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做一场春秋大梦

作者:士白瑞恩
人气(3)评论(0)字数(0.1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异想天开的少女将进入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和她的守护者经历一场场离奇刺激的冒险,谁知道结局会怎样呢?

最新章节

第1章 书中有个我(2020-11-21 00:25:11)

同类热门
  • 扑倒男神之宠你上瘾扑倒男神之宠你上瘾红豆皮皮|幻情叶暖君忽闻父母双亡的惊天噩耗,不可置信!可是,为什么是酒驾?要知道,她爸妈是去老店买酒给她庆生的啊!难不成他们在路上把酒喝了先自己庆祝一番?她怒!知道这事儿一定另有别情!并誓要让那些害死自己父母的人渣血债血偿!费劲功夫,可是,谁能告诉她这是个什么样的答案?(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轮回之宫青月轮回之宫青月蓝嘉小雨|幻情昆仑掌门死因不明,看似被人暗算,但是他知道,不是的。“亦然哥哥,你说过永远都不会对我刀剑相向的,你说过的!你说过会护着我的,你说过不会伤害我的!你说过的!可是为什么啊”女子低头望着穿进箭头的他的剑,突然笑了,笑的十分开心“原来,你从未爱过我,是我自作多情了“青月,我带你走,我们走的远远地,不要再杀人了,好不好?”男子看着女子一脸冰冷的用剑一起一落,地上已是血流成河“伊洛,不可能了,我已回不了头了,既然是因为我。。。那我只有这样才可以赎罪”“小月儿,我帮你杀了他们,好不好?只要你可以和我在一起”“沈长琴,我的事不用你插手”“小月儿,为了你,我愿意为你与天下为敌,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 最强废材:大神相公来盘我!最强废材:大神相公来盘我!逃茶|幻情“还魂术!” 虚空之境传来一声低喃,黑色空间内刹那勾勒出一个圆型符咒,金底红色散发着强烈的光波,从里面流出无数梵纹。 ‘咻’感觉灵魂被什么紧紧吸附过去。 睁开眼闯进的首先是蓝天白云,随后一股灵力聚集成一道线直直击打至她的位置。 ‘啪’的一下,灵力打空了,她滚至一边看着刚刚落地的深沟,那是灵力击打而成了。 可想而知若这副身体中招了不死也残废。 “侯公子你眼力不……
  • 腹黑大小姐:天才王爷绝色妃腹黑大小姐:天才王爷绝色妃樱夜殿|幻情在二十一世纪里,她是杀手榜上排名第二的金牌杀手,她相信科学,却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浩渺帝国颜家的废物大小姐身上。以前欺负她的人怎么办?呵呵,好办,十倍还回来就好,她要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变强!她在二十一世纪的美男师父同样离奇穿越。有天她的美男师父有所企图地卖萌道:“小汐儿,你都那么强了,所以你要保护我。”一边说着,一边拍飞了三个准备攻击他们的人。颜冰汐:“滚粗,你那实力还需要我保护吗?”某美男正色道:“那就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吧。”颜冰汐微微红了脸颊,从某美男怀里跳了出来跑掉了,某美男在她背后露出一个来日方长的神情,也不急着去追,转身消失在暮色之中。
  • 巫师威离巫师威离涂染|幻情莘籽意外被龙卷风带入一个人类无法生存的魔法世界,为了活下来与恶魔巫师威离签下卖身契约。人类女孩遇上邪恶巫师,一场浪漫奇幻的爱情冒险。威离:“把那地拖了,桌子擦了,衣服洗了,去给我热洗澡水。”莘籽:“老板,你知道为什么小镇上的人那么讨厌你?”威离:“为什么?”莘籽:“太刻薄”
  • 候补孟婆候补孟婆幺儿猫|幻情晓梦是个孟婆,做的是恢复出厂设置的活,偏偏天生少根筋,记忆差得像条鱼,调不出孟婆汤,记不得黄泉路,只得连年候补,迷迷糊糊,却不知自己其实背负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 魔尊盛宠:逆天废材大小姐魔尊盛宠:逆天废材大小姐颜月卿|幻情宠文,宠文,爆宠无虐,男强女强,1v1,身心干净~她,21世纪的暗黑女王,却因手上的玉镯而被追杀致死。她,天澜大陆凤家的废材小姐,花痴、草包、废物、丑八怪。当时空逆转,迎来的是21世纪暗黑女王的诞生。且看她逆天而行,威震天下,称霸六界,唯吾独尊。废材?从来都不是她的代言词,当废材变天才,闪瞎一众人眼球。众兽护驾,神器开挂,实力飞速,丹药、神器、萌兽哪都不是个事儿,再有魔尊大人保驾护航,人生过的不要太爽啊!“夫人,天色已晚,我们早些休息吧!”魔尊邪魅一笑,不等某女反应过来,直接扑倒…………………
  • 暮雪千千暮雪千千贱下亡魂|幻情“世事轮回,皆无定数。生离死别,亦是天道。姑娘请回吧,老衲帮不了你” “上穷碧落下黄泉,即使逆转轮回,与天为敌也无法阻挡我” “阿弥托佛,世人皆苦,只能自渡,姑娘何必强求” “因为他答应我,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
  • 倾城狂妃,嗜天狂魔倾城狂妃,嗜天狂魔浮夏半月生|幻情一个重生之魂……家族的遗弃,强者的欺凌,我已忍无可忍!若我不发威,你们都当我是好欺负的吗?实力强大,容貌妖孽,权力滔天,身份神秘,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却偏偏缠上了当初有“花瓶”“废材”之称的她!
  • 尘心入炬尘心入炬温暖的尘|幻情世间多有苦厄,有人从尘埃里爬出,满身苍夷,身卑不忘忧民,楚越尘悬壶济世,楚归鸳斩尽恶邪,逆天而来,祈众生盛平。 淌过八千里云泽,踏行三十座荒芜,挣脱一世枷锁,终在这道门槛前,生命的起源鞭长莫及,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