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汉祚龙兴

作者:松州戍卒
人气(23)评论(0)字数(2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21世纪的刘洪,因一次时空穿梭实验事故,穿越到西晋末年的日本,成为到日本避难的汉室后裔!身为汉高祖苗裔、帝室之胄,拯救苍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义不容辞。且看少年刘洪如何回归中原再兴大汉国祚。

最新章节

第49章 招亲(2021-11-21 17:00:09)

同类热门
  • 重生古代之我啥都不懂重生古代之我啥都不懂H林仔|历史我啥都不懂,真的不懂,怎么说真话你们都不相信呢?
  • 血浴狂飙血浴狂飙韩建新|历史这是由一群起于草莽而纵横捭阖的人留传下来的令人开卷唏嘘掩卷深思的真实故事。在他们的故事里,包含着山规盟约、侠义豪情、绿林暗语、英雄相惜、江湖规则……在他们的故事里,充斥着涕泪交流、血肉横飞、明争暗斗、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在他们的故事里,交织着爱与恨、恩与怨、血与火、情与仇、沉与浮、生与死……他们,就是豫西蹚将!
  • 刘备的日常刘备的日常熏香如风|历史瓒:嘿!刘备。 绍:哈!刘备。 术:哼!刘备。 操:呸!刘备。 众美:啊!刘备。 ------------------------------------- 正经的简介:魂穿少年刘备,从改变楼桑村自家老宅开始,与十九岁孤母相依为伴,同村刘氏兄弟相帮,千金买马骨,一诺重千金。复爵陆城亭侯,师从卢植,种田养士,数城大建,未来可期。 ------------------------------------- 一句话简介:且看双传奇难度下,刘三墩无伤通关,解锁三国完美真·结局。 ------------------------------------- 解锁稀有成就:北境守护者,草原撑犁孤涂,鲜卑驯鹿人,哺育万马者,东胡共主,诸羌执鞭者,遥远绿洲主人,陇右牧羊人,四海弄潮手。 ------------------------------------- 哔!阅读前提示: ①:这是一簿大汉继承者们的青春修炼手册。 ②:这是一本用减字白话文书写的成长日志。 ③:这大体上是个古装励志言情传记故事会。 PS:你就当是真的吧。
  • 景玉孤年景玉孤年浩傲江湖|历史这是一部残酷的历史剧本,它揭示了当时清朝后宫黑暗的宫廷斗争,让一个孤儿不得不走上心机险恶的宫廷斗争。
  • 西楚军师西楚军师羽林骑|历史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南宋?李清照《乌江?夏日绝句》知文懂武,识历史晓兵书,正当狄风无可作为之时,他有幸来到秦末,并在楚汉战争中大显身手。凭着知识赋予的智慧,活着就要当人中的俊杰。由此,一场全新的楚汉战争,尽在西楚大军师的把握之中!羽林骑QQ书友群:390196841(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皆可以加群)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 大烟帮大烟帮庸人|历史抗战时期,云南烟土帮温家兄弟二人的不同理想与选择,一个为了振兴中华、保家卫国的理想而奋不顾身、征战疆场,一个为了做大家族的烟土买卖而想方设法、不顾一切,但命运的车轮还是把性格、理想迥异的兄弟俩带到了缅甸战场——命运的起伏、爱情的得失、民族大义……这一切都与大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重筑大唐重筑大唐离散人|历史自秦以降,王朝不过三百年,是魔咒?还是宿命? 安史之乱后的大唐,真就回天乏术? 阉党专权,真如铁板一块? 朋党倾轧,全无回转余地? 河北藩镇,果然独立王国? 客来天外,时空异动,定数已悄然改变……
  • 一指流沙祭年华一指流沙祭年华红渠浣纱|历史十九世纪末,满清政府的腐败使中华民族经历了近百年的屈辱史。为了纠正过往,让一切重头来过,有这样一个隐秘家族,他们肩负使命隐姓埋名,历经一百多年终于等到了那与孝圣宪皇后命格极其吻合的人。倾全族之力,精心培养,终在她十六岁那年溯本回源终将她送回康熙四十五年,回到那精心动魄的九龙夺嫡,去经历爱恨相织的无奈,悲喜交加的苦涩,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改写那段屈辱的历史!
  • 三国之冒牌天子三国之冒牌天子天一地二|历史二十一世纪小小业务员刘天无意间穿越时空,来到东汉末年。结果“幸运”的刘天却悲催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压死了刚刚登基不久的少帝这个倒霉孩子。所幸仁慈的老天爷没有赶尽杀绝,幸运而又悲催的刘天阴差阳错顶替悲催的少帝,成为了一位冒牌天子。为活命,设计杀十常侍,除丁原。为活命,算计天下除董卓。为活命,挑拨群雄逐鹿中原。为活命,不惜一切收名将,聘谋士。为活命……好吧,保命之余美女是要收的。蔡琰?收!貂蝉?收!还收谁?好吧,小孙同学,小周同学,大小乔我就不客气了。读者群(冒牌天子):257990966(欢迎喜爱三国的朋友进来共同讨论,入群验证书名,谢谢)
  • 小城大义小城大义鬼谷空灵|历史一座小城,几个家族,在历史的进程中似乎微不足道,但这个小城却彰显了历史的进步,这几个家族的代表人物表现出了民族的精神,小城之中展现着国人的深明大义,面对侵略,团结在一起,与日寇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