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毒心入骨:一念成伤作者:蜗牛不辛苦
人气(13)评论(0)字数(3.2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二十岁的年华时,我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在街市上遇见你,那时你是风华正好的年轻少年。拥有高贵和俊秀的容颜,你看不惯的是我眼中的一块馒头。你将馒头踩在脚底,华美的一块糕点是你给的赏赐。那时的天空带着点点的灿烂,仿若美好。然而天下大乱,诚如满是灰尘的馒头,精致的糕点,都成了选择,在乱世中存活谁成了谁的依靠?

同类热门
  • 玉带生烟玉带生烟指砂间—彼岸|古代言情纵然生于锦绣之家,锦衣玉食,也会被人退婚。婚姻大事,不过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男女之间,不过是你挑我嫌。又如何,繁华似锦,玉带生烟,我终会找到我的良人。俺建了个群,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加了!群QQ:207122281亲们要是觉得俺写的还行,就收藏吧!推荐吧!谢谢支持!
  • 太女千睡千睡千千睡太女千睡千睡千千睡夏锦踽|古代言情她,手掌乾坤,誓要把这天下尽握手中,她,游戏人间,以天下为棋局,以七国为棋子,她孤傲的不可一世嗜血、残忍、薄情寡义,她多情却也无情,谁又能抚慰她以前的伤痛,融化她冰冷的心?白发红眸,倾国容颜,绝世之姿,遮不住她那盛世风华。重生异界,只为风华无双的他,却发现......深入棋局,能否脱身?层层迷雾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异界之行,到头来才发现,后面一个个的妖孽是怎么回事?而且还大着肚子,“王,您这是要去偷腥么?......”她重整她从前的威严“放肆,孤要纳一个小侍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靠,她以前的威严哪去了,孤要重振妻纲!重振妻纲!“休夫”“不准......”群147128971
  • 试香罗试香罗求不来的救赎|古代言情其实,她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随意为安的。只是想要找到那么一个人,安稳、简单的生活。她不要求他长得有多俊,也不一定要有钱有势,甚至都不要求他们能有多么的相爱…世事总是难料,可是为什么总让她遭遇这些极品:一个两个三个都想忽悠她去做小妾;莫名地被卖,莫名地被拐;莫名其妙地真假未婚夫…好不容易苦尽甘来,莫名地发了迹,可最后却又还是发现,原来,也都还只是妄然…是他,是他,还是他…阴谋、利用、背叛到底,又有谁才能够与她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 法界名妈:为人后母法界名妈:为人后母黑血|古代言情她,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法医界第一异人。他,时而痴傻疯癫,时而暴戾无常,当二十一世纪的法医界第一异人,成为权倾国野的老王爷最后一个冲喜妾室,成为他这个妖孽小王爷的“后母”。当妖孽王爷迷失心智,却死死的缠上了现代的第一人法医。究竟是谁利用了谁,是谁伤害了谁又是谁毁灭了谁?
  • 豪女斗后宫豪女斗后宫梦绕璃魂|古代言情年少的一句诺言“你若一直在,我便一直爱,我一直都在,愿你一直都爱。”成熟的一句分开“我说过,我不想用我的离去教会你珍惜”“我若离去,便再不回头了。”“我们都是在不懂事的年纪爱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却都在懂事的年纪,静静的分开,慢慢释怀。”“什么是爱情,在遇到下一个你爱的人之前,这一个就是爱情。”
  • 菊伤菊伤宫南羽|古代言情大唐深宫中的恩怨纠结,扭曲的亲情,错位的爱情,激烈的仇恨与报复,湮灭的人性,终究敌不过那最纯净的眼神,宛若一丛淡菊,盛开在无尽浊世之中。
  • 萌妃驾到:各各抢着要萌妃驾到:各各抢着要云水瑶嫣|古代言情呜呜,吃饭的时候,只是不小心把个碗摔坏了,就穿越,把碗吃了就更不得了了,好,穿越就穿越,本只想吃喝玩乐的她,却惹上了个腹黑狼。颜轩妮可怜兮兮道“逛青楼行吗?”“行呀~”某爷邪笑道又继续说“你要找小倌,何必那么麻烦呢,这不就有个现成的嘛,刚好本王也饿了”。从此,颜轩妮过上性福又不快乐的日子。
  • 八岁小妻主八岁小妻主二二|古代言情一次意外让她穿越到了一个男多女少的国度,那里男女比例悬殊,男子娶妻成了老大难的问题!顾月儿,就纳闷了,穿越就穿越,男多女少也正和她的心意,可为毛偏偏让她穿成个八岁的小毛孩,该死,八岁能做什么?这世道女子出门都危险,她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才刚穿过去就被人贩子卖了!那个对自己挑挑拣拣的小子,一副你还稠糊的表情,让顾月儿是恼怒不已。二十年前,你姐玩男人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吃奶呢!该死的,她竟然成了这臭小子的童养媳!童养媳?你妹的童养媳!她当然要逃之夭夭了。
  • 彼岸守长安彼岸守长安籽茶|古代言情世间皆以轮回维持运转,历尽千生,纵使情深相守一世,待到缘尽之时也无法做多停留。却有一物,亦正亦邪,生于六界却超然于六界。世间万物皆有执念。它因人生因人而变。因为执念,她不惜放弃永生,承受剔骨之痛,从此饱受轮回之苦。有人因她的执念在利用间深爱,却寻不到弥补的方向;有人从天神坠入魔道,不人不鬼,不仙不妖。因为执念,要强的她放弃了尊严,因他的一句“江山与她,我选江山。”爱美如命的她疯癫于市,发鬓全白。殊不知,他留的江山为的只是等她归来。因为执念,有人在彼岸边缘等待千年,在等待之中迷失了自己。可知今世等来的她,早已不会是那能再为他伴着箫声迎着落花扬起臂上水袖翩舞如蝶的倾心佳人。相遇在错时,彼岸守长安。
  • 天团皇妃驾到:朕的皇妃太淡定天团皇妃驾到:朕的皇妃太淡定夏小正|古代言情穿越神马那都是浮云——花梨木榻上一轻靠,扶家四小姐扶云拨了拨茶水,啜了口香茗,神态慵懒却是暗自悱恻。是哪群女人天天叫嚣着穿越甚好来着?又是哪些女人杜撰穿越后的美男多得琳琅满目顾此失彼来着?——全特么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