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我继承了万顷良田

作者:紫飞云
人气(42)评论(0)字数(31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颜如玉名不符实,从小生长在农村,拼不赢爹妈拼命,从小小的财务干到了总监的位置,却因为连夜加班清早喝了一小摊上自制豆浆中毒倒地伤了头送命。生命的最后时刻想的是以后谁和自己说“豆”字就拉黑谁。结果,上天给了她一个优惠,穿越到了豆子窝里。卖豆腐的颜青山拉扯一大家子不容易,可是儿子都不省心,老大会算,老二特懒,老三老实。颜如玉当了老三的女,意外发现他还挺有福气,娶的居然是县城首富肖家的嫡长女哇卡卡,颜如玉要大发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20章 半夜偷嘴(2020-11-11 05:47:23)

同类热门
  • 琼华一生琼华一生海听枫|古言她是代国第一才女,内定的储君妃,却被一纸求婚文书改变命运,异国他乡,她该如何生活,不争不抢,真的能活下去吗?一时间代国命运背负一身,她该怎么做……
  • 残王速来接驾残王速来接驾忆兮染|古言颜惜羽本是杀手之王,医术界鼻祖,在23世纪混的风生水起,竟不想一天睡觉迷迷糊糊之时听见一道声音就神奇的穿越了! 穿越就罢了吧,为什么要穿到了一个小婴儿身上? 刚释然想要逍遥一世时,却又知道了最疼爱自己的母妃有一个始终牵挂着的神秘家族,颜惜羽又怎么能放任不管? 只好逼迫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在这个荆棘丛生的成长道路上,她始终不曾放弃,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后还有四位和自己共同前行的挚友! 只不过其中一个挚友有些奇怪,他总爱说:“别怕,一切有我……”
  • 绝色乐妃:冷血小姐太妖孽绝色乐妃:冷血小姐太妖孽君妖清|古言她是从21世纪来的面瘫姐控,一不小心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大陆。她的前世怎么可能是废物呢?她曰:当然不可能。他是为爱等待千年的神界之人。他曾曰过:我此生只爱你。一场穿越时空的千年之恋,将在这里逐一展开!
  • 美人风云美人风云沧蓝|古言“你能给我什么?”“你想要什么只要本王给得起,都会满足你。”他微微一笑,语气也柔和,看得出心情不错。“也包括自由?”她问。“是的。”他是如此的果绝与笃定。可是他忘了,爱情并不是他想给,她就能拥有的。
  • 南城北路南城北路黎落z|古言这是来自一个架空王朝的故事,女主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代神医,因一场事故穿越到了四大国青龙国中镇国将军的女儿慕容汐身上,原来…………
  • 听说罪臣又作妖了听说罪臣又作妖了墨忆安|古言“报!!君丞相又把礼部尚书揍了!” 女帝眉头微蹙,“抓起来,打入天牢。” 君丞相姗姗来迟:“嗯?” “咳,来得正好,罚抄兵法五十遍!” 传闻,女帝做决定时,从不更改…… 唯独君丞相一声娇嗔得之。 然,传闻不可信,王宫向来鸡飞狗跳,姹紫嫣红,五光十色,多姿多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爆萌小厨娘:世子请品尝爆萌小厨娘:世子请品尝墨色的墨|古言初见:你是男是女是人妖还是鬼?再见:你是寨主?可是,说好的寨主是食不果腹生活所迫呢?你头上的玉簪值多少钱?三见:你是世子?还是我未婚夫?那我岂不是世子妃?什么?!你说我只是侧妃?谁要当侧妃,姐我不嫁了!慕晚晚赶潮流的玩了一场穿越,然而人生一路狗血值飙升。作为最不值钱的庶女,爹不疼大娘不爱,慕晚晚就只能替姐代嫁了。好吧,嫁人就嫁人吧,好歹是个世子嘛。可是,这集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于一身的男人就是她的夫?男人靠不住,慕晚晚只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开酒楼了。然而没想到的是,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这个千万年流传下来的名言居然在她的身上应验了。可是,哎喂~我只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啊~
  • 岂知一梦是黄粱岂知一梦是黄粱南柯作黄梁|古言“其实这天下谁做皇帝梁儿都不在乎,她只是不想当初那么多人为之流血牺牲换来的安定化为泡影。你本可以是个可以为世人歌颂功绩的好皇帝,却偏偏为了遮掩那些苦主已经不准备再追究的丑事,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有时候我在想,当初陕州一役若梁儿没有去,慕容弃没有延误战机,现在的光景会好很多。”
  • 莫念相安莫念相安千舲|古言世人皆知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女长安郡主钟爱权力与地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嫁与当今五皇子不惜残害忠良,为了当上皇后不惜亲手覆灭了自己的家族…… “皇上驾到——” “今年的桃花开得格外烂漫,皇上可愿再作一回看客?”身着一袭红衣的女子看着面前的十里桃林淡淡地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哀求。说罢,不等身后的人开口便挥舞着长袖伴着随风飘落的花瓣翩翩起舞……舞毕,女子缓缓走到一棵桃树下倚靠着桃树慢慢坐下,随风飘扬的青丝遮住了她绝美的脸颊。 “你是不是喜欢我……”男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全然听不出里面所蕴含的情绪。 “呵,我周瑾遥只爱权利和地位,不爱任何人……”女子听到男子的话嗤笑一声缓缓开口,嘴角一抹鲜红缓缓滑落……
  • 不见或许才是缘起不见或许才是缘起楚艾|古言“盛萧真是愈发没用了,这样的人也能入了他的眼,哦,对了,你回去告诉他,我要你。”他退开贴在她耳边的唇,淡淡抬眼“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