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全世界妄想一个你

作者:茫之
人气(2)评论(0)字数(0.2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古灵精怪马甲超多逗比少女X路子超野人气偶像江也

·

尹小姐日常:调戏男神,倒贴男神,开个小号写个男神的同人文幻想男神。

尹小姐现实想过,梦里想过:万一哪天男神眼神恍惚爱上她了怎么办。

然而,那天到来之时,尹小姐怂了。

——被男神的粉丝全网黑了怎么破。

——男神又要拍吻戏了心里酸酸的。

同类热门
  • 不见还是再见不见还是再见许尘心|现言一届天骄之子,落入回眸一眼。佳人粉黛相着,牵引无限心弦。
  • 是暖暖的寒川是暖暖的寒川何处规啼|现言婚前,他拟定一年后的离婚协议,可谁知她婚礼当天就跑路。 婚后,“易暖暖,你以为逃去学校我就能放过你吗!” “去找你的白月光,离我远点。” 后来,矜贵的男人在私人聚会里捧着酒杯问旁边的人,“我太太总想着和我离婚,她好像有点怕我,怎么办?” “你把她怎么着了,她怕你?” 男人想了半天,开口,“刚结婚的时候,好像吓着她了。” “怎么说?” 男人一脸严肃地回答,“那个……太厉害了吧。” “……” 后来听说顾先生的媳妇满世界地跑,顾先生满世界地追,偶尔遇到媒体,顾先生俊脸一寒,“你们懂什么,这叫情调!” 当晚顾先生就跪在精致的女人面前“老婆,我想你……”
  • 当神医遇上极品病患当神医遇上极品病患夜影涟|现言山上的生活很开心,有大树爷爷,有动物们。山下的生活很幸福,有性格分裂可以让她研究的南宫,有像哥哥的李贤,有值得研究的暗灵根修者方瑜,有美味的冰淇淋,有吃了就不容易头疼的巧克力,有带着暖暖能量的玉石,有好玩的网游,有很难找到的药材,还有好多好多人类!虽然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人类,但她果然在各个生物中最像人类了!群居动物!南宫奕从小到大都是令人头疼的怪胎,脾气暴躁,眼睛时不时的变成红色,明明等级不高,却连公认的第一强者都能打败,修仙二字对他而言连游戏都算不上。直到有一天,他从山上带回来一个人,就喜欢待在家里了,脾气变好了,等级提高了……直到很久以后,南宫奕又出来祸害世界,想着,或许看到我杀人,你就会出来阻止了……
  • 靳家有妻初养成靳家有妻初养成木芙蓉1980|现言靳昊轩,34岁,靳家的三公子,商业王国的佼佼者。 柳晓希,22岁,著名经济学家柳晋鹏的孙女,B大学生。 靳昊轩等她年满22岁,足足等了14年。 所有的人都知道靳三少疼老婆疼到骨髓,人人都羡慕这个叫柳晓希的女孩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当意外来袭,还来不及解释,她已经和他天人永隔。 再次见面她当他是陌生人,他却在她身后步步相随。 靳昊轩说:有一种思念可以用一生去等待。一辈子很长,只要你在我身边。 柳晓希说:我要和他一起为孩子撑起一片天。 后来我们才知道有一种爱情叫:靳昊轩和柳晓希 ?
  • 妙小姐妙小姐柒柒小儿|现言妙小姐有她自己独创的一套猫经。 猫女人要活得有三高。 “高贵,高雅,高姿态” 尽管这三高的前两高她都没有粘到边,不过第三高,高姿态,她绝对是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理想与现实往往对比的太过鲜明,最终她的生活狼狈不堪,到底还是某个冤家来拯救她的糜烂人生。
  • 青春:只为更好的你青春:只为更好的你茉莹|现言流年芳华,我们最美的时光。许萱想要与他断绝关系,从一个边远的小城市转到了上海这种大城市。在这种大城市中,她孤身一人,去做公司的小员工。可是天命不由人,在这里又发生了许多她不想发生的事情,又遇到了不想见的人,看见了霸道总裁……
  • 教练叫你控制住你自己教练叫你控制住你自己霈屯|现言宅女黄贝贝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不就是考个机动车驾驶证嘛,怎么就被她家教练迷的神魂颠倒了呢? 难道是脱离社会太久,随便看到一个异性就被他吸引了? 也不对啊! 看,那个学员也很优秀啊,有钱有身材,对她还好,可她就是喜欢她家外表高冷,实际善良闷骚的教练啊! 完了,中了教练的毒了。 说好的教练都是长得凶悍,骂人也底气十足的呢! 教练教练你人如此可爱就算了,骂人都这么温柔,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啊!
  • 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湘紫|现言重生前,她软弱可欺,因误会让真爱错失二十年。 重生后,苏诺霸气的宣布主权:“顾丞澜是我的。” 顾少立刻举手:“对对,我媳妇说的都对。” 顾少宣誓: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宠媳妇就是我唯一的原则,没底线的那种。 苏诺的名言是:不想当首富的投资顾问,不是个好医生。你们尽管放马过来,我家有矿! 双洁双强,身心干净;一对一,无误会,甜甜甜! 不虐不虐,我们不虐!
  • tfboys爱你义无反顾tfboys爱你义无反顾白色誓约|现言六个人,三种爱情,谁是谁非,谁又无能为力……梦的起点,回归线,他能不能挽回自己心爱之人?杀母之仇,伤了人才知道是误会?她说爱他,他会不会承诺守护她一生一世……
  • 感情该何去何从感情该何去何从素九九|现言额头上有温热的东西落下来,我知道那是他的唇,他又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然后起身走开了。我默默地掉了眼泪,这两天的眼泪总是离奇的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哭的是什么。大概是情况比我预想的好太多了,本以为自己彻底成了一片深海里的舟,可是遇上了一艘足以收纳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