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一狂妃灵曦策

作者:墨竹竹咿
人气(20)评论(0)字数(1.5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特工,她有着让世人羡慕的身份,地位,这样的她,渴望着一份亲情,意外的任务让她离开了二十一世纪。重生到了异世,却在遇上他以后变成了一只小猫咪

他是妖界的王,不近女色,却在遇上她以后。。。

“娘子,我们来生孩子吧!”

“滚!”

“不多不多,就几十个。”

“滚。。。”

机灵女主+更腹黑男主日常虐狗

逗比公主+邪魅男日常互撕

酷美母狼+痴情狼王日常搞笑

最新章节

第11章 修炼(2020-11-22 23:52:03)

同类热门
  • 盛世谋略盛世谋略抠鼻屎的喵|古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椒房殿外当年两人亲手所植的蔷薇又开了 七十二岁的她独自一人看着园中娇艳欲滴的蔷薇 “你为何还不来接我?” 刹那间,一白衣男子出现注视着音杳,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眼里难掩深情 “阿音,我不从不曾失信于你,过去亦然,现在亦然” 音杳眼中带泪埋怨 “你从不曾失信于我,但你却让我等了这么久,你可知道我等得心都碎了,为何要我一人在这尘世间受相思之苦”他张开双手,她所有的埋怨瞬间都掩于唇齿,奋不顾身扑进他的怀里,他的怀抱一如当年般温暖 永始元年,王氏居后位四十九年去世,终年七十二,与汉宣帝刘洵合葬于杜陵,称为东园。
  • 绝色摄政王:第一盛宠绝色摄政王:第一盛宠鬼豖|古言翻手为云,覆手为天。江左有梅郎,邢国有九幽。前世,她轻而易举猜透人心,却死于非命。重生,她是女流之辈,却是人人望而不可及的摄政王。看她玩天下于手中。
  • 白猴纪事白猴纪事只是疏离|古言我一手撩起头顶的喜帕,一手揭来了震荡的帘子,未探出头看清外面是什么情况,就被红娘轻拍了手,微斥道,“新人不入门不能随意乱动!”。我咂了舌,默默把手伸了回去,又将喜帕盖下。眼前一片红晕。没有锣鼓喧天的喜乐,也没有热闹的看亲群众。一顶简单的红色方桥将我送进了穆府的清园。
  • 盛世常安盛世常安云寄语|古言大楚,一个历代皆是女帝的国家,在这一朝竟然出现一位男帝,这位男帝出了一位穷奢极侈的九公主,她有三位夫君,有大将军,有我们大楚首富,还有昌平候之孙。时人感叹天下好男儿被她尽数掠去,可盛极一时的九公主又突然败落,树倒猢狲散,九公主被囚禁,身边之人皆散去,可谓盛极必衰,后虽复出夺位……她的人生经历了三起三落,短短一生却也精彩至极。
  • 佩为媒佩为媒鹿角珊瑚|古言【非穿越非重生】 人人都觉得江琉是乾山学艺女徒中最穷的一个,偏偏看上的男子是个趋炎附势之徒,为了富贵与前途几乎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她。那时他对江琉愧疚道:“日后我飞黄腾达,一定迎你作妾。”云泽大国唯一的公主江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向来温柔的公主江琉性格清清浅浅,这次却做的有些出格了:收了一个暗卫,还命令人家陪吃陪聊陪睡。小暗卫哭哭啼啼:“都是公主强迫我的!”江琉暗自运气:“不气不气,不必跟没脸皮的人生气。” 小暗卫擅自消失了几个月,再出现时摇身一变成了武状元,半夜熟门熟路摸进江琉寝殿抚着她的头:“等我往上爬,成了大将军,就配得上你了。”江琉红着脸呸他一口:“谁说要嫁给你!” 邻国皇子来抢亲,小暗卫一急,领兵退敌数十里。江琉穿着嫁衣兔子似地奔过来:“琉璃佩送你,本宫以此佩为媒,聘你为婿。”
  • 彼岸花前的誓言彼岸花前的誓言殇璃煜|古言天地玄黄,五行相克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人世间唯有情字最是难懂彼岸花下你说我们或许注定无缘可是我不信哪怕覆了天下也要一直守候在你身旁
  • 妖孽男,巫族女妖孽男,巫族女柒女|古言前生,她是被那些人称为中看不中用的傻女人,是被那些人称为恶魔的天才严瑶瑶。的确,她这样的女人对那些人来说一直是个障碍。她死了,死于一次意外,一次坠机的意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变成了龙朝的第一美人林苛筵,然而林苛筵居然和她严瑶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单单少了眼下的那颗泪痣。林苛筵的身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她知道。她的身边有一个妖孽男,一个让她自己都自愧不如的妖孽男;她的身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丫头,而这个丫头一直拿命在保护她....她以为,她以为她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凡的过去,她一直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事情的变化太大,大到她竟然都快忘记了呼吸。大到她竟失去了对自己重要的人,她竟失去了自己的一切。
  • 鸢飞唳天:绝色世子妃鸢飞唳天:绝色世子妃臻舒|古言身世成谜的云家“假小姐”。一朝梦醒,再睁眼却成了二十一世纪的睿智女总裁。掌恶奴,斗小姐,与家主大人博弈。伏雪狼,斗皇子,助为之效命的云策成为九五之尊。 她逐渐绽放光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做出了一翻属于她的成绩。 可是,这突然冒出来的南宫瑾离是怎么回事? 从此以后,我们高贵冷艳的云栈就开始了她英勇无敌的宠夫日常。 这是一个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有点虐,中间部分有点甜的宠文故事。 欢迎大家积极入坑哦!
  • 月落夜语月落夜语Contain|古言她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一步步走向强大,只为了守护的人。他是百姓眼中不受皇室器重的冷漠皇子,铁血之下,柔情只是尚未遇到她。兜兜转转,第一眼,便齐齐心动。他说,你不敢赌。她说,我可以用自己的所有来和你赌,除了感情。因为一旦沦陷,便不可自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衣品侯夫人衣品侯夫人黑心包菜|古言随父肆意游历大江南北的她,父亲被害身亡,亲族意欲图财害命,她果断带着万贯家财金蝉脱壳。 光鲜亮丽的郡公府,一遭背上谋逆大罪,全家被斩,死里逃生的他曾被家族厌弃、谋害,他洒脱的闯荡江湖,有钱有自由潇洒随意。 两个阴差阳错有过婚约的已“亡”人意外相遇、相护、相知,一起报仇、一起赚钱。 报仇是他的事,连她的一起报了! 赚钱是她的事,连他的一起赚了! 养家是两个人的事,男主外女主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