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盛宠101分持宠而婚

作者:苏诺浅o
人气(1)评论(0)字数(0.4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你救了我,所以我要以身相许”

她,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E.T集团的总裁,低调却被人欺,后风华归来,高调回击。

他,本是家族大少爷,但父母不爱,成年后在商界闯出一条血路,全靠自己,性情冷漠,他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没想到……遇到了她。

最新章节

第5章 (2021-05-04 18:51:32)

同类热门
  • TFboys薄荷味合约情人TFboys薄荷味合约情人柯如|现言易烊千玺、王源、王俊凯。一个身份复杂的总裁,一个总是表里不一的人,一个被人算计的人。当他们遇上她们,背后的阴谋诡计多端复杂。穆晴晴、吴美怡、刘水馨。一个单身母亲的乖巧女儿,一个是妓/女生下的拖油瓶,一个豪门子弟的私生女。穆晴晴抚着易烊千玺熟睡中的脸,眼眸里滑下一颗泪,“我后悔了,但是我们回不到以前了。”/吴美怡看着他牵着穆玥玥的手,脸上笑着,但眼泪出卖了她,“王源,你会后悔的!”/“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刘水馨对王俊凯的背影吼道,他没有回头。他们都有着嫉妒和占有欲的心,和无法放手的爱!
  •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双鱼镜|现言一夕被夺走清白,顾言微恨陆行入骨,可是面对强势的陆行,她的所有怨恨都只能化作心有不甘。“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了。”为了逃离,她用身体做交易,挽住了另一只同样强势的臂膀。可是婚礼前夕,丈夫却带着陆行来到她跟前:“微微,这是我三弟,也是你的小叔。”——原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她始终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陆行,看在我伺候过你们兄弟俩的份上,放过我。”她被逼至墙角,终于无力再逃。男人却面无表情的摩挲她的唇,然后掏出手帕将碰过她的每一根手指细细擦干净,他对她说:“真脏。”他打碎她仅剩的骄傲,笑着看她绝望,然后,他说:“微微,没有我点头,你想嫁给谁?”要我放了你,可以啊。求我,或者,我死。
  • 虚伪小子与野草虚伪小子与野草宇封ham|现言男主角留学回国后参加宴会,喝醉不小心摔倒短暂失忆,遇见了现实中坚强顽强生命力的女主角,跟他一见钟情,生活下来,女主角最讨厌虚伪的人,巧合发现了男主角的秘密,从此不再相信他走了,多年以后在一个奶茶店相遇……
  • 鹿晗.无边的溺爱鹿晗.无边的溺爱吴总鹿萌|现言“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太坚强”他对她这样说“你会讨厌我,厌烦我吗”她这样问他他温柔地回答“我不会讨厌你厌烦你”因为你是我的宝啊“嫂子嫂子,我可就认定你是我的嫂子啦”“儿媳妇...可以有,儿子加油啊”“哎哟我孙媳妇儿真乖,孙子我就认定她了啊,你可要给我好好把握住”可是人生路上又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呢?……“鹿晗!醒醒好吗..快醒醒..”“不要吓我了..求你了..”“我真的好害怕..”她说会永远陪在他身边“晗,你看今天的天气好好啊”“晗,你昨晚睡得好吗”“晗,你知道吗,我好爱你好爱你呢”柔软的大床上,女孩抱着面容恬静的男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 遗孤的爱情遗孤的爱情君沁星|现言他,冷面霸道总裁,把握着最大的经济命脉,黑白通吃;她,自六岁起就离家出走,却遭受了背叛,引发了第二人格的出现;当他们相见,他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从小离家出走的未婚妻,抱回家里养着,从此,她便是她唯一的珍宝。
  • 青春的对白青春的对白陌上千熙|现言从小青梅竹马,因车祸失去记忆,被养父养母收养,收养她才不到1个月,养父养母也相继逝世。当她明白真相时,耳边想起这句话:对不起,我爱你……
  • 既不愿做对手我们就做队友既不愿做对手我们就做队友秦诗|现言你的歌声让我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情那是喜欢吗?我要和你在一起但要做对手怎么办,呵呵这个好办你做晚点队友吧..........
  • 腹黑宸后vs高冷凯皇腹黑宸后vs高冷凯皇伊寒love|现言【宸凯】凯,我们不合适。为什么,你不是说爱我吗?我说过,可是。。。【宸源】大源,你还小,不懂什么叫爱情为什么你还小的你就只喜欢大哥吗?【宸玺】千玺,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不,不行千玺,你。。。你如同我的命。这是伊寒的第一本书,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让伊寒要进步。觉得收藏。加伊寒QQ:2773674119
  • 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星沫雨|现言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他作为新上任的营销总监被介绍进来;我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好奇地问道,“这么辛苦?白天卖产品,晚上有兼职,忙的过来吗?”苏墨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里,抱着啃在一起的凌炜浩和安怡然,反问道,“林依依,你不也是白天忙着当容忍丈夫出轨两年的贤妻,晚上四处发泄吗?还真是平日昼颜妻啊!”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讽刺苏墨呢?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凌炜浩和安怡然围城之外所谓的真爱,我又怎么会遇上苏墨?
  • 朕要出宫朕要出宫久冬冬|现言李望生一人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念道:“血魔?你就这么跑了?让朕在这做傀儡?哼!你以为这就能困住朕了?” 且看本帝如何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