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在古代做吃播

作者:在御妹妹
人气(11)评论(0)字数(5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阮眠眠十五岁之前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亲人,凄凄惨惨这年又被赶出孤儿院,自力更生孤苦无依的她没想到被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捡了回去。吃饭还能赚钱?阮眠眠第一次觉得命运之神眷顾自己了。有饭吃,有钱赚,还有帅气老板。什么?老板是穿越的?果然是足够特别呢(阮眠眠星星眼#)

最新章节

第49章 结识新朋友(2022-02-11 19:00:15)

同类热门
  • 暴徒王妃暴徒王妃鱼鳞图|古言她是国际在逃的红名罪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全球通缉榜上的头号暴徒,联合国最想绞杀的人。不幸被联合国逮捕之后,国际法庭的处决结束了她的生命。暴徒穿越古代,罪犯遇上美男,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个黑暗的等级森严的王朝。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史上第一暴徒女主重磅来袭!让世界,爆炸吧!
  • 凤袍伴生凤袍伴生艾司西酞普|古言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地方,这是一个奇怪的封建王朝,穿越到“花瓶子”无灵力,无天赋的废物的女孩骆琰利用21世纪知识,当了一次才女。多才多艺的她玩转古代。收服神兽,认识姓慕不姓慕容的女孩慕容儿,帮助九尾小狐仙,练成绝世回魂丹……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的郡主大人,有背负上联姻的重任,平等开放社会穿越的她又回怎样面对呢……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不介意,如果最后是你不介意,如果最后是你An三三|古言失去父母的女孩得舅舅收养,平凡的日子中,她的缘分一直在身边打搅,过早独立的她不知这缘分是上天注定的。经过战乱后她终于明了自己心中所爱,后来她不断寻找走失的缘分,最后她与他相拥而泣。
  • 穿书之恶毒娘亲逆袭记穿书之恶毒娘亲逆袭记骑马的小狐狸|古言林染染穿越了。 她竟然穿越到自己看过的一本书里,成为书中的恶毒女配,男主的前妻。 打孩子,虐待自己生下的小男孩, 后来,善良的女主把她生的儿子当个宝。 最后成功he,而她林染染却染病,年纪轻轻就去死了。 老天,怎么就让她穿越成这么个恶毒的女人,她还没有嫁人好吗? 设定:男多女少,一对一,娇宠。
  • 皆非蓬蒿人皆非蓬蒿人zichao|古言一个是大魏国将门之女,狡黠如蛇。出于忠孝,倾尽所有。 一个是大新国王氏公子,玩世不恭。为了权利,不惜斗争。 两位皆非蓬蒿人。到头了,人生不过虚空、捕风。
  • 遇夫呈祥遇夫呈祥王摩诃|古言女在佛前祷告:“信女此生有三个愿望,第一为父报仇,第二重振家业,第三觅得如意郎君。” 男在佛前祷告:“善男此生也有三个愿望,第一娶到乔玉贞,第二娶到乔玉贞,第三娶到乔玉贞。” 玉贞回头怒视:“你一个土匪也敢自称善男?”
  • 入戏三分:棋定天下入戏三分:棋定天下左左是小坏蛋|古言曾经有人问我什么是爱什么是恨我说,我爱过一个人,也恨过一个人,但我无怨无悔。本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有爱人有家人,却不曾想到这一切只是假象,家族斗争,利益勾结,皇位争夺,在爱情这条路上渐渐迷失自己。到最后才发现,这不过就是他的一盘棋局而已,我们只是他的棋子,一切都是戏中戏,局中局。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白发罗刹白发罗刹木颜汐|古言她刺杀,很不幸那人是他。他微微扬眉,不屑于这个贸然闯入他的计划的女子,“你是谁?”她冷笑,“要杀就杀,问这问那的干嘛,磨蹭!”他笑了,却笑得迷茫,因为当他望见她的红唇,他竟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多年后,两人再次相见。绝冷笑:“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没有遇见过你。”他苦笑:“我又何尝不是呢?那样至少我还没有对不起你。”绝冷漠离去:“不必觉得对不起我,我们已经恩断义绝了。”他喃喃自语:“是啊,回不到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