的少年: “宫里的先生都是教皇子翻墙不走正门的吗” 少年嬉皮笑脸,从墙上翻身跃下, “我瞧着你这院的墙头翻着挺舒服的。”
  • 南笙梦之乱世倾城南笙梦之乱世倾城木落夕阳|古言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乱世纷争,谁颠覆了谁的天下。一剑断袍,谁又负了谁的一生。温情的背后是不可言语的苦楚,还是精心策划的阴谋。谁又会为那繁华盛歌提尽最后一笔。
  • 重生之医女有毒重生之医女有毒浅月流萤|古言前世,她痴情错付,被渣男渣女骗的团团转。毁了自己不说,还害得家族破灭。 一朝重生,她已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傻女人。 一手银针活死人肉白骨,誓要将前世害她之人诛尽,护家人平安。 … 全温都的人都知道,洛心瞳是整个洛家的掌中宝。 父母宠着,一群兄长护着,洛家的择婿标准更是严苛的要命。 上门提亲的通通被各种理由拒绝,打包扔了回去。 直到有一天…… “老爷,八小姐跟人跑了…” “是谁绑架了我的宝贝闺女?” “不不不,是八小姐追着人家跑…” “放肆!我女儿看上他那是他的福气,居然敢跑?立马给我把腿打断了拖回来。” “……”(这是一个重生复仇,跟女儿奴老爹,哥哥们斗智斗勇的故事)
  • 花千骨之白头到老花千骨之白头到老忆允|古言”师傅”他有多麽希望花千骨再这样叫他一次
  • 永戮山河册永戮山河册断桥花魂|古言昏昏岭隔重重信,渺渺江如寸寸心,所以,宋韬玉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渺寸,男子脸上挂着陌生的冷笑,他在欣赏的是自己刚炼制成功的杀手傀儡。 渺寸飘荡了三百年的魂魄啊,她始终记得,宋韬玉也曾经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善良地教导她如何悬壶济世,在她死后,他依旧在教导她,不过却是教她如何杀人于无形,作恶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