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平凡女穿越奇缘平凡女穿越奇缘快乐y继j续|古言什么?来自未来时空的17岁少女姚凝雪她的房间可以通往古代,而且是在皇宫,她可以从皇宫的每个地方回到自己的房间。哇,我的房间居然可以跑到古代去而且一去就在皇宫,呵呵想我连北京故宫都没有去,居然可以去古代游玩,哈哈在梦里都能笑醒。且看17岁少女在古代做了一些什么呢?
  • 金鱼金鱼遇见你金鱼金鱼遇见你阿柠02|古言看了就知道怎么样了啊ww。。。。。。。。。。
  • 皇上有种你别跑皇上有种你别跑花墨冉|古言“小叶子,小叶子。。。。。”“你给我好好说话又干什么坏事了,嗯?”……“小叶子……呜呜呜……爹和娘怎么……怎么流了那么多血,他们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没有哦,伯伯婶婶只是睡着了,不要打扰他们哦,心儿乖。”……“心儿,你在哪儿?快出来吧,我看到你了哦,别躲了,这不好玩。心儿,你这个傻丫头,没了你,赢了这天下又有什么意思。。。。。。”……上官瑞阡:小宸宸,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要你,纵使这天下人都背弃你,永远要记得,我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南宫帝尘:心儿,没有你,这颗心就只剩下了驱壳,所以,不要在离开我了,天涯海角,你想去哪我都陪着你,看遍这盛世繁华。。。。。。。百里城:小家伙,又闯祸了是不是,没关系,我来帮你收拾干净,我的要求很小的,把你自己给我就行了。。。。。。慕容烈云:我说过,你选谁是你的自由……我守护你,是我的权利。。。。。。。。。。。。。。。。。。。。。屈服,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你是主宰者又如何,我倒要看看,这场战斗,是你死还是我亡。。。。。。。…………………………轩辕大陆的序幕就此开启,四国争霸,佳人为谁,且看今朝,凤逆九天。
  • 农穿咸女大翻身农穿咸女大翻身白初末|古言睡了一觉醒来变成穿越女,没有黄袍加身,也没有家财万贯,还没有田地傍身,那请问,她有个啥?看着家徒四壁,还有两根“小豆芽”要养活的娘家,咸鱼儿被亲奶奶一袋面一袋糙米和两头猪就换给了宋家做媳妇儿,于是正享受着没有丈夫管束,婆婆不当家做主,小豆芽又盲目崇拜的咸鱼儿在某一晚一棍子打来了随军几年的新婚丈夫...... 不是说随军几年了吗? 不是说可能回不来了吗?
  • 未然花落未然花落静夜归思|古言传说普雅山上有神女未然,得此女者得天下! 楚楚:“我不是楚楚,我是未然,你相信我,我是未然啊” 未然:“不,我才是未然啊,你不是要找未然吗,我是未然啊,现在你能爱我了吗” 宇文渊:“对不起,我不爱你” 未然:“可是世间多女,你为何独独为我拼过命,我问你,你可曾爱过我” 宇文渊:“从未” 宇文渊搂着身旁的楚楚毅然转身,对身后哭得撕心裂肺的未然没有丝毫留恋,却在心里默默地流着泪“对不起,未然,我配不上你,去找寻你的幸福吧,若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未然走到盛开着普雅花的山崖边,翩翩起舞。 至美的花,至美的人,至美的舞。 舞毕,未然轻笑,一跃而下,“花开花落终有时,莫待花落空余恨。不知你还愿不愿再为我拼一次命?”
  • 穿越之毒妃当家穿越之毒妃当家花花|古言亲眼抓到男友与表姐的奸,你会怎么办?欧阳紫敏的第一反应便是逃离,逃离的结果便是穿越了!欧阳紫敏穿越到与之同名的秀女身体里,踏入皇宫,开始了她的宫斗生涯!她却不知,她的穿越是人为制造,她与他的相遇,是命中注定,是他逆天改命而来!当深陷阴谋的她,一步步揭开事实真相,她该如何决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为狐之冷王追妻穿越为狐之冷王追妻小小乐儿|古言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出现在另外一个世界,变成另外一个身份,爱上了另外一个‘人’。没错,他是一个人,而我却从一个普通的人变成了妖界唯一的九尾狐妖。。。。
  • 我穿越进了反派怀里我穿越进了反派怀里秋雪若|古言穿越前:妈呀,这南宫瑾好A好帅啊!我可以,我可以! 穿越后:长得帅,身材好,社会我瑾哥! 婚后:渔梦旌苦不堪言道“传说只爱天下,从不贪恋女色的七皇子南宫瑾殿下呢?还懂不懂怜香惜玉了?!我要离和!” 只见他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趣味,邪笑道:“宝贝,我只恋你。” **
  • 心锁梦回心锁梦回九月妖狐|古言人家穿了是高贵公主,或者是受宠贵妃,要不就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小姐,而她赵久月竟然穿成了皇后,还是因为她老爹是摄政王想要谋朝篡位被满门抄斩,因为她是皇帝的老婆而且还带了个球,所以被免了死罪送进了冷宫!“丫丫的呸的,不带这么玩的!我还没结婚呢,不能老死在这!外面的世界等我呀!”
  • 嫡女重生要逆天嫡女重生要逆天韩七七|古言【本文重生女强,身心干净,只宠一人,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穆家独女,天资卓越,才貌双全。 方圆百里,才俊青年均为之倾倒。但她只心系一人,那便是当今最年轻的刑部郎中。 可一片深情等来的并不是娶她入门的新郎官;而是父亲被斩首的监刑官。 她也沦为流之远方的囚犯,虽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 此时,竟有一白衣少年,一言不发,把她搭救。 为洗清冤屈,她决定只身上京。初到京城,又遇歹人,要将她卖入花楼。 危急时刻,被京城顾家嫡女搭救,带她入府。本以为之后便可一心一意为父报仇,谁知府内的腌臜之事被无意撞破。命如草芥的她,便在内宅中悄声无息的消失。 世事无常,老天竟也认为她命不该绝,竟重生到刚刚消香玉陨的顾家嫡女身上。 重活一世,她心狠手辣,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欺凌践踏。所有欺她、惹她、害她之人定当血债血偿。 她发誓,就算拼上一切,也要为穆家洗清冤屈! 却招惹上这么一个男人,明明是杀戮决绝的邪王,偏偏装成温润如玉的病秧子。 先是吐着血与她拜堂,转眼便好整以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夫人好生呆在房中,为夫杀几个人后便回来。” 她巧笑嫣然,轻启朱唇,“好巧,我也要去夺几人之命,不如我们协伴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