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星辰变:残花落地

作者:苏锦熙
人气(2)评论(0)字数(0.4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悬崖边。一个单薄的身影不知哪来的力量拉着挂在崖边的男人。男人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放手!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吗?!”她只是哭着摇头。即使寒风凛冽,即使碎发飘进了她的眼眸…

最新章节

第4章 柯泯熙的作用(2019-09-26 02:38:01)

同类热门
  • 妖孽邪王妖孽邪王茶酒悠月|幻情“公子,你说王妃人选是必须倾国倾城你看我怎么样?” 某邪王冷魅一笑,“与我家宝贝相比,云泥之别!” “公子,那我可是大陆上的人人尊敬的天才!” 某邪王不屑,“我家宝贝顶级天才,不需要任何人尊敬,只需要别人仰慕!” 心机女气得跺脚,“那我手里可是有神级神兽,我嫁给你绝对会给你脸上增光!” 某邪王嫌弃的拂袖离去,“我家宝贝手中不仅有神级神兽,更是有圣神级神兽,而且一抓一大把,你这手里的神兽算什么。” 【宝贝,知道吗?在遇到你之后我的眼里心里全都是你,你的一举一动已经占据了我的心,除非我死,否则决不会对你放手半分!】
  • 凤傲山河溺宠特工妃凤傲山河溺宠特工妃杂色晚霞|幻情丞相府懦弱的废材小姐,当逝去的灵魂意外回归时,她已是21世纪最优秀的特工!一身红裙嗜血妖娆,风华绝代,绝代风华!他是暗夜的王,一身黑衣邪魅,无数少女为之倾倒,他却独独钟情于她一人。天堂一起大闹,地狱一起猖獗!
  • 邪王追妻:绝世王爷,逆天妃邪王追妻:绝世王爷,逆天妃欲望1|幻情他,绝代魔君,苦等千年,千年后重逢,爱她宠她,事事为她着想,无时无刻跟在她身边,在外人面前的冰山王爷,在她面前温柔宠溺,任她疯,任她闹。她,二十一世纪杀手界的女修罗,只要她出手,没有失败的任务然而却对自己最信任的人掉以轻心,死后,最后一抹灵魂回归,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异世与他重逢,从小废材变成绝世天才,面对他的温柔和宠溺,嘴上否认,可心中的某颗种子早已生根发芽。看都有傲娇性格并且占有欲都很强的两人,有怎样的腹黑之旅。
  • 长生魔录之魂魔长生魔录之魂魔东方林健|幻情《长生魔录之魂魔》上下五千年,今古传说,灵、人仙魔妖龙六界大战在一次异世中打开了一次惊天地泣鬼神的原始战斗当今天下星古神国六道之人本就不和,上古八大战神又因和鬼面魔君徐福不和。然进行了千年之久的战斗,最后因为辉月女神的封魂术把所有会魂灵法术的人都给封进了阎王的生死簿里她希望世界从此安宁。包括众神阎王也都不例外,可是鬼面魔君却是自己从生死簿书里又名长生魔录的书里跑了出来这下封印解开,今古混乱蛇妖莫心水逃出后使用阴魂转生术复活古代一干人等世界从此大乱。一代女皇邪恶灵皇林可月和魔君林宇斌生下的女儿又会是什么?上古八大神器为何识得自己的主人,斗蛇妖斩神兽灭魔尊走进魔书世界,探寻不一样的魂灵道路,冷眼看人间,笑傲我六道。
  • 邪王强娶:溺宠妖孽狂妃邪王强娶:溺宠妖孽狂妃辰宇儿|幻情她,二十一世纪中西医界最年轻的天才医师,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顶级雇佣兵;她,苍澜大陆闻名嘲讽的绝世废材,经脉闭塞且自闭痴傻;当她变成她,是穿越,还是神魂的归位?九幽现世,逆天下之强,元素精灵的苏醒,灵力尽归我手,上古神兽的归位,日月同升,满目的星空,是上古邪神独有的追寻了万年的专宠我本妖孽,六界妖邪何惧”臭丫头!再不嫁人就要当超级剩女了!“某老头笑的猥琐,双眼放光的盯着眼前的宛若星光实则内芯狡黠灰暗的某无良男子,嗖的一声扔下,转身,关门,手中抓住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亲亲孙女。“看,逼婚啊,我就委屈一下自己和你将就一下呗!”某男一脸无害,笑出二十四颗洁白的牙齿。某女牙痛中??????
  • 泣血蔷薇泣血蔷薇涟雨洛汐|幻情黑白蔷薇开放得更加绚烂光暗精灵融合得愈加自然那些被忽视了的花瓣上凝结的火红露珠是精灵之血还是伊人之泪
  • 灵犀灵犀蓝色狮|幻情东海有龙,名曰灵犀。“那两人是你仇家?”灵犀闷闷道:“算是吧。”“连你都怕……他们什么人?”“左边那个是双头蛟,右边是三头蛟,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到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乖乖徒儿往哪跑乖乖徒儿往哪跑爱笑的田园猫|幻情五岁那年,一场大火烧了公孙府的嫡长女——公孙倪的房间,眼看大火就要烧到公孙倪的藏身之处了,她绝望的看着这场大火,他身穿红衣,从天而降,抱起她飞身离去。 “你是谁?”“百里赤刹。”“我想回家。”“那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放的火?”“想。”“那,跪下,拜师。” “师父,受徒儿一拜。”“乖。”
  • 冥玄异界:我在彼岸等你冥玄异界:我在彼岸等你银橙子|幻情苏暖从小到大都做着同一个梦,这令她感到非常奇怪。一天,一个自称来自彼岸世界的男人来到她面前,彼岸,也就是亡者世界。她是个相信科学的人,但她更相信她的眼睛。自从遇上这个男人,怪事就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她的身世之迷也开始渐渐浮出水面,她想知道的,只是真相。————我在彼岸等你。
  • 繁星璀璨繁星璀璨小艾尔|幻情在这个世界上,她没有亲人,但她有朋友。她想懒懒散散地过着整天窝在家里数钱数到手疼的日子,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可她又不得不出去闯。她是个逗比也是个心思慎密的人,她不爱总去思考那些弯弯绕绕的事,可环境却迫使她去想。她一生爱干什么爱什么,没有人能阻止,更没有人能征服。只有一个男人,能让她安心,让她恨得咬牙切齿也会很开心。她是樊兴,繁星璀璨,她也在绽放着身上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