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御赐悍妃御赐悍妃油炸糕|古言文邹邹本就不是个文绉绉的人儿,从小到大从未吃过一丁点儿亏,可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竟穿越到了一个更有脾气的女子身上,醒来就处于一片斥责声中。打得小妾流产。强行给看上她家王爷的小姐配人。帮自家小厮跟皇子抢人。哪有一点王妃的样子简直就一恶霸流氓。面对口诛笔伐文邹邹淡然笑笑:与你何干!她不管之前的她做过什么,可要是有人觉得她名声臭就把社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王爷您快管管王妃吧,再这样下去,王府的名声就没啦!”“本王什么时候有名声了?王妃想做什么就去做,宋家最近看着挺不顺眼,让王妃一道儿收拾了吧。”
  • 重生之毒妃当道重生之毒妃当道花月希|古言前世,她是杜家的庶女,一朝飞上枝头,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第一宠妃。谁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天大的笑话,一朝重生,成相府嫡长孙女,却也三灾六难,处处受人算计。步步为营,她誓要活出个锦绣人生,将失去的一切都一一夺回,将害过她的人,都一一毁灭!
  • 重生兽世种田忙重生兽世种田忙无芫|古言招远亲王独女,当朝第一女将军江卿,竟意外穿越到一个面貌丑陋、懦弱卑微的农女身上。什么?这里是兽世?男人能变身成野兽,女人只需要当主妇?原身相貌丑陋,被人厌弃,还死了相公?面对家徒四壁、食不果腹,还有野兽侵袭的悲惨境况,江卿决定带领一众老弱病残幼,揭竿而起,发家致富!众男:“为什么一个她会比男人还厉害?”众女:“为什么她是个女人?好想嫁给她生猴子!”某人:“为什么总有人想给她生猴子,她却不想给我生猴子?”某包子:“哼,娘亲的孩子只能是我一个!”【1V1,兽世种田文,古穿古,女大将军带领众人发家致富奔小康】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我真是大小姐我真是大小姐冬未囚鸢|古言她穿越了,一切都如她想象,有钱有势。狐朋狗友不是公子,就是皇子。可是!我明明该是白富美,为什么变成了败家子?喂!我是女的!我要嫁人!要当皇后!便宜老爹:放心,我会给你找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的!太子:大康国的美女随你挑,最漂亮的都给你。秦媛抱头痛哭:“老头,你给我出来,这剧本不对,我要回去!”秦媛成了个伪汉子,与一群帅哥称兄道弟,喝花酒,逛青楼,领着恶仆调戏良家妇女。当然,女汉子,大丈夫,必要的时候,还要学学那花木兰,耍起大刀保家卫国!一个人的时候也曾暗自叹息:想当初我为什么穿越?难道不是成为天下第一美女?天下第一才女?天下第一妖女?苍天啊!谁来拯救我?我要做祸国殃民的苏妲己,决不做巾帼英雄花木兰!
  • 独宠妃子很嚣张独宠妃子很嚣张北堂兮|古言宋雪荟为了给在病床上的妈妈治病,签下了一份游戏合同,进入游戏里和游戏中的人发生了一起起跌宕起伏的故事,
  • 红杏不出墙红杏不出墙唐悦|古言夏冬儿穿越成了带球种田女,从此逗逗极品亲戚,整整奇葩伪白莲,睡睡别人的男人,就在她觉得打猎种田养包子也不错的时候,土匪、叛军、黑衣人刺杀等等纷乱蜂拥而至,爱人和亲人的利用是命运还是阴谋?她策权策钱策夫君,终得阴谋、误会破解,是权倾天下还是要回归田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旺家小农女重生之旺家小农女kekexi|古言陆洛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是婴孩却什么都懂!懂的还很不合宜,睡觉时常出现一些奇怪的梦,丛林竹舍、亭榭楼阁..... 不急、慢慢的、会弄明白。 食不果腹,衣着忧,那就个人尽个人本分,东风我来寻! 重生农家小说,无撕逼,无分家,一样人旺家旺!
  • 愿君似水我似月愿君似水我似月辛夷觞|古言他,生居于宫,心机深沉,淡漠无情,也可温润如玉。 她,高墙之内,聪慧灵敏,了事于心,本只求这世平庸安稳。 奈何,君之所向,命之所往。深宫之中,步步为谋,也得个分毫不失。却蓦地一日,忽闻君心似我心。 “你可有所求?”她依然翻捣着书页,道:“荣华富贵。”他提在手中的笔顿了下,叹了口气。不经意微扬着嘴角,摇摇头,浅浅道:“唉……,朽木……。”
  • 嫡女惊华:鬼王的倾城医妃嫡女惊华:鬼王的倾城医妃叶欢欢|古言传闻天元鬼王,是天煞孤星,手握重兵,连皇帝都畏惧三分。传闻天元鬼王,丑如罗刹,一张鬼面吓晕和亲公主;传闻天元鬼王,杀人如麻,冷酷无情,连亲兄弟都不放过;传闻天元鬼王,那里不举——千羽绯嘴角微微抽搐,扶着自己快断了的腰,再次哀叹自己怎么就相信流言,嫁给这么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什么丑如罗刹?明明长的比自己一个女人还美!什么冷酷无情?明明就是个章鱼粘人精!什么不举?明明就是夜夜笙歌没压力,连她这个穿越而来的首席医师都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