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作者:小香瓜
人气(3)评论(0)字数(4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是冷情邪魅的尊贵太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呵呵,太子,你的太子妃太多了,我宣布我们完了!”作为和亲大队中的一员,她挥挥小手,笑得轻蔑。

“你试试。”他薄唇微启,嗓音低沉得可怕。

同类热门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黎夕瑶|古言重活一世,只有两个愿望。 一是搞死那对狼心狗肺的狗男男! 二就是要赚很多很多的小钱钱! 可没料到...... 狗男男背后有渣姐撑腰! 致富之路被亲爹扼杀! 很好,那我就...... 连同渣姐一起惩治! 要我嫁给傻子的亲爹也滚一边去! 这回人生圆满,前路无阻。
  • 微微一笑倾天下微微一笑倾天下单小小|古言青梅竹马又如何。十年爱恋又如何。终究敌不过时间的冲淡......桃花树下,他对她许下爱的诺言。三年后,换来的却是他无情的一剑,被他一剑刺穿胸膛的一瞬间,我这样想,想我面前的这个人伤的我太深太深,如有来生,秋瑾云,我柳如絮绝不要遇见你!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有见过你?读者群:600899755.欢迎各位来玩。
  • 梦诗意梦诗意九玖酒|古言一句诗,捡起一个故事,虽非原意,却是一段段感人的故事。落红的无情却护花;白莲的愁动人心;红巾拭英雄泪破敌…………回梦诗中的意境,感叹人间的情感。
  • 谦妃当道,夫君碗里来谦妃当道,夫君碗里来冰棍儿|古言看他在见到自己的那一瞬,惊慌的眸乍然一亮,傻里傻气的叫她,娘子,娘子。生性凉薄的凤昀微没由来的心头一软。
  •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枯藤新枝|古言天慕国天历一百一十六年四月初六,皇上一纸诏书,言丞相府嫡女冷言雪已过及荓之年,才德兼备,容貌端正,特赐婚璃王为正妃,下月初六成婚,钦此!一时间天下有哗然的,有惋惜的,有同情的,有羡慕的…纷杂不思。丞相府嫡女冷言雪,天慕国的第一才女,第一美女,倾慕者比比难数。璃王自胎中就带寒毒,身体孱弱,虽生着倾世容颜,但是早有断言,活不过二十,令无数人憾息。而远在某个地方的某人从未想过,她的命运因着这一纸赐婚彻底改变.花轿临门,她径自掀开轿帘,看着正探手进来的倾世容颜男子,眼神冷洌,直言不讳,“我是冷言诺,是冷丞相恨不能永远消杀抹尽的庶女,你确定还要迎我进门?”男子神情怡然,似乎毫不震惊,轻笑道,“我确定。”“好。”她一拍轿门。…“放心吧,作为你永不再娶的报答,你死后,我会给你风光大葬,永生不嫁。”女子声轻而坚定。“那,多谢你为我守节。”男子微点点头,面色不见何情绪。“不用,得了王府那么多财产,这是应该的。”女子摆摆手,毫不在意。良久,女子似乎想起什么,又开口道,“呃,对了,趁现在你还清醒的活着,赶紧说说你死后需要陪葬的物品,我好命人提前准备准备。”“.”
  • 皇叔,你命中缺我啊皇叔,你命中缺我啊季高阳子|古言“皇叔,昨夜我夜观星象,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苏久玖十分不要脸的趴在王府墙头。逮到皇叔出恭的时间进行着自己的告白计划。“哦,到是说说。”某人黑着脸,拖长着尾音。“本仙人昨夜掐指一算。皇叔,你命中缺我!”苏久玖,尚书府嫡出的三小姐。一次意外落水,成就了另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苏久玖。慕白城的小黄书,江湖上的血煞楼,混迹江湖的苏神医。其实人家还是个宝宝。虽然日理万机,但是,追夫不可放弃!皇叔,等等我……
  • 半掩玉夏半倾城半掩玉夏半倾城夕子画|古言豆蔻年华如似水年华弹指之间便这么匆匆不返,你最引以为傲的容颜此刻不也如同过眼烟云不复存焉了吗?兰贵妃,如果不是你当年害死我的母妃让我年幼时丧母且亲眼见证母妃是如何痛苦的离开人世的,我不会这么恨你。我会让你体会到我尝过的痛苦,被亲生女儿亲手送上黄泉的滋味,普天之下也就你兰贵妃一人尝过吧。她五岁失去亲生母妃,她的父亲也总是透过她的脸庞像是在看谁…
  • 伶人香伶人香真静儿|古言一次意外,李雪萌穿越元朝,成为阿合马一百小妾之一…… 不就是斗吗? 我21世纪的“新人”还斗不过你们13世纪的“原始人”?
  • 清贞颜清贞颜猫念久|古言他,自幼失去母妃当上皇帝,文武双全掌管政权。她,背负着家族重任,亲手砍掉与心爱的人的藕断丝连嫁入帝王院。那时的她不过十五便被推上了他的床,她成了皇后人人都嫉妒她。她深知后宫是个魔鬼吃人又不吐骨头。那时的他十九继位多年人人窥视帝王坐。她历经所有苦与痛登上高位的她却失去了最好的姐妹。
  • 一夜妖娆:养女倾城一夜妖娆:养女倾城鬼妹=|古言见过倒霉的,没见过像她这么倒霉的。国家亡了,亲人全部都死了,好不容易被一个权大势大的左贤王看上了,赐她做养女,给她一夜恩宠,偏偏有人看了眼红,不仅被他弟弟拉在马后面像对待牲口一般在沙漠里折磨,还要被他的表妹公主陷害。她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不过就是想要杀了他。原因很简单,他杀了她的家人,亡了她的国家,而他竟然义无返顾的说,若是你要我的性命,随时来拿!可是为什么只见他说不见他做呢。她该如何报仇,如何不被他再欺压,夜夜被迫在他身旁,她该如何离开?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反而是他不要她了?远走边疆,带给她的是什么?锥心的疼。远去边疆寻找他,去时却发现,他身旁已有美人在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