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天御神渊天御神渊梦伶图|幻情千年之前,在地球以外,在宇宙以内,有这样一座神奇的星球。总体来说,这个星球很有可能是由宇宙反射镜将地球部分物质反射后重新筑成了一座新星球!宇宙之大无奇不有,这座新星球的名字,我定名为“梦伶图”,故事从这座新星球之上的一座“狐缘山”开始。
  • 我家殿下又飘了我家殿下又飘了陌家阿晞|幻情俗话说得好,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朝重生被雷劈! 要问她最郁闷的事,莫过于在自家院子里晒日光浴,结果无辜被雷劈中重生。 重生也就算了,居然重生在一个使用灵力的异世界! 更过分的是,还重生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她就想问一句:老天爷,这么整我为那般哪? 好在,家底不错,家人不错。 跌(惹)跌(事)撞(生)撞(非)到成年之后居然撞到了一个妖孽! ————?————?————?————?———— “阿槿~你知道本王的宗旨是什么吗?” (被堵住墙角,弱小可怜的她)“谢谢,我不想知道!” “本王的宗旨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若不走,将其——抗走~” 某女瑟瑟发抖: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不对!我不该离家出走!
  • 花千骨漫画版花千骨漫画版胡佳欣|幻情花千骨身怀异香出生时那一香飘满满村全城的花都枯萎了有好几年没有花骨朵和花朵可是花千骨的命运就偏偏你不开别人的捕捉可是有一天她的命运完全变了她十二岁时必须得要上茅山拜师学艺斩妖除魔,可是毛山已被七杀殿攻打,在清虚道长你死之前要花千骨去昆仑山白子画拜他为师,经过一番努力千古终于到了昆仑山找到了白子画他请求白子画收她为徒因为她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最终百子画还是收了她但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长留弟子,两只结局会怎么样会在一起吗敬请期待。。。
  • 沈大神:求放过沈大神:求放过林泽煜|幻情她绝望不甘愤怒她不明白苍天为什么对她那么残忍。爸爸妈妈车祸死亡,她最爱的男人给她致命一击。她到底该怎么办?
  • 奕酒集奕酒集辣蛋|幻情1v1穿越女主X叛逆猛男。情感线比较少,前期给糖。 这一切的开端,都得从上古说起。 上古浩劫之战摧毁了人类平和幸福的生活,人类社会迈入了大遗忘时代。 这时,一股全新的力量——昆仑异军突起,把人类混乱的武学社会重新拉入正规,他们的势力也渗透至了朝廷之上。 夜宴,一个隐秘于江湖之下的情报组织,在多次调查中,发现昆仑正尝试把自己的实力渗透至几个酒馆内。 而这些酒馆背后,竟然又藏着一个庞大的网络,这个网络背后,又隐藏着一个持续发展上万年的古老力量。 从赛博世界穿越而来的女魔头花璟炎坐在酒馆里俯瞰众生,饮尽人生酒,逐渐平下了自己内心狂暴的杀虐。 但她却丝毫没有预料到,自己却被一个来自草原的男人给夺去了芳心,再次堕入凡尘。 一把凶险的棋,就这么拉开帷幕。
  • 陌上春风只为卿陌上春风只为卿叶昇|幻情沐悠紫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穿越了,穿就穿吧,为啥让她穿成个婴儿? 不过上天待她还是不薄,让她捡到了一个帅师父,又收了一条拉风的灵兽。 原以为会像小说里写的来个轰轰烈烈的师徒恋,却不成想命中注定之人却另有其人。 真命天子出现本应高兴,但是她想要的是暖男,暖男,暖男,而眼前的男人美则美矣,却离暖相去甚远,浑身上下就一个字冷,和一只冰棍无疑。 可怜她小小的身板,不但要各种打拼,还要负责解冻,唉……
  • 凤逆天下:纨绔杀手妃凤逆天下:纨绔杀手妃译天|幻情某男:“娘子,你曾偷我玉玺一次,闹皇宫、休夫两次,要财不要命三次,你说……”某女咧嘴淡笑,“如今我不介意休夫三次,要财不要命四次。”某男挑眉:“?”某女:“一两银子贱卖王爷。”她名九鸢,是拥有绝世天赋却不肯修炼的凤三小姐,世上所有贬义词,似乎都与她绝配。一日灵魂交替,收神兽,斗魔龙,控异火,名动四方,却意外扯上一个大麻烦。“对于往事九鸢感到万分抱歉,若要财,二皇子殿下可随意取。”“财能还,心,是否也要还?”
  • 听说兔子会咬人听说兔子会咬人尤奈儿|幻情兔子依是一只有家不能回的兔子,然后她碰见了一只长得很好看的神兽。 兔子依:有的神兽表面清心寡欲,实际上坏心眼可多了。 白泽:有的兔子表面上很可爱,实际上也很可爱。 看外表纯良内心腹黑的神兽怎么把脾气暴躁的小兔子骗回家 【清心寡欲神兽白泽x脾气暴躁小兔子】 绝对甜宠!!!
  • 穿越之转角遇到爱穿越之转角遇到爱冥妖帝|幻情幻雪沫,是21世纪金牌国家特工,因在一次任务中,爱上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又过于太相信爱情,把自己推向了万丈深渊,从此,再也不相信所谓的爱情,一朝穿越,直到遇到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他,冰封的心才逐渐融化!
  • 酒久归一赴卿卿酒久归一赴卿卿桃一禾|幻情第一次,卿酒酒为了寻找自己心爱的灵器误入玄灵宗的禁地,自以为武功还算可以的她被止一一掌差点儿送上西天。 第二次,她改头换面想拿回自己的玉佩,又和这木头打了起来,虽没受伤却被止一嘲讽。 她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的讨止一欢心,可这木头软硬不吃,冰山转世。 突然一天,他像变了一个人,把她护在身后,答应她任性的要求,曾经怎么也不肯给的东西现在唾手可得。 卿酒酒摸不着头脑,这人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