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绝世萌徒师傅安敢皮

作者:温酒啊
人气(0)评论(0)字数(8.1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原本是影后的洛千水醒来竟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孩子!一个俊美的男人竟然一直喊自己徒弟!“徒弟为师饿了。”“再吃你天丰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就没了!”“徒弟你现在胖的咋这么像个小猪?”“我是小猪你就是老猪!”长亭嘴角上扬,道:“我把你当徒弟你却认我做爸爸?”

最新章节

第1章 他就是个沙雕(2021-11-24 17:17:06)

同类热门
  • 见鲤书见鲤书断尾巴的野猫|古言后来,人们四处传扬 沈鲤是九洲八海第一个女剑仙 只是他们不知道 那个时候沈鲤再也拿不起剑了
  • 农家老太太农家老太太独恋一枝花|古言比穿越成农家小寡妇还惨的是什么?那就是穿越成老寡妇。姜婉白想着,她都这样了,谁让她不痛快,她就让谁不痛快。
  • 殊世庶妃殊世庶妃夏木暖晴天|古言曾经有一位儒雅王爷对她说:“以我之名,冠之你姓。你可知我心意?”结果他将她当做礼物送给别人。 曾经有一位多情帝王对她说:“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们同生共死,可好?”结果他丢下她,一个人跳下悬崖。 曾经有一位温柔琴师对她说:“在下独身一人,唯有陋室一间,可否邀佳人长相伴?”结果他富贵逼人,另娶她人。 曾经有一位艳丽美人对她说:“我素来不喜欢亏欠别人,今日你的救命之恩已还。小不点,你我从此天各一方,永不相欠。”结果“她”经常跑到她身边蹭吃蹭喝。 当儒雅贤德的王爷成为腹黑城府的野心家; 当风流多情的帝王成为励精图治的情痴; 当温柔谦和的琴师成为挑拨离间的权谋者; 当婀娜艳丽的美人成为仗剑江湖的侠客…… 她看清了所有人的面目,惟独看不清自己的设定:她是四处流浪的孤女,还是诞含金匙的贵族?她是才姿双绝的绝世佳人,还是征战沙场的质子? 飘摇半生,执手天涯。夕阳西下,幸而有他在身旁深情呼唤:“缀儿!我们回家!”
  • 倾世璃沫倾世璃沫柒染墨|古言——如那日,漫天白雪,如那日,倾国倾城。不似那日,心布疮痍。望白雪,衣袂飘飘,神色清冷。望身下,遍地鲜红,如若彼岸。世人知,江湖上多了一个宫派名曰:諾颜。却不知它名字的由来...我既然毁了颜家,便用这个諾颜当做我的利剑,亲手完成我的诺言。我说过,若我不死,我定让你生不如死。现在,也到了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曼珠沙华的妖娆,却也是为了掩饰它心底的悲伤。她的心狠手辣,也仅仅是为了掩饰她心底的悲伤。——人生如戏,一曲终会散,人世短短数十载,最后的最后,我愿与你执手,共望漫天星辰,醉卧百里彼岸。
  • 神医宠妃帝王殇神医宠妃帝王殇暗香似雪|古言她是21世纪有名医生,一次意外穿越到历史不存在的光华国。他是传闻中的妖孽皇子,明明拥有绝世才能却只能倍受冷落。一次偶然相见,一场风雨就此拉开。
  • 这个女主不太一样这个女主不太一样彧瑾珩|古言文案没有,简介也没有,书名也是随便起的,但是对写书的热情是真的,这本小说计划了很多年,在我右腿骨折时才正式开始写,简介以后应该会改吧,就是怎么开心怎么写,至于结局,听你们意见,至于我怎么写就不一定了吼,如果看的人多的话,就多写点,其实是不打算写很长很长的。
  • 邪尊宠妻:腹黑小兽妃邪尊宠妻:腹黑小兽妃努力先生|古言【一对一爽文,放心掉坑】前世她是神枪手女特工,因执念来到异世,原本身份显赫,却生在冷宫。是公主却背负母“通奸”的罪名。孤苦无依、敝衣粝食,草包、废材是她的代名词。有一手惊天的医术,却是让人闻风丧胆毒仙。亦正亦邪全凭心情。下毒快哉快哉,毁容?不救。不死不医。中毒?除非万金报酬。废材?就让世人看看什么是绝世天才,丑陋?闭月羞花也不及她半分。孤女在逆世中傲视苍穹,废材草包也能成就一番霸业。
  • 神医妖后:妖皇哪里逃神医妖后:妖皇哪里逃宸魔什锦|古言她是不死之身,拥有家族最强的医术。一朝穿越,成为了人人可欺的落魄小姐,身为帅府小姐,却受人欺凌?本应享受荣华富贵,却被家族遗弃。痴傻的妹妹,病弱的母亲,残忍的家奴……她重生,定要改变这一切!只是,这原本是她的命盘,却多了一个被她无意间在鬼域放出来的妖皇!他残忍决绝,心有抱负,却唯独只对她,这个女人,唯命是从,情有独钟!“你到底要干什么?”她冷酷的说道。“来世的路上太无聊了,而你很有趣!”某男邪魅的说道。有趣,从来都没有人说过她有趣!她手拿银针,既然他说她有趣,就让他尝尝什么叫真正的有趣!【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同道殊途之相思引同道殊途之相思引红妖君|古言高位之上,振臂一呼,战乱便起。 烽火台上,狼烟不断,他静静地看着她,“阿玉你看,唯朕治下,四海一统。这江山,朕与你共享,如何?” 半晌,她不语,转身离去...
  • 水墨倾城之十里香水墨倾城之十里香舞莜|古言本是庄家的嫡女,可惜?在她生下来之时母亲变逝去了。而她,只有祖母的疼爱。从小在祖母的辟护之下,她知书达理,琴棋书画可谓精湛。而又有着绝世的红颜。可惜,在这乱世的舞台,她的命运如同水墨一般,美丽却又无奈、一生经历两个朝代。在真爱的面前,她只能忍受着别人的冷嘲热讽;亡国公主不过是战俘而已罢了?又或者说是和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