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贵妃实际是个穷鬼

作者:曝赋MF
人气(16)评论(0)字数(0.2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娘娘,还有99分钟。再没有仇恨值商场就要关闭了”系统叉着腰怒吼道。“而且你都没钱了”

“不要急嘛,还有99分钟。够用啦”一旁的女子说道。

………………小二子,这人咋这么眼熟呢,不好,快跑,是反派,他带着铁链走来了,小命要紧啊,反派boss都来了,还不赶紧跑。关小黑屋了可没人来救我。

反派BOSS:橙橙,不要跑我怕你累,不会干什么的。【内心在想:我要把你给关小黑屋】

最新章节

第4章 仇恨值(2021-07-16 07:21:41)

同类热门
  • 绝宠小萌妃:王爷,您有喜了绝宠小萌妃:王爷,您有喜了莲三岁|古言一朝穿越,成为瑾王妃,新婚之夜却被刀抵着脖子。“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奸细?”“我不是奸细,我的身体和心都是革命和人民的。”从此,她被丢在后院无人问津。某日,某王爷循香而来。“王妃,煮什么东西?”“毒药!”“来人,拿下王妃,送到本王房中!”又是某日,某女替某王爷把脉,“恭喜王爷,您有喜了!”某王爷一脸的宠溺“何出此言?”某女狡黠一笑,摸了摸某王爷的肚子,“因为王爷的肚子会长大!”“讲人话!”“王爷肚子里有个瘤...”某王爷将某女拥在怀中,邪魅一笑“那让王妃的肚子陪我一起长大,可好?”某女哀嚎!夭寿啦!说好的半身不遂,病入膏肓呢!
  • 迷失的爱旅之曼珠沙华迷失的爱旅之曼珠沙华千米阡陌|古言安曼穿到了另一个时空。鳏夫阿哲痴迷安曼。不同于其他纳西女子,安曼柔弱冷淡的推拒,越发引得这位英气俊朗的土司之子难以自制!几经波折坎坷,两个人的心终于贴紧了,可是接二连三的打击接踵而至。当真情无法阻挡时,安曼竟穿回2015年了!怎样的别离呀?还好,本书作者爱情至上,所以书中女主为自己的舍与得做了抉择。
  • 凰帝为谋凰帝为谋逗豆丁|古言夕妍本是大凰的皇贵妃,却因为兄长率兵哗变,被废,得知真相后被皇帝赐死。 五年后,经历过许多后她变成了定远侯府上的孙小姐,孙锦姝。 她嫁人了,虽然是被逼无奈,但到底对她挺好,夕妍原以为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终究无情帝王家。
  • 于世难于世难油碟放不放蒜|古言当一只狐妖替换了人间的大小姐。 朝堂权谋、官场尔虞、疆场厮杀、国仇家恨,这些曾经无比遥远的东西纷至沓来。 只想安稳度日,命运却偏偏不允。当有了感情的羁绊和亲情的束缚,她又该何去何从? 大纲已写完不太监,轻虐1v1。
  • 王爷他又来求亲了王爷他又来求亲了奶香港|古言穿书+重生高冷郡主?腹黑爱撒娇王爷 叶槿,穿书人士,身为读者她深知,只有远离男女主和大反派才能平安一生潇洒自由。可花痴属性的她,遇到绝美的大反派时,她瞬间就改口说:“哎,要是怎么好看的人就这么没了,我的良心实在是过不去啊,我应该拯救反派让他走向人生巅峰。” 可当她明白这一切不过是利用她再加上反派还把叶府和言府都搞垮了,让叶母郁郁而终时,她终于笑了,笑她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 她不甘,但她明白反派对她或多或少对她还是有些感情,只是他不自知而已 所以她设计想让反派余生都生活在愧疚和悔恨中。她更加对反派好,反派对她的感情也越来越来深厚 最终她觉得差不多了,就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死在了反派的怀里 果然他失态了,紧紧的抱着她不顾形象的祈求她别离开她,她笑着说:“别哭了,好好活下去。” 感受这世界的绝望...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爱上你 后来,当她真的重生了后她就发誓一定要远离反派,好好强大自己。 “槿槿,你别不理我,好不好。”可她很崩溃,反派为什么一直跟着她,还TM的会撒娇,这谁遭得不住啊。你是反派啊!你的高冷呢?
  • 我与夫君皆做客我与夫君皆做客我不嫌你胖|古言不会武功? 不会医术? 据说吃什么补什么。 她便缺什么嫁什么。 听说这叫互补。
  • 十里桃花,春满面十里桃花,春满面顾离卿|古言如果,如果我的世界没有你该多好,可你为什么什么都要和我抢?我爱的,你抢了,爱我的,你也抢了,既然这样,那就一起死吧!
  • 井蛙井蛙云雪鸢|古言清朝雍正年间,莫府管辖着江南地区茶叶采买权,一次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莫府嫡千金莫婉冉被迫加入当地豪门万家公一次次的陷害,她究竟何去何从?
  • 福晋贵安福晋贵安木子有理|古言她从异世而来,四百年后的她成了十四福晋。“我才不要当这个古人的福晋。”“福晋,你说什么。”“爷,口误,您听错了。”像大梦一场,终究是虚幻。“爷,你等我回来。”
  • 我的呆呆小萌夫我的呆呆小萌夫懒汉小小|古言这是一部关于救赎与被救赎的治愈系小萌文。“娘子,娘子,小花说娘子要把我休了。”某萌扯着自家娘子的衣袖,委屈的说着。某女拿开盖在脸上挡阳光的《女戒》:“萌萌乖,为妻是不会休你的啦。”“可是,可是小花说娘子嫌弃萌萌是傻子,娘子会嫁给他的。呜呜,萌萌不要娘子嫁给别人。”某只萌萌伤心的说。某女摸摸某萌的头:“安啦,小花那么招摇,我是不会要他的,我只要萌萌啦。”某女眯了眯眼睛,这该死的花狐狸,又吓这小白兔。得到自家娘子承诺的某萌,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哼,娘子才不会不要他呢!得要去和小花说娘子才不喜欢他呢!娘子最最爱自己。听说某世子伤心许久,整个大金国女子都想找出那该死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