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吾本猖狂王爷请接招

作者:喵皇仔仔
人气(58)评论(0)字数(2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作为史上第一个脸盲的王爷,时越一直都将自己的小马甲捂得很好,直到有一天遇见了孙府嫡女孙乐渝,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灾难。

可是,他甘之如饴,二人此生的姻缘是他散尽一切,出卖灵魂换来的,他想这辈子这样也挺好的。

孙乐渝,史上第一作精,时常智商不在线,做事又A又蠢,直觉敏锐的吓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代名词~

暴力奶音伪萝莉VS直男脸盲小王爷

脑回路清奇,关注点与众不同!

男主戏份较少,女主开始有些自怨自艾,不知道该干什么,后期就是事业脑,一心一意搞事业

最新章节

第131章 只要你 大结局(2022-01-07 08:56:58)

同类热门
  • 尚乙小传尚乙小传蒙茏.|古言尚乙者,其貌独立倾城,其行率直不经,实为当世奇女子也,故作小传,以为谈资话料尔。
  • 影到南枝影到南枝加倍使君|古言谢疏影刚刚满月,道观的老道为她卜了一卦,满篇吉祥,唯独掺着一句疯言疯语:“此女三嫁。” 父亲大怒,隐瞒了此事,也为她定了夫家。 偏偏这命数是信则有,她八岁时变故横生,家破人亡,出嫁前丈夫又无端暴毙。 她去守了望门寡,此时已有一嫁。 剩下的,该听天由命,还是握在自己手中…… ======== 某某人:想要什么?我给你托底,随你去争! 谢疏影:我要这天下…… 某某人:呃…… 谢疏影:天下大公!
  • 予羽欲求予羽欲求零鱼|古言自母胎中就带着一身寒毒,刚出生便被送出家门,从小就和师父师兄相依为命,除了至亲之人,再没人知道这世界还有一个她。母后早逝,父皇年迈,朝中丞相独揽大权,后宫皇贵妃说一无二,身为二皇子,他从小就无依无靠。五岁被送上雪山学功夫,他本想早日学成下山,没成想后来却养大了了一个姑娘。他养大的姑娘当然要待在他身边,笑话,难不成还要便宜了别的男人不成。师兄很霸道,说再不让她离开,她沉默着,没说话,离开了师兄,她还能去哪儿。世界很大,她却只有师兄一人。……一人江湖,一身红装大隐于市,体弱多病仍不减风采依旧,一呼百应。一人朝堂,步步算计小心缜密,养精蓄锐一朝便遇水化龙,无人能挡。
  • 花漫残红花漫残红柚小染|古言乐见的前半生如同坐过山车,从丰衣足食到捉襟见肘,从高枕无忧到浪迹江湖,把自己弄成了这样她自己也是烦闷。被束缚的时候想得到一份自由怎么就这么难?追求自由的时候遇到了两个克星,要命了,以后的生活就被他俩搅得天翻地覆……
  • 天赐奇缘凤羽红线牵天赐奇缘凤羽红线牵苏家妖精|古言此文腐,夹带无良、普及各种知识、卖萌卖肉卖节操、无营养小白文……结局大概没准可能会11,各种男人各种女人,不喜勿入……
  • 废材逆天妖孽王爷追妻难废材逆天妖孽王爷追妻难古淮|古言公元2010年的某一天晚上,上海黄浦江边的东方明珠塔塔顶,静的有些诡异。
  • 蛇王娇妃蛇王娇妃朝九不晚五|古言艾草从未想过自己会穿越到古代,更没想到的是她竟做了一条蛇的小妾,而且还是一条没有人情味儿的铁板面瘫蛇!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面瘫蛇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 余生夙余生夙夙愿公子|古言三年前,普国同庆,只为庆她登基为后;三年后,大赦天下,只为庆她铃铛入狱!又是三年,在见时她早已满不在乎!他问:你……爱我吗?她笑:曾经爱过了,现在不敢了,以后不会了!他又问:你……还恨我吗?她还笑: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明白!半晌,笑着说:不恨,因为没有爱哪来的恨?
  • 百年依恋百年依恋伍童鞋|古言1925年,整个上海滩名号最为响亮的花花贵公子蔺羲然,正在自己的晴湖别墅中举办着热闹非凡的名流派对,一位浑身湿漉漉的奇怪女孩的出现,打断了桂殿兰宫中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她赤着脚,穿着不合时宜的露肩红裙,短发上别着珍珠发夹,跟蔺羲然科幻小说中的所描写的女主人公形象一模一样!而他刚刚创作完了女主角落水的场景。这位奇怪的女孩,名叫夏溱溱,来自2016年的现代社会,一次机缘巧合,她在晴湖芦苇地中发现了一处挂着老旧风铃的古典信箱,信箱中,有一沓字迹清晰的崭新稿纸,其中所写故事的女主人公,正是她自己!无端吹起一阵劲风,哗啦一声稿纸全吹落到了湖面上。夏溱溱措手不及,想要拾回水中的神秘纸张,湖水却似有魔法似的,把她吸进了深不见底的湖底。一只风铃,一个信箱,一沓稿纸,一湾湖水,让普通女孩夏溱溱不断穿梭在过去和现在,跌入了一百年前纸醉金迷的上流世界,更邂逅了一场奇幻甜蜜、妙趣横生的百年爱恋……
  • 报告摄政王:王妃要逃婚报告摄政王:王妃要逃婚夙若离|古言【这是一个邪魅霸道的男人永不停息越挫越勇追妻的故事】慕容泠月,慕容将军家独女,传闻骄横无礼胆小懦弱,除了一张脸别无是处。南宫凌渊,楚国摄政王,传闻他冷酷无情变态无赖,除了长得人神共愤没什么令人称赞。当她”机缘巧合“之下睡了霸道无赖的某美男被要求负责时,咽咽口水,撒丫子就跑,美男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我还是款款包袱,走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