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深宫造作日常

作者:兜没糖
人气(104600)评论(0)字数(11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身为庶女,亲父嫡母满怀心机,云绾容唯有靠自己。

一朝进宫,誓要摆脱控制活的精彩!

后宫阴私不断,四妃九嫔手段层出不同,云绾容见招拆招其乐无穷。

谁说帝王无情?她偏要成皇上心尖尖里的人!

且看她斗宫妃、俘君心,万千宠爱于一身,步步风华问鼎后位!

最新章节

第613章 我想杀了他们(2020-09-20 00:07:23)

同类热门
  • 半成妆半成妆凭轩醉|古言茫茫漠北,皑皑雪山,那个一头银发的男子整日读书看剑,愁云难展。异世幽魂,默默情深,她愿意为他倾尽天下。可是,当她与另一个人,走过大江南北,看遍曼珠沙华,她曾自以为的深情不悔,到底几分味道?当一切尘埃落定,云开雾散,细细想来,她最幸福的时刻不过是南宫辰傻愣愣的对着别的女人说:你这个坏女人!是啊,世人追求的情情爱爱到底是什么?是你一切安好,而我在你身边。这便是,她最后的选择。
  • 相思劫,太子嫁到相思劫,太子嫁到乐小天|古言传闻,夜太子凶神恶煞又恃宠而骄,不学无术,欺男霸女无所不为;传闻,叶公子丰神俊朗又洁身自好,满腹诗书,尊老爱幼医术无双;传闻,墨少主家财万贯又美艳无双,一身玉骨,貌若秋月声如撞玉;然而……夜太子是她,叶公子是她,墨少主依然是她!当草包太子化身惊世女皇,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谋江山、谋良人!众多美男频频献殷勤,摄政王苦恼至极:“本王的女人,谁敢觊觎?”
  • 邪魅夫君倾天下:爱妃不好惹邪魅夫君倾天下:爱妃不好惹迷之阿米|古言丞相府的二夫人与她的娘是亲姐妹,家里的姐妹不喜欢她,父亲也不喜欢她,她只有一个护着她的亲哥哥。手上的兵符成为了她被逼上绝路的原因.........................一场阴谋,她变成了傻子,阴差阳错的嫁给了病怏怏的五王爷。她需要一个靠山,他亦需要有人帮忙。当今皇上的五皇子,不得宠,甚至被自己的父皇厌恶。皇宫里的每一个表面上的亲人都恨不得他死掉,可他不能就这样死掉。他装病,他要替他的母后报仇雪恨,颠覆这个国家。父与子,姐与妹,一场颠覆天下的亲情............多重身份,他是江湖大侠,是神秘的帝国皇上,是武林中杀人不眨眼的暗阁幕后主人,是................
  • 王爷与俏厨娘王爷与俏厨娘半塘风荷|古言现代都市女刘曦予一不小心穿越到了清朝,成了虞亲王府的一个小丫头。她误打误撞闯入了王爷的生活里,先是成了她的厨娘,而后又帮他度过了无数难关,最终成了王爷心上人,只可惜身份卑微,无法与他结成伉俪,王爷最终为她抛弃了一切,与她鲜衣怒马,海角天涯。
  • 凤还朝之君临天下凤还朝之君临天下司掌柜|古言见过穿越的,见过身体里有两个灵魂的,可是江倾城就遇上了,不仅穿越了,还魂穿了两个不同命运的女子。原是高贵的将军府嫡长女,却因一场莫须有的误会被送往深山五年,十五及笄之年被迫嫁与毁容的七皇子墨玉涵。感叹命运多舛的同时江倾城还要帮身体里的洛青衣和凤昭和报仇。江倾城直呼:老天爷待我不公啊!
  • 神医辣妻山里汉神医辣妻山里汉雁丘|古言新文《秀才娘子忙种田》,1V1甜宠高甜种田文已发,求支持昂~一朝穿越成了农家软弱可欺的赔钱货,身边还跟着软包子亲娘和病秧子哥哥,自己还被亲奶奶算计着给老头子当通房。苏秦觉得压力山大,撸起袖管儿,“自毁容貌”果断分家,赚大钱,养家家,虐渣渣,一手极品医术,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可是总有一个傻子猎户说要对自己负责,处处无怨无悔的帮着自己,岂料山里汉子不但心思不单纯,身份也不单纯,帮着帮着就以将军的名义帮进洞房了。某男超狗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跟着你在乡下种包子!”
  • 王牌捉妖师:相公你别跑王牌捉妖师:相公你别跑金徘徊|古言一心捉鬼降妖的二十一,竟偏偏遇上了天生煞气的他!原本对二十一的好友求婚不止的他,却偏偏一路上与她越走越近,从此恩怨纠葛,情仇难分。“喂!那个想追求我家仙若的公子,不要以为跟我套近乎就能如愿所偿!”“呵,本公子之前审美还是不错的,最近出了点问题,竟看上了一个男人婆……”二十一怒:“你说谁是男人婆!”他摇着折扇,勾唇一笑:“自然是……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农门之腹黑相公来种田农门之腹黑相公来种田酒有毒|古言重回十年前,过不一样的人生。逃离圣父爹的控制,跌进自私公爹、重男轻女婆婆、妈宝男大伯、白莲婊大嫂、扶弟魔大姑子、凤凰男小叔子、孔雀女弟妹…. 狼窝啊! 幸好有宠爱她的丈夫,不枉重活一次!
  • 臣将盗臣将盗空巢老蛋|古言初作臣,后拜将,戎马六载,边关始安。天子封策,官至公侯,翌日不出,使人探之,但见封宅挂印,不知所踪。 逾月,飞水事起,风闻寇名儒臣,将相翻为流盗。龙颜震怒,敕命缉之,凡九年,不得,终不知其所归。
  • 桃花妆桃花妆阿姽|古言身为大殷朝第一长公主,雒妃肤白貌美,大胸蜂腰细长腿,关键她还洁身自好不养面首。然,驸马还是给了她当胸一剑,送她去死!死了一死的雒妃怒了,重生到与驸马的洞房花烛夜——她当场将人踹下床榻,并道,“驸马床榻功夫浅薄,来人,给本宫送十个八个俊俏儿郎进来!”果然,作为公主,养面首才是正道!不想造反的驸马不是好驸马!于是,驸马秦寿孜孜不倦的在造反大业上汲汲营营。但是谁来告诉他,他的谋士什么时候做了公主的裙下之臣?还有他的幕僚,怎么就成了公主的入幕之宾,比他还受待见?