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黑画眉

作者:滕贞甫
人气(9)评论(0)字数(2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本书是一部中篇小说集。收录了《七七级》《一滴不剩》《黑画眉》《放生》《手械》《雌雄眼》六篇小说。分别关注了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的命运、海归博士的创业经历、动物与人类的关系等社会热点问题。通过作品的阐释,展现了作者对时代变迁中,人性与爱不变的提倡与赞扬。

本书标签

滕贞甫黑画眉

最新章节

第3章 七七级(2020-10-21 18:38:42)

同类热门
  • 情洒人间情洒人间王俊芳|小说《情洒人间》1996年最初以日记的形式写成,后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 青春灰烬青春灰烬介子微|小说在物欲横流的都市,她们如何安置自己的美丽与青春;在男欢女爱的滚滚红尘之中,她们还要经历多少潜伏的危机……爱过恨过之后,她们的世界还有多少残留的情感灰烬?
  • 大雪无痕大雪无痕陆天明|小说在省市领导为衣锦还乡的军区丁司令员举行招待会前,松江市东钢股票案重要知情人、市委张秘书被枪杀在宾馆的阁楼上。男主人公方雨林凭着优秀的侦查能力和敏锐的直觉,调查到枪杀案件与省市领导有重要牵连……良知和私欲的碰撞,正义和权力的交锋,全书笔锋犀利,悬念迭起,立足现实,寓意深远,演奏出一曲正气浩然的时代之歌!
  • 西域第一都护(全集)西域第一都护(全集)天地飘鸥|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西汉西域第一任都护郑吉,凭借自己的骁勇善战与聪明才智护送公主迦罗回大宛的英雄救美的传奇故事。大汉边军军侯郑吉奉命护送大宛公主归国,遭遇匈奴骑兵劫杀,袍泽尽没。他孤身一人保护公主杀出重围,诛狼群、搏神熊、斩水怪,一把吞雪刀,万里天山行,名扬西域。归国途中,计斩马贼蓝胡子,解危须城之倒悬,威震大漠。后逢长安乱,拔刀诛暴逆,一鸣惊人。南道诸国叛汉,郑吉临危受命,出使西域——夺扜弥,取于阗,袭龟兹,摧锋于正锐,挽狂澜于极危,大破诸国之兵,扬汉威于塞外,为后来他纵横西域,镇抚诸国,成为西域第一都护奠定了基础。
  • 仁慈的关系仁慈的关系(匈牙利)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小说《仁慈的关系》是匈牙利作家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的中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包括其代表作《茹兹的陷阱》、《理发师的手》在内的八个故事。他的作品晦涩艰深,主题阴郁,常常被归入后现代派小说。故事中的句型结构怪异,地点含糊,意思难以捉摸,情节跳跃性极强,结构常常呈放射性,叙事者总是模糊不清,结局充满神秘意味。除此之外,余泽民老师为作品所作的序也十分精彩,不仅详细讲述了作者的创作历程,也用基于自身经历的第一手资料剖析了拉斯洛那近乎疯狂的“中国情结”,毫无疑问,这将拉近读者和作品之间的距离。
  • 奢侈品女王奢侈品女王扣子|小说这是一个女人在电子商务行业的奋斗史,有实例、有挫折、有情感,有共鸣。她,陈桑榆,27岁,英文名Elisa,外号陈考拉。她是“空降”到外资电子商务网站维兰网的商务总监,外表慵懒似猫,跟传统观点的女强人形象形成极大反差。但她智计百出,拿下不可能完成的招商任务;杀伐决断,在公司遇到危机时勇于破局;手腕玲珑,作为空降在毫无人脉根基的新公司赢得派系之……她衣香鬓影地出入刀光剑影的生意场,表面谈笑风生,实则殚精竭虑地签下一份份合作协议,并带领自己的团队日益成熟,共同成长。一个女人,一双手,从无到有成就了自己的黄金海岸。
  • 金银岛金银岛(英)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小说故事的主人公吉姆,是一个十岁大的小男孩,吉姆的父母在黑山海湾旁经营一家旅馆名为「本鲍上将」。有一天,旅馆来了一位脸上带着刀疤、身材高大结实、非常引人注目的客人,原来他就是比尔船长。吉姆非常喜欢听比尔船长讲故事,那些听起来挺吓人的经历,像是罪犯被处以绞刑、海盗双手被绑而且蒙眼走跳板、突如其来的海上大风暴、遍地骨骸的西班牙海盗巢穴等,每次都让吉姆又爱又怕,也让宁静的小镇增添了不少新鲜刺激的话题。没多久,比尔船长因为饮酒过量加上受到惊吓而死在旅馆中,吉姆无意间发现比尔身上带着的一张藏宝图,那是海盗普林特船长所遗留下的,于是吉姆和......
  • 我的康巴汉子我的康巴汉子杨银娣|小说本书作者用充满激情的语言,记录了一段行走在青藏高原的生命奇遇。现代女性的特立独行和辽远神秘的西藏,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映照。
  • 市委书记市委书记大木|小说新上任的市委书记管也平谢绝了省委领导陪送的隆重仪式,独自一人轻装便行,前往新的工作岗位赴任。一路上,管也平隐瞒真实身份,深入群众,倾听百姓心声,亲眼目睹了当地官员以权谋私、欺善怕恶、贪污腐败、买官卖官等种种恶行,以及百姓有苦说不出、有冤无处申的痛苦与无助。
  • 城堡(四师推荐版)城堡(四师推荐版)(奥)卡夫卡|小说此版本《城堡》为麦家、苏童、阿来、马家辉,四位知名作家指定推荐版本,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苏童作序深度解读。主人公K,深夜迎着大雪来到城堡脚下的村子投宿,自称是城堡主人伯爵大人聘请来的土地测量员。按照常识,你想要去往某个地方,一定有很多条路可以到达。但是K每天在村子里奔来跑去,那座肉眼可见的、不远处的城堡,却始终无法进入。城堡是一个庞大的官僚体系,然而对其官僚制度有着强烈感受的人不是那里的村民,而是外来者K。村民默守着对城堡世代相传的恐惧,只有K这个闯入者质疑着一切的合理性。每个人都生活在制度之中,却很少有人能透视制度,《城堡》只是写下了一个土地测量员,就深入地处理了一个时代。余华曾评价“卡夫卡对水珠的关注,是为了让全部的海水自动呈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