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作为学生的职业素养

作者:一许长辞
人气(2)评论(0)字数(0.0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当红影后盛安歌自杀了

外界的人都在为她哭丧

只有盛安歌自己慢慢的从床上做起来

看着自己圆润白嫩且不修长双手

什么玩意???

系统:[宿主……]

“滚”

漂浮在半空中的系统默默抓紧自己身上的小被子:她好凶噢

——

听说正德高中的盛安歌在联欢晚会上跳了一支舞

然后她火了

一时间在娱乐圈名声大噪

被迫完成业务的盛安歌眯起了眼:“统子,你不是学习系统吗?”

系统心虚:[学习也需要丰富的校园生活呀……]

据说后来的盛安歌把系统给揍了一顿

系统(心酸):男主大大,你一定要看的见我为你做的努力啊!

【绝对甜饼√女主无人设√好好学习√】

最新章节

第1章 文文本文(2020-10-19 05:35:12)

同类热门
  • 萌妻甜丫头,厉少宠太狠!萌妻甜丫头,厉少宠太狠!半碗肉|现言“不要,会被爷爷发现的……”她脸红地哀求。“我这是宠你,他会很高兴。”他邪肆地说。男朋友因富家千金抛弃她,她为了赌一口气找上了传说中的恶魔。他是帝城的王,只手遮天,心狠手辣,却对他家的小东西宠入骨里。可她更明白,自己不过是厉家的养女,却处处被他逼迫。她只想哪一天远离他。“宝贝,想我没有?”“不想。”“我会让你收回这句话。”他眸中带着危险的讯号。她吓得就跑,然而长臂直接将她禁锢。“不要!啊啊啊!”
  • 失恋女再遇白马王子失恋女再遇白马王子津盈的承诺|现言情人节失恋的杨洛决定重新开始,杨洛的计划是先把工作做好,再恋爱,可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杨洛的计划,杨洛从始至终决得他不可能会喜欢自己。可现实呢?要想打开迷地,请看。
  • 罪爱之顾少的影后冷妻罪爱之顾少的影后冷妻龙饮月|现言为了爱情,苏雨臣甘愿入狱八年可在她出狱的那一天,等来的却是恋人白启明和大明星林琳闪亮华丽的婚礼因为地位,因为差距,苏雨臣只能放下一切,放下过去,放下深藏心底的不甘与怨可为何命运捉弄,这样的她却阴差阳错的被另一个男人按在了床上面对有心利用她,不惜代价也要把她送入娱乐圈的顾宁兮面对咄咄逼人,想用钱和她了断一切,让她彻底消失在聚光灯前的白启明面对那么多人恶意的安排算计苏雨臣不再消极应世,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作为代价去交换顾宁兮的帮助顾宁兮:那小臣臣,潜规则了解一下~~
  • 末世来袭:抓只丧尸回家供着末世来袭:抓只丧尸回家供着天真的双鱼|现言自从袁幻灵变成丧尸后就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拉帮结派,招小弟!当女王!有一天,袁幻灵正带着众多小弟脚踏珠宝店门口指挥小弟洗劫的时候被人劫走了!而小弟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女王”已经被拐走还继续洗劫!袁幻灵花痴地看着正抱自己跑得人问:“你要带我去哪?”某男微笑道:“带你回家!”某女看着小弟离自己越来越远急喊:“有话好好说,先放我下来!”某男笑而不语继续赶路!
  • 民国第一将军夫人民国第一将军夫人魔女娆儿|现言一个是狂傲霸道少年得志的乱世将军,一个是位高权重冷血无情的军阀大帅。他们本是生死之交,却因为一个女子一场乱世之争反目成仇;她,本是朱门绣户的千金小姐却突遭家变,沦落风尘。繁华乱世中,他爱上她却没认出她,最终他伤了她失了她;他宠溺她守护她,愿用他的天下换取她脸上笑靥如花;她与他本应喜结连理他却弃了她负了她……当她转身后遇到了他,他宠溺的说“小晴儿,有我在你想要什么都行,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她浅笑嫣然与他许下白首的誓言。当命运流转,家国天下,爱恨纠缠,这乱世民国中谁应了谁的劫,谁又成了谁的执念?
  • 那些我们未曾触及的风景那些我们未曾触及的风景陈晨晨晨晨|现言“我觉得你长在我审美上。”那姑娘如是说 “你不该在凡尘摸爬滚打,你合该高高在上。”
  • 女王逆袭攻略女王逆袭攻略乐鱼乐|现言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我们的世界就会变成什么样。 全职太太被离婚,老总老公找了年轻漂亮的女人。是哭哭啼啼痛不欲生?还是变成一团火焰痛打渣男? 父亲意外去世赔款百万,是将钱款双手奉上给渣男、奇葩亲戚?还是将钱紧紧握在手中寸步不让? 小姑子爱搅局;大明星有苦恼;婆婆太强势;眼瞎嫁了一个凤凰男;豪门间看似光鲜的联姻;自己变成伏弟魔的困扰…… 女人,这辈子生活不容易。是做一个唯唯诺诺忍气吞声的小女人?还是要做一个说一不二的大大大女王? 这个选择题,是你的,是我的,也是叶青岑的。
  • 女汉子追夫记:错惹冷情总裁女汉子追夫记:错惹冷情总裁夜知晓|现言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女性,叶景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修得了马桶灯泡,杀得了木马病毒,既能温柔也能彪悍。这样几乎完美的她却找不到对象!!为了躲避老妈逼着她不停相亲的魔爪,叶景年带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这条追夫路。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叶景年抬眸看着眼前站的笔挺的男人,不悦道:“喂,你挡着我追男人的路了。”
  • 此情不须答此情不须答枕上貘|现言某次,她郑重的问他,你介不介意以后孩子随我姓?他似笑非笑,阿宁,你是在怪我没有向你求婚吗?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又某次,她难得撒娇,问他,你爱不爱我?他捏着她的手指,你不知道吗?她摇头,不知道哎不知道。他遗憾,不知道,那就算了。她无语。
  • 爱在会计师行爱在会计师行易从心|现言爱情,不是不能获得,但需要万分的坚持和一点点的运气。季长青,你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我,则是你的那一点点运气。一段职场萝莉和金领大叔的爱情;一群年轻会计师们的热血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