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穿剧后到了叶少的心尖

作者:潇兮惜
人气(0)评论(0)字数(6.5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我居然穿越到电视剧里了”白绾绾欲哭无泪啊

可是谁能告诉她,本想离男主远远的却成看他的女朋友

本想不搭理女主的,却成了她的姐妹

直到叶瑾轩的白莲花出现,

“瑾轩,我只会给你三次机会”白绾绾察觉出身体出异样了。

最后,白绾绾终是逃不过,醒来后,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可是谁又能告诉她,怎么她去旅游了半年,竟然有人将她在平行世界的一切著成了书。。。。

最新章节

第50章 洞房(2020-11-01 14:03:34)

同类热门
  • 夫人我愿赠你一世情深夫人我愿赠你一世情深佳琪哝|现言女人皱眉:“御凌琛”。 “宝贝我在,怎么啦”男人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这人便是帝都商业巨头,御氏集团总裁。 “我要离婚”潇雪暴躁道。 “先给我生个女儿再说,这件事咱们日后再议……”御凌琛眯着眼缓缓道出 “混蛋,我都跟你生了小宇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潇雪堂堂国内首席珠宝设计师,作为时尚界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没有之一,却被眼前的男人拿捏的死死的……
  • 步步倾心,霸道Boss惹不起步步倾心,霸道Boss惹不起尉迟馨粼|现言小男孩终于微微半开了双眼,弱弱地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叫小爱,这里是海浪村。你叫什么?”“我叫什么?我又是谁?……”他6岁车祸失忆,遇见了4岁的她。二十年后,两条平行线再相交,他们已经不再认得对方。洛璃使劲地推开他,“安非然,你在做什么?你不是喜欢我的。”“喜欢?倒贴女也会讲心的吗?”安非然轻蔑一笑。重逢,不是为了相认,是奈何缘深。
  • 十八九岁的爱与痛十八九岁的爱与痛山雨歇|现言以爱情和高考为主线,通过一个个或多情,或虐心的情景的描叙,一步步表现出了善良、单纯的女主对爱情的执著,为跨进高等学府所做的努力……
  • 高冷老公隐婚蜜爱高冷老公隐婚蜜爱酒小酒|现言一场盛况空前的豪门盛宴,未婚夫高调迎娶了她的妹妹。她只想安静的买个醉,却不想惹上江城神秘莫测,腹黑高冷的顾家大少!进错他的房,误看他的人,还没来得及上他的床,就遇到了传说中的查房……他是江城高冷腹黑,冷面杀伐的顾家大少遇见宋清欢之前,他的一生只有一件事——工作、工作、还是工作!遇见宋清欢之后,他的一生只有两件事——爱她,爱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前妻难追前妻难追古小柔|现言为了嫁你,我丢掉尊严,为了救你,我换了心脏;可那一夜,你的袖手旁观,让我跌入谷底,可我已经放弃一切只为报仇时,你又为何痴缠不休缠。
  • 失恋私语失恋私语泉石且娱心|现言谁的青春没有过疼痛,偏谁有心将这疼痛流泪记录,在痛苦中慢慢站立,姑娘们,有时失恋也就这么回事~
  • 梵人所语梵人所语长鱼述|现言他是二十世纪的旧军阀,曾经只信奉武力,她只是现今普通的大学生,只希望没心没肺地吐槽、安稳地生活,找个好工作、遇到个良人....可惜,上天向来没有好生之德。原本早已应该入土的他,现在却穿着白大褂,喝着所谓的虫茶,笑眯眯地成为她的合租伙伴——这不是穿越,这是一个尽量灵异清凉的故事...
  • 千缘:轮回世恋千缘:轮回世恋无言|现言若不是心中仍有执念,早已烟消云散。往事如过眼云烟。明明灭灭,灯火珊阑,定格烟花水月,只期待与你,再次遇见。无奈日月更替,花开花落,立身庭中,翘首一轮明月,心里感慨万千,眸中流连。如隔纱望君子,厌倦红尘繁琐,笑尽天下梦,怎可实现?遥遥相对。山河将近,唯一不变的,却是那期待的梦靥。能否……能否再来一遍?我愿倾尽天下,只对你。
  • 待静姝待静姝正欲辙|现言愿长大后,还能记得赠你红豆之人是我。 离开了广东,坐船去了另一个地方,可有人还在广州,等着那个叫静姝的女子。
  • 重回一九九四重回一九九四落花月西|现言新书《这个角儿我包了》已开~【摇滚女歌手vs温柔男青衣】 【年代种田文,双重生,发家致富】 【女主炸(洞悉人心)+男主宠(内心腹黑)】 南惜做梦都想着重活一世。 她想,如果重活一世,她会好好上完高中选择一个喜欢的专业读完大学,然后再离那个人远一点。 可有一天她的梦想成真了。 她看着家里嗜赌的父亲,软弱的母亲,无数自私自利的亲戚,以及待垦的荒山,荒废的良田,脑壳有些疼。 左手撕渣右手摧花,她玩得风生水起。 脚踩极品又踹绿茶,她耍得声名鹊起。 她誓要带领着家人严格执行全面小康社会新指标走上社会主义致富新道路。 这一世,她会护好她爱的人,守她们百岁无忧,改变困住她的一寸三地,她会站上最高处,踏遍山川河流,一生平安,喜乐。 但是,这位兄弟,你总跟着我干什么? 某人微微垂眼,眼线狭长,薄唇紧抿,嘴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声音低低沉沉如雪水滴溶,干脆清澈又勾人。 “兄弟?那是不存在做兄弟的!” ———— 当所有的一切迷雾揭开,有人在耳边呢喃又似虔诚祈求: 我以心换命,不问富贵,不求长生,只愿你,百岁无忧。 为此,我甘愿永坠阎罗,再无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