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八零年代软萌包

作者:可乐蛋
人气(9)评论(0)字数(0.2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丁家不想养甜宝了,他们觉得甜宝天生带衰,是个不祥之人。

最新章节

第2章 收养小甜宝(2021-04-26 12:47:18)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咸鱼难做重生之咸鱼难做夜月独一人|现言路宁离开了,这个在小村子里被人称做痞哥的祸害,终于被他师父踢出了家门。 路宁走的很不甘,很留恋,很痛心,可“他”身后的一众乡亲在他踏上车门的那刻欢呼出声。 一村民喜道:“老天长眼哪!祸害终于走了,赶紧去祸害外面的人吧,再不走,我家二闺女就要出家了!” 另一村民道:“你家的是闺女还好点,好歹你还有两个儿子呢,我家那小子让他弄得见到女人就躲,他再不走我们老白家可就要绝后了。” 于是一个一天学没上过的陆宁“先生”,在所有村人的“期待”中,离开村子,从冀省祸害到魔都,从魔都祸害到京城,直到他成为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 飘渺残城飘渺残城妃乙筱箫灵|现言舒言,我看错你了,原来你这么肤浅。又是这样,我永远只能这样,这样远远地看着他们,他的视线永远不会停留在我身上,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 乖乖别跑之我的绝世boss老公乖乖别跑之我的绝世boss老公墨笔成花|现言古亦风本来想透透气,出来后又觉得舞厅的人太多太吵,便来到了厕所,谁料到一出来就被这个小东西撞了个满怀“哎呦,我怎么进不去,怀里的人小脑袋蹭着他还用手抓他袖子,该死的,哪里来的死女人,脏死了,拉出怀里的幕玥,定睛一看,小野猫我们居然在这里见面了,看着她穿着抹胸裙,自己的一只脚还被她踩着,古亦风怒火蹭蹭往上冒“慕容玥,你在这里干什么”听到突如其来的怒吼,幕玥缓缓抬起小脑袋,咦,这不是那个自家的boss大人吗,哼哼,叫你平时欺负我,我打死你一拳打向古亦风的脸,瞬间,黑掉,满脸的怒气“幕!容!玥!”
  • 古惑丑女:翻身记古惑丑女:翻身记玥域|现言孔念被逼回国与养父的儿子们一起居住,本来她还满怀欣喜的想给哥哥们一个好印象,可没想到......因为容貌和身材被路人嘲笑,无所谓。被老师同学嘲笑,无所谓。被自恋狂们嘲笑?——滚!老娘要减肥!要变白!逆袭成功后——“养女,今晚的舞会应该没人邀请你吧,本大爷就发发善心,同意你跟我一起去”“哎,邀请我的人太多了,所以我的闺蜜就帮我办了一个比赛,谁赢了谁就是我的舞伴,咦,你兄弟们好像都去了。“
  • 傲娇老婆哪里跑傲娇老婆哪里跑赵潇潇|现言家有傲娇女总裁,各种刁难换着来。陈子表示,想要拿下这个毒舌女,还真是有几分挑战性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霸爱:翼少之宠霸爱:翼少之宠谁的思|现言陈翼第一次见乐思是在参加李阳宇的生日宴上,那一面直击他的心脏。当时陈翼就想“她是我的”。他宠她宠得令人发指,可她却没心没肺。陈翼对于乐思来说就是个恶魔,无论是在恨他时还是在开始在乎她后...当她认为陈翼快要厌倦她时,他总会又一次大尺度的宠她;而在她认为他会宠她一辈子时,他却对她说“滚,别让我再看见你”。翼少的宠让世人羡慕、却让乐思忧心。众人都说乐思没心,可却忽视了陈翼的过分。这是一篇关于豪门总裁的强取豪夺的宠文,但生活中怎么可能没有矛盾,一个看似无心的干净少女如何彻底征服残酷冷血的霸道总裁............
  • 失忆千金:百亿俏逃妻失忆千金:百亿俏逃妻蓝天梦|现言她,共失忆了三次,曾用过三个不同的身份,但为何总摆脱不了他???第一次:她是温柔可爱的大学生,却无辜地被他给睡了;第二次:她是豪门千金,是他的“未婚妻”,却一次又一次落入他的圈套;第三次:她陨落悬崖被人救,刚进帝都,竟有两个萌萌哒的小包子聘请她当自己的妈妈,还说了一段真实的“狗血剧”。
  • 宝贝儿你好毒宝贝儿你好毒恶棍大神|现言“叫姐姐。” “不叫,以前不叫,现在不叫,以后也不会叫。” 十二年的时间,风云变化,唯有少年对她的那份爱恋变的愈发浓烈。 黑暗的房间里。 “安安,安安,安安——” “我在。” “可不可以,不要抛弃我,永远不要抛弃我。” “我答应你,不会抛弃你。” “那你,可以做我的,药吗?” 在少年真诚的目光下,兰安安回复道,“云哲,我不会做你的药……” (因为,药的保质期是有限的……)
  • 大少的迷糊妻大少的迷糊妻遂心而为|现言一个是豪门的大少,竟遭意外追杀。“你的安全,我来负责。”她突如其来,随着而后是紧跟不舍。“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原因。”“为什么对我紧追不舍,我不认识你。”“是你招惹的我,你就要负责人,女人。”
  • 许是烟火灿烂许是烟火灿烂残阳酒醒|现言许暮深大醉时在一众友人面前发誓:“我要是再回头,tm就是傻x” 打脸来的快 当许暮深搂着秦烟参加聚会时。 友人:“呦,傻x来啦?” 秦烟:“???” 许暮深:“滚、蛋” 高一班主任让大家上讲台自我介绍。 秦烟:“我叫秦烟,秦时明月的秦,暮色烟火的烟。” 许暮深:“我叫许暮深,也许的许,暮色深沉的暮深。” 秦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