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沼泽田

作者:苏淮屿
人气(22)评论(0)字数(1.0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阿娘死的那天,江则东只剩下满腔恨意,他恨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恨那个尖酸刻薄的皇姐,却在心里给山河留了一片干干净净的心尖,虽然最后得到了皇位,杀光了所有人,也丧失了自己内心最后一点的干净。

本书标签

苏淮屿沼泽田

最新章节

第13章 (2020-12-08 06:29:07)

同类热门
  • 兰倾城兰倾城乐思.QD|古言元宵佳节,她遇见他,一见倾心一道圣旨,她被选中为妃不屈于命运的安排,她选择逃婚再相见,情定终生时才发现,······她该如何选择,何去何从
  •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大果粒|古言萧兮兮穿越回古代,成了太子的小老婆之一。 本应该是宫斗的开始,可她只想当咸鱼。 争宠?不存在的! 咸鱼才是生存之道,混吃等死才是人生真谛! 可偏偏, 高冷太子就爱她这一款。 …… 萧父:闺女,你要争气啊,咱家可就指望你攀龙附凤了!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宫女:小主,您要争气啊,一定要打败那些绿茶婊成为太子妃!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太子:爱妃,你要争气啊,孤就指望你传宗接代了! 萧兮兮:不,我只是一条咸鱼 太子:无妨,咸鱼我也可以。 …… (1V1宠文,双洁,超甜!)
  • 南赋南赋千茑|古言二次重生的林小可在经历一系列的灾难后,嫁给第一次重生的文阳王,戏精王爷阴晴不定的性格,让她又哭又笑不知所措。
  • 爆笑萌妃:王爷逗妻无下限爆笑萌妃:王爷逗妻无下限慕容柔玖|古言“王妃,本王交代的三从四德学得怎么样了”某妖孽看着毫无坐相吃相的某女挑眉道,某女翘着二狼腿,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含糊不清说道“回王爷,我学会了”“哦?”某妖孽继续挑眉,嘴里勾起一抹邪笑“念来听听。”“三从:从不温柔,从不体贴,从不讲理。四得: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惹不得。”妖孽嘴角抽了抽,“王妃,你这是要造反?”史上最倒霉,徐慕慕,作死地熬夜看穿越文,一觉醒来自己竟然穿越了?!可是穿到哪里不好,竟然穿到鸟不拉屎的丛林里,还看到了美男沐浴?!看到了就算了,想她一大好青年,还是很乐观的,关键是她还摸了他?!美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清裳:我本修女清裳:我本修女清裳倾城|古言那年我白衣如雪与君仗剑天涯那年你花前月下许我半世白发白衣女子两行热泪滑落一瞬间青丝悲白发女子空洞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位一袭袈裟,风度翩翩的公子。他冷眼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轻叹了一声:“生死涅槃等空花,”空气中回荡着梵宇的诵经声,一瞬间白衣刺痛了我的双眼。双眸缓缓闭上,两行血泪滑落,身体径直倒下“此生,你不负这苍生,你不负这云何寺,却唯独负了我。”“此生,你负了这诺言,你负这身白衣,却唯独不负你的心。”
  • 盛宠倾世毒妃盛宠倾世毒妃茶软卷|古言重活一世,她将只为复仇而行,守护那些爱她的亲人,但突然冒出来的大尾巴狼要把她拐走肿么办,落芜悠表示谈恋爱是什么不如搞事情(???ω???) 某王爷看着她:你放肆搞事情,天塌下来我都替你补起来,前世她错信渣男,本以为这世上跟本没有什么至死不渝的爱情??直到遇见了他,她生命中的光? ————————————————————— 落芜悠:如果没人把你宠成公主,那么便活成自己的女王???? 傅司墨:落落,直到遇见你,我才想信一见钟情????【本文1v1双洁甜宠】欢迎入坑
  • 清风拂梦清风拂梦清河鱼浅|古言“这是我的梦境世界,因为我的过多介入导致未来有变。不说了,先跟我走吧。”她拉起满身血污的“泥人”,轻轻一跃间两人已身处几丈开外。 眼前一望无际的战场,倾倒的山峦,倒灌的沣河水浪一般冲刷着,那些已经再没有力气爬起来的人。 不过一炷香时间前,这里正是万马千军交战的平原。放眼远方,是巍峨屹立的澜藏山,顺着澜藏山奔涌而来的是贯通西北水波汹涌的沣河。 彼时,此处正被称为沣河战场。 现在,崩塌的澜藏山无数的碎石正被沣河激流的水浪带到了这片本安然的平地,泥石浆涌起的水花遮天蔽日。 他本以为自己就要溺闭在这泥水里时,她又出现了。 带着他可能不愿听到的消息。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用满是泥污的手反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有些颤抖。 “从澜藏山的崩塌开始,这个世界,正经历着毁灭。”事已至此,已经由不得她再隐瞒。 他低头不语,似在思考。然而仅仅一秒钟,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你,不走?” “你,走吧。” 她可能想到,他的固执,也许这便是她往返了无数次只能得到的答案。 “我在此起誓,永生不再踏入这里。希望我的离去,能还你的世界,一个安生!”
  • 流云破流云破紫色羽毛|古言那时……她本想留在他身边做他一世的徒弟,静静的陪着他,伴着他,不成想,兜兜转转他和她终究还是到了那一步!那时……他本想将那丝丝情感化了朋友之意,暗暗的守着她,看着她,不成想,机关算尽还是错失了缘分。那时……那一袭黑衣高高在上,眉目清冷,语气深沉对着下面仿若蝼蚁般的他们说道:这个孩子本座要下了,若有异议来流云岛要人便是……”那时……她一袭白纱娉婷的站在他身边,看着阶下众人,神色淡然“师父说的话,徒儿怎会不从?”那时……也只是那时,可如今到了这时,他们又该如何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长夏江村事长夏江村事浮生困梦|古言生命是什么? 是不同的渴望和律动汇流碰撞的产物。 自己属于哪一份子?为什么而存在? 冯时夏之前并不懂得,如今在这似梦非梦的地界,她似乎有了答案。 我为什么不同? 这个问题找不到完全责任人。 我还能做点什么? 这个问题往往能扭转局面。 这是一场相遇、相知和相伴的故事,是冯时夏的一生。 融入、改变和爱所汇聚的力量能将心安放至最暖的地方。 “夏夏——夏夏——夏夏!” 是谁在呼唤?
  • 家有毒娘子家有毒娘子浮玲|古言(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巫女被时空系统带到前世改变命运。)她是二十一世纪最邪恶的女巫师,擅长玩毒、下蛊。最后玩火自焚,被自己养的小花蛇咬死了。一朝穿越,她赶上了洞房花烛夜。“你是谁?”艾玛,还是个代嫁的小丫鬟。某将军大发雷霆,扬言要杀她灭口。如果不是快死了,她发誓。就是借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向他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