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雾里看灯

作者:何南初
人气(0)评论(0)字数(0.2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意外穿越?还是梦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谜?沈晏书,独孤悠。她可以改变命运吗?

最新章节

第9章 (2021-07-21 18:52:21)

同类热门
  • 烟染红尘烟染红尘朔夜|古言人家穿越养尊处优,她穿越就得从棺材里挖出来。一下子是花魁一下子是乱党她也是醉了。事业糟糕得一塌糊涂,没想到连爱情也流年不利,前有恶魔少主挡道,后有爱人必死的预言诈桥。好不容易来了个两情相悦,皇帝竟然要她舍身成仁?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姐一定会回来滴!
  • 三生梦南殇三生梦南殇玥十|古言七年,他看着她从一个懵懂女孩变成一个清绝少女。七年,他让他尝尽了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曾经她以为这世上最爱自己的人便是他,未曾想伤她最深的便是他,终不过是南柯一梦,梦既醒,人也散。“哥,这杯忘川妹妹敬你,愿你得偿所愿,娶得伊人回家。”她仰头一饮,酒杯随之掉落在地。无情地转身,牵起另一人的手,“至此,你我之间再无半分纠葛!”从此,逍遥江湖也好泛舟湖上也罢,不复思君!
  • 乱世战神,祸国君姬临天下乱世战神,祸国君姬临天下洛夜负华|古言一道圣旨,她是万人之上的皇公主;一日之间,她却命丧于悬崖之上。?他,行走于暗夜中的幽冥,无情无义,却甘为她一夜间白了头发!他,鬼斧倾颜,一生红衣如火,只为等她回眸一眼!他,身居高位,魔笛一出,百里无生,却只肯对她演奏天籁之音!他,药门医仙,点草成丹,生死之药只为她熔炼!当她再次睁眼,万年的未解之谜终将揭开,她一着华衣耀眼于世!遇到他们,到底是福是祸??天下大统,他们到底何去何从?有情之人,是否能终成眷属?
  • 凤管鸾笙:嫡女休逃凤管鸾笙:嫡女休逃林弯弯|古言慕府嫡女从小不受宠,出生时克死母亲被送离慕府八年后将她送往乡下寄养一晃十年,慕家又将此女接回,却以面纱遮容。传言此女丑陋难堪,粗鄙无才,俨然一乡野农妇,可为什么此女和传言似乎有所不同,脸上没有疤,反而...不行,不能再看了。他想,看来以后不能听信谗言了,但是怎么觉的和少时偶遇的她那么相似...一次,她无意间弹奏惊人一曲,被他偶然听见,从此念念不忘,他满心欢喜去寻她,却误以为是她庶妹。一纸赐婚,她成了他的妻,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庶妹。阴差阳错,不料原来心底日思夜想的人儿竟是他身旁某女...片段:某男出神想这如何让妻子原谅自己,侍卫来报:“王爷,有男人想和您抢王妃。‘某男横眉一挑:“卖了他。”
  • 姻缘天定:暴戾邪王的宠妻姻缘天定:暴戾邪王的宠妻蔓沙华|古言第一次,她在水库里救了这个浑身淤青的男孩,却坏了自己十世累积的功德,变成了孤魂野鬼。第二次,她在汽车前救了这个浑身是血的男孩,却让自己灰飞烟灭,一缕幽魂飘荡到了异世。第三次,她在山间竹林里捡到这个盲眼的男孩,却导致了此生最大的遗憾和心痛。再重逢,以为此生都见不到的人抱着她,在她耳边似狂放似轻喃地说道:不管你是虚情也好,假意也好,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
  • 史上最蠢妃史上最蠢妃玉席君|古言一场穿越改变国家局势。一块许愿石牵涉诸多秘密。两国争霸,江湖争雄,传闻谁获圣女,必将一统天下。一名来自20世纪智商正常的女孩莫云涒,意外穿越竟然是个不得宠的娘娘,搞笑的是这个娘娘还是个智障,被关入冷宫,与一群丧尸生活,郁闷的是自己的亲爹还仙逝,所以还是个受创伤的智障。一代名妓成为政治工具,一名宫女竟意外身亡,三宫六院明争暗斗,好在全当愚妃是空花瓶摆设。这里有深爱智障娘娘的一国之君,有莫名动情的另国霸主,有高调华丽爱花胜过爱人的钟情公公,有低调奢华爱人胜过爱花的风流王爷……有欢乐,有暴笑,有计谋,有暗算,有深情,有无情。是愚蠢当道,还是聪慧逆席?(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皇的天下:倾魂歌皇的天下:倾魂歌赤色琉璃子|古言“殿下,求您,给我,”宫雪宸一脸潮红,气息不稳,满眼渴求。“你不后悔吗?”九歌再三追问。“不悔。”“北棠璃,你竟然敢背叛我,你知道我的原则,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九歌气极。“九歌,你为什么不肯回头看我一眼?哪怕只一眼……”燕珂钰满眼痛苦,喃喃自语。
  • 杜婵音杜婵音小主已陌路|古言她心灰意冷,毅然喝下了眼前的毒药。她已报了恩,况且他也早与别的女人有了首尾…… 前世,她是他的妻; 今生,她却与别的男人订了亲。 他握紧了拳头,心里有熊熊怒火在燃烧。 不!一切还没有结束! 即使那和尚真是诓骗他的,他也早已不能回头了……
  • 我必定今生不负卿我必定今生不负卿虞琼绵|古言(渣渣文笔!但是我会努力的!!靠脑洞与灵感1V1,架空古代)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也许是一个眼神,也许一句话,也许只不过是一厢情愿。 (qwq我也不知道是HE结局还是BE结局qwq随缘)
  • 凰隐之帝女本倾城凰隐之帝女本倾城狐嘉怡|古言意外魂穿架空朝代,一来就是左相府里有头有脸的嫡出大小姐,结果被卷入一场纷纷扰扰的夺位之争,她就想着好好活着,奈何体内禁制、千年责任以及不想背负也不得不背负的世人敬仰,都让她走的越来越辛苦。 然而幸好这途中有个人陪伴着也不至于太过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