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宰相嫡女在府邸玩手机

作者:璃笙余心思义
人气(2)评论(0)字数(1.1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在玩游戏时穿越,但是她发现手机里只有微信,淘宝,直播软件,心中愤懑,误打误撞地开启了系统,抱着一颗热血的心开始完成任务——攻略男神……

最新章节

第10章 (2020-11-01 10:26:59)

同类热门
  • 邪王独宠:废材也倾城邪王独宠:废材也倾城花翡|古言她乃大陆上最厉害的天才,他乃大陆上最不堪的废材。前世,他被他爱的人所害。今世,她被她最爱的人所害。一个天赋异禀的女子,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皇子,命运的安排,让他们走在一起。..................“若是谁敢害你我定让他生不如死。”他站在桥的那头,冲她喊,“我爱你,比永远还要久。”
  • 听得时光眠听得时光眠纵然千帆|古言前一世,她爱上他,他是已婚男子,直至死亡,她也不敢将爱说出口。这一世,她遇见他,他是至高无上的皇权掌控者,她可以说爱他了,可他却不是她一个人的。
  • 穿越之族长不好当穿越之族长不好当阿僮|古言顾明月一朝穿越为夏朝杏花村的顾氏族长。 二八少女惨变六旬老翁,顾明月只想一死了之! 奈何身为一族之长,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族人因饥荒穷困潦倒吃土为生。 只好想办法带着族人度过难关。 谁知这一呆就是一辈子。
  • 蛇王娇妃蛇王娇妃朝九不晚五|古言艾草从未想过自己会穿越到古代,更没想到的是她竟做了一条蛇的小妾,而且还是一条没有人情味儿的铁板面瘫蛇!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面瘫蛇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 妃倾天下:暴君逼我玩宫斗妃倾天下:暴君逼我玩宫斗花落瑾殇|古言大哥为保亲妹妹就偷换了进宫的名单么?难道苏茗歌就这么好欺负?不过不是说好了选不上就会被送出宫么?那为什么皇帝又要留自己在宫中?再说留在宫中又不是她自愿的,何必这么多人都针对她呢?深宫果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硬生生的把小绵羊逼成了母狼!看苏茗歌如何为苏家报仇,扳倒钟家,萧妃算得了什么?皇后?呵呵,滚一边儿去,就算有皇帝护着,也斗不过护犊子的母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苏茗歌,必定斩草除根!
  • 许一世情深不寿许一世情深不寿苏沫曦|古言他,是皇帝的三儿子,三年前自愿到邻国做质子。她,是丞相的三女儿,甘愿闭门不出为母守孝。三年后,一次偶然的穿越,让她遇到他,命运的红线在此时交织,几经磨难,她不过是想留住那些温暖,却额外得到了上天赐给的他。某女无良道:"王爷,我知道您高贵的身躯是经不起蹂躏的,所以啊,您还是好好扮小白脸吧,至少也能拿个千万两,对吧!"“慕—容—雨—涵”某男几乎是从牙缝里将这几个字挤出来的。
  • 逆天凰女:腹黑邪王宠狂妃逆天凰女:腹黑邪王宠狂妃汤元瑶|古言被亲姐虐待致死的少女忽然睁开双眼,生杀予夺的绝色杀手忽然变成帝都的第一废物?!前有各种白莲花欺负算计,后有未婚夫各种嫌弃。当她成为她,胆敢欺她辱她者,必揍之!渣男求复合?滚粗!太子来求亲?让他先排队!不曾想,却惹上一个无赖。他腹黑强大,绝色妖异,却对这个偷看他洗澡的小家伙,情有独钟。“滚开。”某女淡漠道。某男:“怎的,睡过这么久,现在不认账了?”
  • 穿越的青春流浪的梦穿越的青春流浪的梦玉良秋|古言小说讲述了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韩秋彤在找工作的路上处处碰壁,被同学耍心机错失良机,回到家乡仍然时运不济。后来一次意外她和同学关乐穿越到了古代,然而她仍然倒霉成了关乐的丫鬟,颜府的下人。颜老爷早年听信算命先生之言以为自己的女儿颜丹秋命硬会克到家人,于是他将她送到了拓苍山自己妹妹那里抚养。十八年过去了眼看颜丹秋和藩王朱南宣的婚期将近而朱南宣却在此时被朝廷派去平定奇峰寨的山贼,所以他不得不让关乐和韩秋彤去接人回来,由此也开始了韩秋彤的吐槽之旅……
  • 千千丝结千千丝结墨窈绫|古言檀香木榻之上,滴滴泪珠轻轻滑落,空灵轻蔑的声音冷冷响起,“萧静,你可曾过找过过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罢了。”“泠儿,你忍心抛下我一人?”他手中的玉杯掉落,剩下的只是落寞。“萧静!你给本宫滚!本宫不想见到你!”“可是,静想见你。”男子嘴角丝丝邪魅......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本作是作者第一本书书,写得不好,求各位好心人莫弃,谢谢!)
  • 走猎夫去走猎夫去林宸岚|古言本是撩遍天下的霸气侧漏,怎奈闲心起抛弃了‘脚踏十只船’的奋斗目标一念追夫,然开启了猎夫模式。上有追夫记,下有猎夫传;左有抢夫计,右有骗夫策。问人世间脸皮厚者?其封临溪天下无敌!他是人们眼中永远的神,才华横溢。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如清风明月,只够别人瞻仰,仰望。而那一抹浅浅的笑就在那日不经意间落在了她的眼中。茫茫人海中一见,她芳心被困,从此彪悍的追夫,人生路变的一发不可收拾!他大哥问她到底如何才能放手,她道是“除非他喜欢男的!”不然任何问题她都能克服。可问题是他要是喜欢男的呢?封临溪说“除非他不是男的!”瞧着那手中的猎夫计划,她就不信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