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复仇虐渣

作者:松下山月
人气(10)评论(0)字数(0.4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本是百里家的嫡女,却受尽家人的冷眼相待,只因在她降生时国师的预言……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将她带出了水深火热的生活,转而取代的却是另一遭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

一场大火,她不幸葬身却意外得知惊天秘密……

再次重生,意外回到十二岁那年,花开正好……

这一世她又该如何完成逆袭?

最新章节

第4章 各怀心事(2021-08-30 11:26:43)

同类热门
  • 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粑粑潺|古言山下相遇,他重伤此生此世,纠缠不休。“为何爱上我。”“不为何。”“为何要不顾自己性命?”椛夙音双手颤抖,不要死!求你!
  • 锦绣闺谋锦绣闺谋妃千悦|古言前世的谢婉锋芒必露,嫁入皇室成为人人艳羡的七皇妃,最终随着夫君的君临天下荣登后位,但没有人知道她的苦她的怨。重生一世,谢婉发誓再不入皇家,只愿寻一良人平凡伴此生,怎料却遇到了他。 顾昭:国公府世子,才华滔天,京都万千闺中朝思暮想的公子昭。“婉婉,众生皆暗淡,这一世只为你沉沦” 沈御清:冷淡残忍的背后别有洞天。一朝揭开,却发现那人实则柔情似水,用情至深。悠悠岁月,这份心思,他又该如何安置? 陆放:将军之子,对门的青梅竹马。重活两世,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一直心悦我?! 谢婉:咱只想快快活活过一辈子,做生意,煮茶诗百篇,怎么突然冒出几朵桃花?要不,你们放弃?
  • 不负家国不负君不负家国不负君西北小聋瞎|古言大盛国国运昌盛,四海升平,海晏河清,固若金汤。 文有摄政王执笔定社稷,武有沈将军踏马守四疆。 人言,飞鸟尽,良弓藏。 一朝风云变幻, 佞臣,忠臣,谋权篡位,全都留后人评说! 可是,我的将军啊,等待你的不是卸甲归田, 却是凤冠后位,十里红妆…… PS:分裂自恋寡妇带娃男主VS高冷变态屌丝女主 此乃甜文,都是糖,信我……
  • 神隐江湖神隐江湖佛陀拈香|古言她生于高楼璀璨的云端,鄙瞰众人。 她长于淤泥溃烂的地底,仰望星空。 曾有一如画中走出的少年向她伸出一只手,不,也许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却让她得到了来自灵魂的救赎。 也许是那个平淡无波的眼神,也许是他绕梁三日的琴音。 他便成了她毕生的信仰,她成了他最虔诚的教徒。 云涌因风起,海波因潮灭。 情之一字可能就是所谓深情,无畏情深。
  • 觥船一棹百分空觥船一棹百分空忆安嫣|古言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 倾国倾城倾拾安倾国倾城倾拾安撞上棒棒糖|古言帝都最屌炸逆天的小少爷,从小好事不做坏事做绝,恶名在外,无人敢惹,有一天竟然猝死了,年仅18。 于是,“小少爷”穿越了,穿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身上,谁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住在皇宫里?为什么这个女人是个没过一米七的小矮子?还有这个叫皇上的人,为什么总跟着老娘? 后来,“小少爷”离开了皇宫 再后来,“小少爷”成了那个“拾安”
  • 夫君是只小妖精夫君是只小妖精苏少卿|古言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一个古灵精怪,吨位十足的鬼马小胖妞,一只十分别扭,万分霸道的穿越小蜘蛛。十二岁那年,她遇到穿越而来的他,在他的调教下,一步步逆袭,成为整个苍月王朝最受欢迎的雕刻家。最重要的是,如何从无人问津的女汉子变成万人仰慕的女神……
  • 猎君心猎君心熙大小姐|古言御前初见,岳蘅是靖国公府的贵女,一箭倾人心,他,只是个有幸一睹英姿的普通人;重逢之时,岳蘅家国两亡,满心仇恨,他,位高权重,深藏惊喜。我为你复仇,你将心给我,可好?
  • 咸鱼进阶之路咸鱼进阶之路枯羽z|古言谭梦好不容易成了有房一族,却苦逼的穿越了…… 好歹吧是个皇子妃,背靠大树好乘凉。那她也是有钱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了!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流连秦楼楚馆,吊打屁民小人,就算是咸鱼一条……那也好不快哉~ 但是,人命的低贱,蝼蚁的挣扎,女人的地位底下……让她无数次的认明白——这里是封建王朝 谭梦闭目,难道这世界只能这么恶心吗?不!她要反抗!就算是咸鱼,她也要做最咸的那条!
  • 妃临天下:王妃太腹黑妃临天下:王妃太腹黑孤疏慕容|古言什么?渣父渣母要她嫁给一个又丑又好色的老头?!当她是软柿子好捏?!看我不灭他家满门!嘿嘿,下一个就是你们了。隔天早晨,帝都就被传的沸沸扬扬,宰相千家全府被灭,无一生还。某女心情极好的俯视着尸横遍地的宰相府。“我替你报仇了,也替整个魔族报仇了,你该安心了。”她是21世纪的杀手榜上排行第一的杀手,擅长医毒,俗称毒医,一次意外穿越到傲苍大陆,就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杀人······且殊不知,怎么把那个变态给抹脖子了。某男吃饱喝足,一脸得意:“爱妃,要抱抱。”某女揉着自己的腰,苦着一张脸:“滚一边去。”某男长臂一挥,“你说的哦。”某女仰天长啸,她只不过就是把某帝君的衣服给弄坏了而已,从此就被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