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腹黑大佬偏宠我

作者:绮影
人气(9)评论(0)字数(3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夏希凝看着顾慕时,很是无奈的摇头,词善言慈的劝说起他来。“顾总,我们这种关系,结婚就是闪婚,你知道吗?”顾慕时看着她的小脸绷着正经,好笑着配合她,点了点头。“知道,爱情来得确实有些快。”夏希凝嫌弃他这句甜腻腻的话,白他一眼继续虎口婆心。“那你知道闪婚的结果是什么吗?”顾慕时就像小学生好学一眼,点头回答。“知道!早生贵子!”夏希凝原本已经想好的话被他这句话冲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乱说的他。“错!是闪离!闪结闪离!没有好结果!”有小可爱一起玩吗!加群:795872693享受顾总的完整教学服务~

最新章节

第45章 情话说得境界如此之高(2021-11-23 14:46:45)

同类热门
  • 天价前妻不好惹天价前妻不好惹贾娃|现言她是娱乐圈知名的金牌经纪人兼公关。他是叱咤商场的顾家独子,顾氏企业执行总裁。初次见面,她在酒店有条不紊的处理他和女星的绯闻,处之泰然!二次见面,她在酒吧和群魔乱舞,和男人谈笑风生,妩媚妖娆!三次见面,她喝得烂醉,抓着他的衣襟不愿放开,让他一不小心吃干抹净!当六年前的记忆如潮流一般的涌来,他的世界,从此翻天覆地。他从未想过,一切的因果,早已在六年前结下,更未想过,他们之间,竟然还存在着一张红本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恋爱蔓延的季节恋爱蔓延的季节亦千兮|现言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是一个外星人。我除了没有心脏没有血液,不懂得怎样去爱以外,其他都和你们无异。但,这个季节恋爱在蔓延......
  • 霸道总裁暖暖爱:心若动泪千行霸道总裁暖暖爱:心若动泪千行鸢尾.CS|现言母亲去世,爸爸再娶,他决定跟叔叔走,遇到了一生的挚爱。他叫希千行,她叫施心若;他画画,她是模特;他上学,她要同班;他走了,她穷追不舍;十二年后,再相逢,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点点滴滴,唤起回忆,原来,你就是我内心一直在找的人。
  • 旌恋孟中人旌恋孟中人LA2333|现言【流量歌手VS心理学女博士】 【小甜文+小虐(一点点)】 努力变优秀,只为某天见到你不自卑 海归女博士孟黎成了陆旌工作室的小员工,昔日偶像化身今日老板,孟黎用多年来的专业素养洋洋洒洒写了两万字的追男神攻略。 某天,陆旌为躲媒体被迫去到孟黎家中,在书架上偶然看到“90天搞定男神攻略” “这是什么?”陆旌似笑非笑的看着孟黎 “额,那个,我,嗯——”孟黎耳朵通红,紧张的说不出话 “你想追我?”陆旌笑得更开心了 “没有” “你不想追我?” “不是的”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嗯?” “那个,,是郑昕啦,郑昕,额,喜欢那个律师,我帮她想想办法。”孟黎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 “是嘛,我刚想告诉你,追我不用这么多步骤的” ……
  • 边伯贤:苦恋边伯贤:苦恋clbx|现言我获得了一个全新的人生,原本以为会永远这样的幸福下去的.....by向晚你就如我杯子里面的酒,迟早是我的by边伯贤人心的贪婪,不足以看,每个人都是贪婪的,会用自己的精力来换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 晚婚娇妻之璀璨明珠晚婚娇妻之璀璨明珠非鹜|现言出身豪门的夏晓嫣的人生本该是璀璨夺目的,一场意外,年幼的她痛失了母亲,也没了父亲的疼爱,被亲生奶奶逼迫到海外成长,任由自生自灭,受尽人情冷暖。 二十年后,吾家有女初长成,夏晓嫣重归故乡……
  • 绯色婚宠:首席的独家挚爱绯色婚宠:首席的独家挚爱柠晚|现言他是商业巨擘,手段狠佞,冷漠无情。她是被他疼宠着的小孤女,漂亮单纯,古灵精怪。遇上她,百炼成钢化为绕指柔。霍先生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又当爹又当妈的无力感。吼不得,骂不得,打不得。她说了往东你不能往西--某天她喝得醉眼朦胧,口齿不清道。“我家大叔有三好,活好,疼人,会赚钱!”晚上,男人身体力行,低沉的嗓音悬在她的上方,“听说我活好?”【宠文1vs1,男女主身心干净!】
  • 爱,不将就爱,不将就浅巷漓墨|现言第一次遇见你,我就听见了心动的声音,只是自己不敢承认;在后来相处的日子里才慢慢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你。这辈子能遇见你,能和你在一起,不负韶华.
  • 霸道总裁宠妻宠成瘾霸道总裁宠妻宠成瘾溯柚茶|现言他是帝都商界顶端帝盛的领导者,原本是世人说的冷血无情,手段残忍的男人。却因为她的出现,脑袋里只有一个字:宠。 她是帝盛娱乐的一个小小艺人,也是继任家族事业未来的继承人,本是外部热烈内心平淡无奇的生活却因他变得汹涌,当面对这个冷酷的男人时,是否会因此打破自己原来的平静呢? 初闻壁咚时,“嘶--顾总大人,您的脸凑太近了?” 他只是挑了挑眉:“抱歉,不该让你看到我的脸。” 某奈:“???” 某成一伸长臂揽她入怀:“现在就看不到了吧?”
  • 想养的是猫最想的是你想养的是猫最想的是你三猫楠|现言章俞,一个想养猫的属猪男孩。 一本印着猫咪图案的笔记本,陪伴他整个学生时代。 这是她送给他的,纸页已经泛黄了,还未再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