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从济公开始修仙

作者:洋芋真好吃
人气(0)评论(0)字数(6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活佛济公,聊斋篇以写完,正在写仙剑奇侠传。

最新章节

第277章 14.拿下小青(2020-10-18 06:58:00)

同类热门
  • 斗罗之DNF大玩家斗罗之DNF大玩家死废宅男|轻小说一个人开挂不算什么帮助大家一起开挂才是真的快乐我是唐晓我为DNF带盐。
  • 遨游在次元世界遨游在次元世界逍遥的琵琶行|轻小说只身遨游在次元世界,只为那一开始的初心。
  • 火影之孤傲的鬼剑士火影之孤傲的鬼剑士孤生老腰|轻小说前世的遗愿,在今世达成,御鬼术与忍术、疯狂之血与血源界限、瞬间的拔刀与旗木家对抗,他会如何在这乱世中生存呢?让我们拭目以待......阿修罗:“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 逝去的青春是回不去的梦逝去的青春是回不去的梦纯色的灯|轻小说人的一生很长,青春停留的时间却很短暂,短暂到还没有意识到就已经要结束,回过头来,看着心中那个稚嫩的少年,心中涌起无限感慨,画面不断在脑海里浮现,不禁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离开的青春也终将成为永远无法回去的梦。
  • 前尘往事终忆起前尘往事终忆起童针|轻小说“陈雪,三月飘雪犹如神话,我们是没有可能的,你看那一个个的结局,哪一个想要违背天意而在一起的,有好结局?那些人的悲催还不足以令你死心吗?” “陈三!你就是一个无心无肺的人!”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心好像早已麻木。中间有自己写的小故事,也有为别的故事写的番外,所以如果看到了熟悉的人名不要惊讶。
  • 我能侦察万物我能侦察万物青山墨林|轻小说林枫脑海中意念微微一动... “侦察分析:治疗波...”一道淡绿色光波在众人之间开始了折射... “牧师做得好!” “侦察分析:神圣之锤...”一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巨锤围绕着林枫转了起来... “他不是牧师?是个法师?” “侦察分析:狂暴挥砍...”林枫随手拿起一把长剑对着陷入虚弱状态的魔兽开始了疯狂的劈砍... “我觉得...他...他大概...大概是个战士吧...” 在我这里,侦察万物就是分析一切!你想到的我都能侦察到! 【PS:故事整体节奏轻松,请放心食用】
  • 心底的女孩心底的女孩曦与轩|轻小说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回到陌生,似乎只在转瞬间,转瞬间已物是人非事事休,环顾四周的人与事,才蓦然发现一切早焕然一新,竟已难寻你的痕迹,也再也没有人在我耳旁提起你。只是我知道,在那夜深人静一个人孤独寂寥时,就能察觉你仍在心底,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心里,那是你来过的证据,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情感终难逃始于初见终于朦脓的宿命。
  • 二分之一的异世界日常二分之一的异世界日常雅叶子|轻小说【书没TJ,第二卷在新书《大家都不让我低调》】变[消音]、女[消音]都不能写,改了个书名。 该死的胎记,害得他穿越异世界,还成了个傻子! 罢了,稳健装傻,这不难。 却没料到,这胎记遇到热水,竟会让他娘化?! 娘化后,可以不必再装傻了吧? 但在某一天,有个让他心动的女孩,却将美丽的裙子摆在他面前。 伊万:我想拒绝…… 等等!娘化去撩妹,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稳健方法? ------ 日常甜文,慢热预警!本书又名:《死宅别随便去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卑鄙的外乡人欺骗可怜异世界单纯女孩》、《想拒绝女装的稳健日常》
  • 罚酒瘾得罚酒瘾得柳三无|轻小说漫漫人生路,总有那样一段岁月,让我们刻骨铭心;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些人和事让我们终生不忘。 也许你曾爱过一个人,一个与你根本不在同一时间、同一次元的人。 你匍匐于岁月尘隙想嗅到他的气息,你翻遍了书页、画卷、诗篇想找寻他留下的蛛丝马迹。 你甚至想要拼尽全力去保护他,哪怕被人笑为痴傻。 纵使他早已故去,或者根本就只是存活于虚构的笔墨间,却让你魂牵梦萦。 有时你觉得,你知他,恰如他知你。倘若他活着,一定也是知你的。 他不是现世桃花,他是你的罚酒,是你的前尘白骨,是你至真至纯、至高无上的单恋。 敬酒饮得,罚酒亦饮得。 桃花知我,白骨更知我。 在大城市打工的黎颜被男友抛弃后,深深陷入自卑的状态,甚至对生的意义感到怀疑,于是黎颜开始每天过着上班,打游戏,睡觉的三点一线如死水循环的生活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人,打破了黎颜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 他们与相遇,相知,拥抱,这就是缘份? 命运的偶然交集,是上天对她的垂青?还是上天的恩赐?若是恩赐,为何在短暂而美丽的相遇后又让一切回归原地?若一切只是梦,你是否愿意沉浸在这样永久弥香的温柔梦里不要醒来?
  • 进击吧海贼进击吧海贼一指之隙|轻小说莫迪第一百次从噩梦中惊醒,也第一百次确认了北海海贼联盟的进击计划彻底破产,太阳岛沉入海底,北海奴隶解放运动以失败告终,海贼的自由幻想和最终希望被践踏一地。 莫迪翻过身,蒙上被子继续睡,露出了他被严重烧伤的背部及右臂。 “船长,船长,草帽小子的船已经到达罗格镇,你要等的是他吗?”这个五大三粗的野蛮人汉子忧心匆匆地看着自己的船长。 莫迪闻言坐起,双手搓了搓脸:“不,我要等的是他背后那位,我们有一笔账要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