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凉枫羽,躲进风里说爱你

作者:浅陌倾城
人气(47)评论(0)字数(0.8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昨日,他是一个在电脑前一边打着Dota,一边啃着方便面的堪称世界上最无情商的IT男。今日,他手捧娇艳欲滴的鲜花,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越发衬托出他孤傲的气质。“女神,嫁给我!”她,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我,亦不是从前的那个我。【宠文1v1,男女主皆身心干净】

同类热门
  • 我君向夏晗我君向夏晗向晗|现言“我们在一起这件事不许公布出去!”夏晗恶狠狠的对君哲说,君哲挑挑眉,暗想:肚子里都有我的种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如是梦说如是梦说冥十六夜|现言倘若你身处黑暗,你必被黑暗同化,倘若你与黑暗对视相望,你必沾染黑暗污秽……小时候,曾经有过近二年的哑女生活,却是她的童年里最为快乐的一段日子,内心阴暗的槐梦说是一个生性冷淡的美丽女人,她认定罪恶的自己是不配拥有幸福的,殊不知一次又一次的错身而过,只余她蓦然回首时,是否还有谁仍会停留在她的身后,步步相随,一路相伴?江泽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个陌生的男子竟然勾起她在孩童时期被空白的一段际遇,也逐渐地掀开了槐梦说的过往。
  • 通灵萌妻:契约小叔,玩心跳!通灵萌妻:契约小叔,玩心跳!萌士奇|现言【全文免费】这是一个腹黑大叔将自己的小娇妻宠得不要不要的故事。“报告部长,您的爱车被人砸了。”“谁砸的,拖出去喂狗。”“是……是夫人。”“哦,没事,再去买一百辆给她砸。”“报告部长,您有一个公司倒闭了。”“把这个公司负责人拖出去喂狗。”“是……是夫人。”“哦,没事,再送一百个公司给她玩。”“报告部长,夫人逃了。”“什么?传我命令,关闭锦城所有出口。”误惹傲娇大叔一枚,一不小心却被他宠上了天。
  • 未知音素未知音素北他|现言记忆于我功用几何。叶子仪对这几个字有着很深刻的理解。
  • 腹黑异能少女:执事,别乱来腹黑异能少女:执事,别乱来Jasper|现言父母离异后,就由一名新晋的执事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从6岁后她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一个……男人。“我的大小姐,什么时候打算将为夫扶正啊~”某男不知廉耻的说道。————————————————某女:你说什么?他不知廉耻?他根本就没有廉耻!!!
  • 未完待续的爱之重生小青梅未完待续的爱之重生小青梅妖小佳|现言前世,他无怨无悔的默默守护着她,爱着她,却换来了一句“哥哥…你是我哥哥…”。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发誓,如果有来生,再也不要做她哥哥。许是他的真情感动了上上天,这一世注定了他们的命运绑在一起。她高冷,他霸气,命定的一对。殊不知,他的执着占有欲与温柔体贴都给了那个叫千可奈的女子,那个值得他用一切护她一世周全的女子。他们一起走过了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为了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他出国了。三年后回归,他才知道,那个女孩在他走后,也去了别国,机场相遇……他家宝贝儿后面那个男人是谁?!!!今生他们是一对令人艳羡的青梅竹马,他带着记忆重生,她的今生,他们是一对令人艳羡的青梅竹马,从小学初中
  • 长清挽月长清挽月江宛妧|现言“在你十七岁爱上的那个人,他会是你此生挚爱,但却很难很难走到七十岁。” “不止是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我也会陪她走下去。” —— “你好,我是江浮月,余生请多多指教。” 她爱一人终老,希望与他从校服走向婚纱,从青丝走向白发。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身边的那个人都是他。 婚后。 “我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我和我太太的生活,余生有她,是我的甜。”
  • 彼岸系列之圣樱彼岸系列之圣樱林夏墨|现言人前,她是一名扎着马尾的普普通通的女生,人后,她放下长发,变成了浅枫堂堂主---浅糖;盘起长发,又变成了盛气凌人的唐家三小姐---唐柒柒;而他,是夏氏集团的接班人,两人就读于同一所高中,因缘分而结识,高中的一件件琐事,将两人紧凑到了一起。但是,当他知道她那不可面世的身份时,一面是正义,一面是感情,他又该如何抉择...“你到底是谁?”“我就是我,不是别人。”“我还能不能相信你...”“你已经不相信我了...”“只要你向我解释清楚,我可以相信你的...”
  • 醉酒无殇醉酒无殇影汐漓|现言青春烈酒,谁喝不醉?伴我华年,食不知味。少年无双、愿君无恙。入骨相思,青丝断肠……
  • 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希衍|现言离开五年回到故里,他的身边已有妻女,杨思思抱着五岁的畸形儿,只能对着他的背影默默自语:“死神举起镰刀那一刻,宁愿你恨我也不要你孤影可怜的活,可是,牧景成,死神不要我。”她曾是他的致命宠儿,如今是他前妻,他有那么漂亮健全的女儿,她只能藏起属于他的畸形儿,五年前离开的原因烂在了肚里,相遇误会重重。高级会所被人卡油,他献身相救,捏着她的下巴笑的凄凉:“你怎么都喂不熟。”她咽下泪水笑的明艳:“还不如狗是吧?”他问:“多少钱?”“十万。”“不贵,我攥在手心长大的,值这个价。”刷刷两笔在支票上多填了两个零。却没想,一场畸形关系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